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后,相继出版通俗的工人报刊,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对工人进行阶级意识的启蒙教育。下面着重讲述《劳动界》、《劳动音》、《劳动者》这3个具有代表性刊物的情况。

能把马克思主义写的这么通俗,这几个人我也是服了……-激流网

《劳动界》周刊,是李汉俊、陈独秀发起,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出版的,1920年8月15日创刊。这是共产党人专门为工人出版的第一个通俗报刊。《劳动界》的出版,是共产主义知识分子从事工人运动的良好开端,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最早尝试。

《劳动界》发刊词《为什么要印这个报?》,是李汉俊写的。

发刊词说“工人在世界上已经是最苦的,而我们中国的工人比外国工人还要苦。这是什么道理呢?就因为外国工人略微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情,我们中国工人不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情。我们印这个报,就是要教我们中国工人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情。”    

创刊号还刊登了陈独秀写的《两个工人的疑问》一文,启发工人的阶级觉悟。

这篇文章说,劳动是什么?就是做工。劳动者是什么?就是做工的人。劳动力是什么?就是人工。我们吃的粮食,住的房屋,穿的衣裳,全都是人工做出来的。所以说“劳工神圣”。既然是“劳工神圣”,“为什么大家都说做工的人是下等社会,不做工的人反是上等社会呢”?“有许多人不劳一点力,不做一点工,反吃得很阔,住得很阔,衣服也穿得很阔。这还不算,还要把出力做工的人压在脚底下不当人看待,这又是什么缘故呢?”

在第二期上,刊登了李汉俊写的《金钱与劳动》一文,向工人讲解劳动创造价值和资本家剥削剩余价值。

这篇文章说,钱之所以尊贵,是因为有了钱,就有房子住,有衣服穿,有饭吃。房子、衣服、饭,都是工人和农夫劳动创造出来的。若是没有工人和农夫的劳动,钱是没有什么可尊贵的。上海这个地方,钱多得很。如果工人罢工,上海的人恐陷都要饿死在钱堆里。所以,“如果说钱尊贵,劳力就比钱更要尊贵了。钱不过是代表劳力的一种东西罢了。”

这篇文章接着说,既然劳力比钱还要尊贵,为什么工人农夫被视为“下等人”呢?这是因为工人农夫不晓得钱是代表劳力的,不晓得做几多工就拿几多钱,东家就把我们做出来的钱拿去了。“如果我们工人农夫,个个都晓得钱是代表劳力的东西,个个都晓得做了几多工就要几多钱,使做东家、有钱的人,不能够把我们劳力做出来的钱拿去,来压制我们了,我们工人农夫就不会没有钱用,被人轻视了。”

在第十六期上,刊登了李达写的《劳动者与社会主义》一文,向工人进行社会主义教育。

这篇文章说,劳动者要怎祥才能不饿死、不冻死呢?怎样才能不受资本家的压迫呢?这就是现代最大的社会问题,即劳动问题。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有一个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社会主义”。

这篇文章接着说,社会主义主张推倒资本主义,废止私有财产,把一切工厂、机器、原料归劳动者管理,由劳动者组织联合会,共同制造货物。这些货物,一部分作下次再制造的资料,一部分作社会财富.一部分作生活资料大家享用,这是劳动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所以劳动者非信奉社会主义,实行社会革命,把资本家完全铲除不可。”

《劳动界》不仅向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还特别重视刊登工人的来稿来信,反映工人的呼声和要求。《劳动界》共出版了24期,刊登工人来稿来信三十多篇。其中《一个工人的报告》、《做工的苦楚和选举的黑幕》、《上海曹家渡安迪生灯泡厂的工头虐待工人的情形》、《一个工人的觉悟》、《现时中国劳动运动与劳动者》等,都是工人用切身经历,揭露资本家和工头的剥削和压迫,提出工人的要求,表达对工人运动的认识。

《劳动界》深受工人的欢迎。它被誉为“工人的喉舌”,“工人的明星”。  

能把马克思主义写的这么通俗,这几个人我也是服了……-激流网

《劳动者》周刊,由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出版,1920年11月7日创刊。

邓中夏写的、用“心美”笔名发表的发刊词《我们为什么出版这个<劳动音>呢》说,《劳动音》的任务是“阐明真理,增进一般劳动同胞的知识;研究方法,以指导一般劳动同胞的进行,使解决这不公平的事(指剥削与被剥削),改良社会的组织”。

