世界经济危机推动了新帝国主义国家出现和发展 |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第四章-激流网

原新殖民主义依附国家以及修正主义的、蜕化后的原社会主义国家,向新帝国主义国家的最初转变,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在新千年之际,其中大多数国家完成了的质的飞跃。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之前,新帝国主义国家的生产总值占全球生产总值的比重仅呈现缓慢的增长趋势——1980年占比13.3%,1990年占比13.4%,2000年占比15.8%。而到了2007年,新帝国主义国家的生产总值已达到全球生产总值的21.8%。

在新帝国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积累的迅速过程,是为2008-2014年的灾难性崩溃扫清道路的重要因素:这是资本主义历史上最深重和最长的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帝国主义资本的过剩,只能在一场生产过剩的危机中通过资本的破坏来实现平衡。

在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期间,新帝国主义国家在全球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急剧地提高了,到2014年达到了31.1%。在2010年,它们超过了美国和欧盟。2014年,美国在全球生产总值中的比重是21.1%,比2007年少了3%,比2000年少了8.6%;2014年,欧盟的比重是23.6%,比2007年少了7.2%。

2008、2009年开始的急剧下降,严重影响到了500个绝对统治的国际超级垄断企业。从2007年到2008年,它们的利润剧烈地下降了48.4%,从1.6万亿美元下降到0.8万亿美元。[29]巨大的压力,使得过剩资本为追求最大利润而在老帝国主义中心之外的投资增加了。力量的转变产生了这样的影响:复杂的国际危机管理是通过20国集团[30]来组织的,就是说,是在最重要的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参与下进行的。

在新帝国主义国家,进行了新的资本设施和生产场所的建设,其作用是成为排解生产过剩危机的出口。外国在这些国家的直接投资,从2008年的2.6万亿美元增加到了2014年的5.4万亿美元。[31]它们帮助500个领先的国际超级垄断企业很快走出了世界范围内生产过剩的危机。在2010年,它们的利润又重新提高了59%。同时,涌向新帝国主义国家的资本洪流,无意中加速了新的帝国主义竞争对手的出现。

新帝国主义国家在全球工业增加值中所占的比重翻了一番,从2000年的19.7%提高到2014年的40.2%。同一时期,欧盟的比重降低至18.6%,少了5.5%;美国的比重降低至16.0%,少了9.1%;日本的比重降低至10.3%,少了5.6%。[32]

在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的中期,几个新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在中国、印度、韩国、土耳其、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和阿根廷,经济与危机前的水平相比增长了120%。在2017年的第一季度,老帝国主义国家甚至都比危机前的水平还要低:日本是危机前的85.7%,英国90.5%,法国88.3%,意大利78.8%,西班牙76.5%。2014年,德国和美国的工业产量再次达到了危机前的水平。[33]

从2007年到2014年,新帝国主义国家在世界资本输出中的比重提高到了之前的3倍,从10.2%提高到了30.9%。[34]在这一时期,新帝国主义国家提高了它们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股份中的比重,从10.8%提高到了15.2%;欧盟从42.2%降低到了36.6%,美国从28.5%降低到了25.3%。从2007年到2014年,中国、南非和沙特阿拉伯的对外投资股份都翻了一番。同期,土耳其、韩国、印度提高到了之前的3倍,卡塔尔提高了1/6,印度尼西亚提高了1/8。[35]

在跨国并购中,新帝国主义国家的超级垄断企业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还扩大了经济力量的基础。从2008年到2014年,它们在全球跨国并购案中作为买主的比例,从15.1%提高到了29.1%。从而在实质上增加了它们的国际帝国主义影响。据报道,2008-2014年的平均数量,同2001-2007年的平均数量相比,获得了巨大的提高:中国是690%,韩国是326%,卡塔尔是310%,土耳其是255%,印度尼西亚是158%。[36]

资本输出的发展体现了帝国主义国家间力量对比的变化。然而,这更加集中地体现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垄断企业跻身前500个占国际垄断企业的数量。这些企业都属于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国际金融资本。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和迷雾四国(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土耳其)的这一类超级垄断企业的数量,从2000年的32个增加到了2015年的141个,增加到了原来的4倍。这是以美国、欧盟和日本的降低为代价的。

在2014年,金砖五国建立了新发展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明确地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竞争。其目的之一是挑战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37]

在争夺对世界市场控制权的斗争中,巨大的力量转变已经发生了。在矿物油工业、建筑工业和银行领域,中国取代了美国成为世界市场的领导者。在造船、电气和电子行业,韩国的超级垄断企业成为了世界市场的领导者。[38]

新帝国主义国家已经建立了地区性的帝国主义霸权地位,反对至今为止仍然存在的老帝国主义国家的影响:巴西是世界第五大国,2014年其经济居于第7位,军事预算居于第11位,拥有2亿居民。它利用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这一经济集团,服务于自己作为南美洲新帝国主义国家而崛起的目的。南非在非洲大陆扩大了自己的优势。南非的矿业垄断企业剥削着其他国家和南非的工人。南非甚至在所有这些国家部署了军队。南非同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达成了协议,在起义发生的情况下,允许南非军队突然阻止。印度正在印度次大陆上扩展自己的帝国主义力量,借此加强同中国的竞争。为了争夺中东和北非的地区霸权,以色列、土耳其、伊朗、沙特和阿联酋互相斗争,同时和老帝国主义国家作斗争。

