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按:47年前今天(10月25日)是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日子。激流网特刊发此文,和大家一起回顾毛主席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是如何重返联大的。

1971年9月21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开幕。这是在联合国历史上,特别值得大写特写的一届联大,因为在这届联大上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出现了历史性的转机。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

1971年在近代国际关系上,是绝对不平常的一年。

这一年,中美接近日益表面化,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中美关系的迅速发展的这件事上。而且美国政府对于台湾问题对策上也表现出某种松动。这对于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斗争,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这以前,美国的一些盟友由于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敌视政策而不敢对中国表示友好,担心得罪美国。现在看到美国对中国政策的某些变化,尼克松也要访问中国,都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于是在中国进联合国的问题上,自己行动起来了。

而此时在对待中国重返联合国问题上,美国反而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很尬尴的境地。一方面,它已经看到继续坚持以往的立场决不会维护多久,而且还可能影响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中美两国正在有些热乎起来的新关系;另一方面,它又担心,如果不尽力维护台湾当局的席位,很可能招致国内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对。基辛格博士的话,可谓一语道破。他曾说:“国务院从未忘记50年代对它的指责,说他们在对华问题上对共产主义太软;有些外交人员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毁了前程的。后来证明,国务院有很多人过分夸大了‘院外援华集团’的势力。”

于是,美国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双重代表权的方案,即同意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又要求保留台湾当局的席位。为了给双重代表权这一立场寻找个法律依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布雷于这年4月28日两次发表谈话,声称台湾和澎湖列岛的主权“是一个未解决的问题,需要在将来求得国际的解决”。但他又进一步说这是应当由“两个中国政府”之间通过谈判解决的问题。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提出北京、台北“两个政府”都对中国领土拥有主权。

对于美国政府有意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荒谬说法,中国很快就做出了反应。5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强烈谴责美国“明目张胆地干涉中国内政”。评论指出:

“台湾和澎湖列岛明明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根本不存在什么国际解决的问题。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美国政府玩弄‘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阴谋。中国人民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解放台湾,完全是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过问。”

当时由于中美正在安排基辛格秘密访问中国之事,所以尼克松政府不想跟中国争论此事,担心由此而破坏中美会谈的气氛。6月1日,尼克松在记者招待会上承认:“联合国会员国在接纳大陆中国的问题上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而对美国在本年度联大所持态度,他有意含糊其词地说:“我想,我们的分析大概要花6星期的时间。在我们完成了我们的分析之后,我们将决定我们美国政府在今年秋天举行下届联合国会议将采取什么立场。那时我们将就这个具体的问题发表一项声明。我们有各种可供选择的办法。”

从他的讲话中,可以看出美国将会表现出与以往的强硬立场不完全相同的某种立场变化。

本届联合国大会议程有两个项目与中国代表权问题有关:

一、第九十三项:“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之合法权利”,这是阿尔巴尼亚等17国于7月15日提出的。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古巴、刚果等17个国家要求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席位”的提案列入大会议程。这一合理要求被大会采纳。

备忘录中,阿尔巴尼亚等17国在说明所提项目时说:多少年来,它们对于若干国家采取敌视和歧视合法的中国政府的政策,曾提出抗议。合法的中国政府是中国人民惟一的真正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存在,是铁的事实,不容改变,“中华民国”完全是在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虚构出来的。在台湾岛屿成立的非法当局自称代表中国,实则它所以仍能盘踞该岛,完全是由于美军的长期留驻。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任何重要国际问题都不能解决。所以,立即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本组织的席位,是符合联合国的基本利益的。这就是说,应该立即排除“蒋介石政权”在联合国及其附属机关非法所占的席位。

二、第九十六项:“中国在联合国之代表权问题”,这是美国于8月17日提出的。8月中旬,美国常驻联合国首席代表乔治布什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一封书信及备忘录,要求把“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的议题列入第26届联大议程。

在备忘录中,美国声称,联合国应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共存总是在考虑中国代表权问题时必须要考虑到这一“不容争辩”的事实,而不应要求联合国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所以美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应当拥有代表权。与此同时,“中华民国”的代表权也不应被剥夺。美国此举的目的是想要通过“双重代表权”达到制造两个中国的目的。

针对美国这一企图,中国外交部在8月20日致联合国的信中严正声明:

“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两个中国’,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中国的一个省,在二次大战后就已归还祖国。这才是不容争议的现实。美国用武力侵占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神圣主权。只是由于美国的武装保护,早已被中国人民唾弃的蒋介石集团才得以在台湾苟延残喘。20多年来,美国政府硬把蒋介石集团塞在联合国里,窃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也是对联合国的极大嘲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和把蒋介石集团驱逐出联合国,这是一个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因此,只要在联合国里出现“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台湾地位未定”或其他类似情况,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坚决不同联合国发生任何关系。

9月21日,在联大开幕时,美国在大会总务委员会提议将这两项目合并为“中国问题”一个项目讨论,但没有通过。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

由此不难看出,上述提案,观点正好相反:一方主张排除中华民国代表,另一方主张应予保留,但双方都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应有代表。

于是,双方依照这个立场,在第九十三项目下,提交此次大会讨论的关于中国代表权的提案有下列3个针锋相对的决议草案:

