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看到深夜里有人辗转难眠?你可知道有人在黑暗的寒风中无法安睡?

我拉着行李箱来到北京,因为这里可能还有一丝希望。

我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北京-激流网

农民?不存在的,现在谁还在种地啊。

工人?是吗?我记得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人人生而平等,可是后来老师变了,我变成为了考试而上学,最终被试题打败,于是背井离乡,走上父母的老路——打工。可是,我不甘心,我不想打工,我还年轻,还有资本,于是我选择了北京。

北京好大,但是北京也好贵啊!正经明亮的房子太贵了,市中心也那么贵,所以我选择郊区,所以我选择城中村。

城中村很挤的,房子与房子之间间隔很小,要真的烧起来谁都跑不了,这些房子都是房东的违规建筑,但是这么多年也相安无事。毕竟没了这些违章建筑,我们这些低端劳动力要去到哪里呢?不过也不全是低端劳动力吧!好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也住在这里啊,他们要攒钱嘛,而我就真的是因为穷,要是我一个月能挣一万的话我绝对不住在这里,至少找个离市中心近一点的地方,毕竟离市区越近,心里就越踏实,仿佛我也是半个城里人一样了。

后来,这里起火了。

我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北京-激流网

这场火烧的真大呀!你看,连玻璃窗都碎了;你看,连人都没了;你看,连心都被烧黑了。

死了十几个人呢,这可不得了,政府再也不能睁只眼闭只眼啦!我们没地住他可管不着,关键是不能再出事啦,再出大新闻那管理人员就升不了官啦。

我以为不关我的事的,因为烧的地方又不是我住的地方。可是,为了“安全”,都得走,为了建设和谐美好的北京,每个人都要出一份力的,只是,出这份力却几乎用了我前半生的力量。

平时看着城管把邻居阿姨的小推车收走,还把她推到地上,而那个晚上他们敲碎了我们的窗户,喊着“起来,赶紧走”。白天我好像是看到了一张通知,说是一天内要搬走,可就是笑笑而已,先不说一天之内是不是能搬完东西,就说搬走了我们去哪呢?举目无亲的北京城,我们是“外来人口”,并且“低端”,能去哪里呢?

听快递小哥说:圆通罚款多,现在又没地方住,还是不干快递了吧。他没说他要去哪里,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现在我开始怀疑了,我的年轻是奋斗的资本吗?“低端”了这么多年,我都忘了我要往上走了;一天十二个小时的活让我变得麻木了,我的手指好像已经不属于我;那我的脑子呢?我还会思考吗?我又能思考些什么?

思考出路吗?可能并不存在吧!

中产阶级的幼儿园都被唾沫星子淹没了,大学生的创业梦都跟着小蓝小绿共享单车垮了,完善法律体制的说法都被“延期执行”打碎了……

不过,奚梦瑶好像在维密舞台上摔了之后依旧和赌王的儿子谈笑风生呢,王思聪好像又换了新女友,贵族中学的学费又涨了呢,大家都被《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里面的纯情感动了呢。

说到《小美好》我想到了我的前女友,她在哪?我忘了,分开得实在太久了,为了生活,她走了,曾经想过结婚的,可是结婚之后呢?孩子怎么办?留守吗?现在连在老家修房子都没钱,哪还有钱娶媳妇啊!就算不结婚,一周干七天,一天十二个小时,她会怪我没时间陪她的!

还是学生好啊!上个高中还可以安安心心谈恋爱,他们都是有青春的人啊,我自己的青春呢?

十七岁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北京,考不取重点中学就不想上学了,别人考试谈恋爱的年纪在我这里是活下去的压力。

可是,现在呢?我拉着行李箱来到这里,现在同样离开。来的时候行李箱里什么都有,包括梦想;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包括思考的能力,曾经以为北京有一丝希望,看来当初应该去眼科的——如果不是眼神出了问题怎么会觉得北京有希望。

天空每天都会变亮,太阳每天都会升起,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明天。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我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北京-激流网(作者:小明。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