为了重新瓜分世界的斗争,新帝国主义国家加速扩大自己的国家和军事机器。在2015年,它们的军队一共达到了约800万人;北约军队一共有330万人。[39]从2000年到2014年,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军费变成了之前的4倍:从1250亿美元增加到5610亿美元。这一时期,北约国家也增加了它们的武器装备,从4790亿美元增加到了9210亿美元,尽管增速比较低。[40]

美国仍然是绝对的帝国主义霸权大国。这一特殊地位是很明显的,尤其是在军事领域。2016年,美国的军费达到了6110亿美元,接近全球军费的1/3。2015年,美国拥有7000枚核弹头,占世界全部核武器的45%。[41]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订购了更加具有侵略性的军事装备。美国计划每年增加军费,到2027增至7220亿美元。

新帝国主义国家已经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重型武器购买者。从2011年到2015年,印度在购买重型武器的世界市场上占比14%,位居第一。紧随其后的是:沙特7%,中国4.7%,阿联酋4.6%。2014年,新帝国主义国家已经控制了世界100个最大的武器制造垄断企业中的26个,由此可以看出其军事力量的自发增长。[42]

新帝国主义国家维持着巨大的警察力量和准军事组织。其规模远远超过了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相应单位。某国的武装警察有150万人,印度的“为保护免遭起义”的准军事组织有130万人。它们尽一切努力压迫国内的群众,镇压一切罢工、反对政府的反抗、暴动和革命运动。

国家控制的大众媒体,被新帝国主义国家用来作为意识形态-政治的权力中心,以便在全世界操纵公共舆论。通过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电视网络,卡塔尔影响着10亿说阿拉伯语的人们。通过多种语言的垄断媒体,俄罗斯、中国和土耳其利用移民人口,作为它们在其他国家实行新帝国主义政策的平台。

在联合国气候峰会(UN Climate Summits)上,新帝国主义国家宣称自己对破坏人类的自然基础方面享有特殊权利。它们提出了“赶上经济发展”和“独立的能源供应”的借口。这样,它们就能为下面这些行为辩护:对地表和深层的煤矿进行破坏性的开采、对雨林的破坏、强迫驱赶数百万小农、核能的扩大。中国、印度、俄罗斯、韩国、伊朗、沙特、印尼、巴西、墨西哥、南非和土耳其在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中所占的比重,已经从2000年的35.6%提高到了2015年的50.9%。[43]

在国际生产体系中,与劳动的国际划分相联系的现代国际工业无产阶级,在新帝国主义国家也已经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国际工业无产阶级拥有大约5亿成员,其中大多数现在已经是在新帝国主义国家工作了。

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国际工业工人,正处在罢工和阶级纠纷的最前线。2016年9月2日,印度有1.8亿人参加了反对莫迪政府的第二次总罢工。一年前,1.5亿人参加了罢工。2012年8月16日,南非隆明(Lonmin)矿业的34名罢工工人被杀害。接着,作为回应,南非的矿工和金属制造工人发动了独立的群众罢工浪潮。

在这一基础上,世界范围的战斗性妇女运动的高潮正在发展起来。妇女越来越成为国际工业无产阶级的一部分。在工人阶级运动、反叛青年和积极的人民抵抗之间,她们越来越起到纽带的作用。在美国、印度、土耳其和波兰,反对法律和反动妇女政策的妇女群众抗议证明了这一点。

因此,在协调和使斗争革命化的进程中,在为国际社会主义革命做准备的进程中,新的力量正在发展。这一革命将以国际工业无产阶级作为领导力量。

注:

[29] GSA table: survey of internationalmonopolies based on the Fortune Global 500

[30] G20: EU, USA, Japan, China, Germany,France, United Kingdom, Italy, Brazil, Canada, India, Russia, Australia,Mexico, South Korea, Turkey, Indonesia, Saudi Arabia, Argentina, South Africa

[31] Capital export and capital importaccording to UNCTAD

[32]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industryvalue added

[33] OECD Main Economic Indicators, owncalculations GSA e. V.

[34] UNCTAD, FDI outflows; own calculationsGSA e. V.

[35] UNCTAD, FDI outward stock; owncalculations GSA e. V.

[36] UNCTAD cross-border M&A database

[37] www.ndb.int/about-us/essence/history,download 4 July 2017

[38] GSA table based on Fortune Global 500

[39] www.bundesheer.at, NATO Press Release10 March 2011 and 22 June 2015, own calculations GSA e. V.

[40] SIPRI, Military expenditure by country1988–2015; own calculations GSA e. V.

[41] SIPRI, Yearbook 2016

[42] SIPRI (China is not included in thislist for lack of reliable data.)

[43] www.globalcarbonatlas.org, owncalculation GSA e. V

来源:《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

翻译:mud cake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世界经济危机推动了新帝国主义国家出现和发展 |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第四章-激流网(作者:IRN。来源:国际红色通讯。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