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环保时,总有人提醒说,环保要慢慢来,急不得。听着“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老路”长大的我们,渐渐把“先污染,后治理”当做工业化的必经阶段。

从宏观、抽象的角度看,“污染是必经阶段”说似乎是硬道理。但一落到具体案例上,道理就没那么硬了,纰漏就出来了。

“网易知道”近日发表报道《雅安石棉十年污染之困:儿童血铅超标浑身长疹》,这样描述石棉竹马工业园区附近的“毒气沟”:山谷酸雾弥漫,有时像下雪,有时又像下黄沙。贡嘎山南麓,竹马河穿行而过,汇入大渡河支流楠垭河,河水五颜六色,鱼虾死绝,被称作“多彩河”。

儿童血铅超标浑身长疹,如此污染为何存在十年?-激流网孩子身上有明显的红色团状皮疹。

最可怜的是当地村民,尤其是孩子。有孩子得了荨麻疹,血铅检测超标近一倍,父母被迫搬家。在一个村,21名成年村民不同程度患有皮肤瘙痒,多数村民经常流鼻血、头昏、喉咙干痒、肚子痛、胸闷、呕吐、胃胀痛。一名婴儿出生时浑身长满黑色斑点,村民将其归结为母亲受了污染荼毒所致。

以污染换发展首先极不公平,受益者与受害者是割裂的。失去绿水青山的人不一定得到金山银山,反而会承受病来如山。得到金山银山的人,还可以去他处享受绿水青山,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传说中的报应,如果是无神论者,这点也不用担心。

11月12日,石棉县委宣传部回应称,粗放式的发展确实给当地环境带来了影响,已责令3家企业停业整改。“粗放式发展”这个人们耳熟能详的词,但是在以污染为代价所换取的发展当中,“粗放式发展”其实有很大的误导性,这已经不仅仅是粗放,更是致命。

“污染必经阶段”说的问题还在于,只有定性没有定量。假设我们都同意,一定程度的污染是不可避免的,但“一定程度”有很大的解释空间。在工业化进程的A时间点,如果说国际惯例是50分的污染是必经的,实际上却达到了100分的污染,是否该有人承担责任?

很多地方政府,以发展必然付出的代价为借口,对环境污染是睁一眼闭一只眼,对环保部门的督查甚至公然反抗。此前环保部几次督查,环保督查人员在地方多次遭遇污染企业的故意对抗,虚与委蛇。地方政府与污染企业沆瀣一气,通风报信。地方环保部门听命于地方政府,给污染企业大开方便之门,甚至还存在前脚下达禁止开工的处罚措施,后脚就开足马力加大生产。

在这种“唯GDP”政绩观的影响下,周边的民众的利益被忽视和侵害,用身体证明的污染可能被环保部门一纸符合标准否决。在日复一日的申诉无门下,要么继续忍受身体上的苦痛,要么远走他乡另寻栖身之所。

石棉县村民忍受了十年,他们不幸生活在污染企业旁,但幸运的是事情曝光之后,申诉查处再开工的死循环打破了,3家工厂关停了。但他们身体所受的伤害已经造成,而且不可逆。没人跟他们解释,过去十年的污染是必经的还是非必经的。

从华北渗坑污染事件到浙江湖州偷埋死猪事件再到雅安石棉的“毒气沟”,一再经历类似的流程:污染在当地显而易见,受害者历时多年反复申诉无果,最后由于外部的介入,事情得以解决。似乎“污染必经阶段”该这样理解:没有闹大的污染都是必经的,闹大了的污染都可以不必经。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儿童血铅超标浑身长疹,如此污染为何存在十年?-激流网(作者:西坡。来源:凤凰评论。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