《劳动音》的宗旨,与《劳动界》大体相同:提高工人的阶级觉悟,促进工人的团结,推进工人运动的发展。

《劳动音》出版了多少期,不清楚。现在找到的只有第一期和第五期。从这两期的内容看,《劳动音》不象《劳动界》那样重视对工人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宣传,偏重于“实际的劳动运动”,指导工人进行罢工斗争。

《劳动音》第一期刊登署名“兼”的《劳动运动的新生命》一文说“只向知识阶级作学理的宣传,而不向无产阶级作实际的运动,结果这只是空谈。”

这篇文章接着说:“要积极从事于实际的运动——教育与组织,得寸进寸,得尺进尺,如此做去,五年、十年、二十年以后,也许见着我们希望中的效果。若空谈,只是偷懒,只是自杀。”

《劳动音》第五期,用大部分篇幅,报道南京一万多名机织工人包围省议会,痛打议员事件。

1920年12月,江苏省议会通过取消茧行条例,对南京缎业资本家的利益有一定影响。资本家就勾结与议会有矛盾的人,故意不发丝给工人织缎,煽动一万多名机织工人包围省议会,痛打省议员。这一事件,实际上是工人被资本家利用,作了资本家反对议会的工具。

《劳动音》报道这个事件时,一方面揭穿南京缎业资本家与警察厅长勾结,利用工人的内幕,肯定这次暴动是“被人家指使的”,另一方面,又揭示了这一事件的经济根源,把它看作“饭碗问题”的革命第一声,肯定工人有为自己的生存采用暴力的权利,赞扬工人敢于起来反对官府的胆量,启发工人的阶级觉悟,引导工人走上正确的斗争道路“现在既然有了这一班人做先锋,好比是一颗稻麦刚发芽一般,我们保护他,培养他,还嫌来不及,又哪里能够苛求他们,说他们的暴动是盲目的行动呢?我们应当知道,世间的事,起头总是这样的。只须有人领着他们,指导他们,认定日的向一定的方向去做,慢慢儿的,他们自然会知道什么是他们应当做的,什么是他们不应当做的了”。。

能把马克思主义写的这么通俗,这几个人我也是服了……-激流网

《劳动者》周刊,由广州共产主义小组出版,1920年10月3日创刊。

《劳动者》发刊词《劳动者呵!》说“现在的社会制度,所以不良的原因,就在分配不得平均。由工人手中做成的生产品,不能听凭工人自己分配,却要特设一种非生产阶级,不必劳动的,来掌管消费的分配权。这种制度是生活问题的祸根。”

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有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也有信仰无政府主义的。《劳动者》指出,人剥削人制度是社会的“祸根”,但在如何推翻人剥削人制度的问题上,就极力宣传无政府主义观点。

《劳动者》大量宣传工团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

第六号刊登的《罢工的意义》一文,对工团主义推崇备至,认为只有“工团主义的罢工,才是最有意义的罢工,才是最有价值的罢工”。而“政治运动,是和劳工没有什么关系的”。至于假借政治,达到取得罢工胜利,“这是全不正当的”。因为“政治上的要求,终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各地共产主义小组出版的工人报刊,用朴素的语言,生动的事例,向工人说明劳动创造世界,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工人阶级寻求解放的正确途径,提高了工人的阶级觉悟。

《劳动界》第七期刊登署名“海军造船所工人李中”的《一个工人的宣言》,充满革命激情,表达了中国工人的意志和决心。

这篇文章说“工人的运动,就是比黄河永还厉害还迅速的一种潮流。将来的社会,要使他变个工人的社会;将来的中国,要使他变个工人的中国;将来的世界,要使他变个工人的世界”

这篇文章还说,俄国已经是工人的俄国。“这个潮流,快到中国来了。我们工人就算这个潮流的主人翁。”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能把马克思主义写的这么通俗,这几个人我也是服了……-激流网(来源:中国工人运动史话。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