第一个是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这是9月25日的大会上,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刚果等23个国家提出的一项提案。提案提请大会重温《联合国宪章》的原则。明确提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是既维护《联合国宪章》,也有利于联合国的事业;立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是中国惟一合法的代表,并且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安全理事会中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同时,立刻把蒋介石集团在联合国所属机构中的代表驱逐出去。

第二个是由澳大利亚、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日本(包括美国)等22个国家于9月29日提出一项提案。该提案称,要求大会按照《联合国宪章》第18条规定,取消“中华民国的代表权”的任何建议都是属于宪章该条所规定的重要问题,需2/3的多数通过。把驱逐“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代表的提案作为重要问题讨论(该提案被称为“逆重要问题案”)。

第三个是由美国、日本等19国提出的所谓“双重代表权案”,即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入联合国,但“确认中华民国继续拥有代表权”,并建议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享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这个草案的前文指出大会注意到自联合国成立以来,中国已发生根本变化,顾及现有的实际情况,察及自1945年以来,中华民国一直以联合国会员国的身份,出席联合国,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应有代表权,惟查联合国宪章第一条第四项规定,联合国乃协调各国行动的中心。相信中国代表权的问题,应该参照上述考虑,在不妨碍双方互相冲突的主张终于获得解决的条件下,设法公平解决。正文则规定:一、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有代表权,并建议由其出席安全理事会,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二、确认中华民国继续享有代表权;三、建议所有联合国机构及专门机关于决定中国代表权问题时参酌本决议的规定。

显而易见,美、日等国所提出的两个提案,都是企图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尽管他们的代表对有关国家极力威胁利诱,但已无法挽回败局。

这期间,沙特阿拉伯曾对阿尔巴尼亚等23国决议草案提出修正案。修正的要点是:(一)将正文第一段改为:“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应享之一切权利,并承认其政府代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使权力之全部领土之惟一合法代表,且通知中华民国代表,彼等只代表其政府在法律上及事实上所统治之国家之人民,鉴于任何人民不应剥夺其自决权利,该政府得以此种身份,保留其在联合国之席位。”(二)增添正文新段一段:“二、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与联合国有关之一切组织内,亦应有其席位。”

在讨论期间,沙特阿拉伯提出了1个决议草案,突尼斯提出了3个决议草案,都是和澳大利亚等19国一样的,主张两个中国。

沙特阿拉伯在说到其决议草案时,认为讨论中的整个问题,不外乎自决权,大会无权、也无力强迫台湾人民与大陆合并。它的决议草案前文的要点是大会申明任何国家或任何会员国联盟依照宪章,都无权剥夺任何人民所享的自决权利;认为中华民国,“即台湾一岛的人民”构成一个单独的政治实体;确认它在经济上能够自主;并认为凡是违反民意,不顾人民自决权利的决定,一定会引起镇压和冲突,而联合国的主要宗旨之一,是维持国际和平。正文的要点是:大会(一)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在联合国占有合法的地位。并应派代表出席与联合国有关的一切组织,同时,中华民国“即台湾一岛的人民”,应保留其在联合国及与联合国有关的一切的席位;直到该岛人民能够在联合国主持下,举行全民表决或复决,而宣布其对下列三国选择的意愿:(1)继续独立,成为主权国家,具有曾经联合国登记的条约规定的中立地位;(2)按照当事双方商定的条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邦联;(3)依照当事双方商订的议定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联邦。(二)吁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即台湾一岛的人民,宽大为怀,考虑以上段所列选择,为解决亚洲人兄弟间的政治争端的基础或最后办法。

突尼斯代表说:由于1949年以来的演变,中华民国的既得权利发生动摇,如果中华民国必须将自由中国的席位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也不能遽然预先决定台湾的前途,台湾根据自决权,可能希望以另外的实体,出席联合国。这个可能性不应贸然立即拒绝。为了便于解决这个问题,突尼斯代表团提出了3个不同的提案。突尼斯的第一个决议草案规定:大会鉴于迫切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联合国工作,乃根据会籍普遍化精神,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派遣正式代表,出席大会及联合国各机关,包括安全理事会在内。第二个决议草案规定:大会注意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一岛并未行使主权,考虑到中华民国目前在联合国各机关占有中国的席位,而事实上,只代表台湾一隅;特邀请中华民国代表团在不违背有关台湾现状的任何决议或任何国际协定之下,继续以台湾名义,出席大会及联合国其他机构,但安全理事会除外。第三个决议草案只有在大会对“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之合法权利”一项目,不作决定时才适用。这个草案规定:大会决定将这一项目,列入大会1972年届会临时议程;并请秘书长商用大会主席及安全理事会主席,直接或通过专设访问团,查询当事各方,以期找出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解决办法,于1972年向大会提出关于这个问题的报告书。

在大会开始辩论3天之前,即10月15日,阿尔巴尼亚等23国代表联名函请秘书长将8月20日中共外交部的声明,作为大会正式文件,分发各会员国。这个声明是针对美国本年8月17日的请示及所附解释性备忘录而发表的。

这个声明宣布,美国提案是尼克松政府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诡计的明显暴露。现在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即是中国的一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台湾已回到祖国怀抱。又宣布中国人民和政府坚决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任何其他类似的滑稽把戏,以及“台湾地位仍待决定”的荒谬错觉和制造“独立的台湾”的诡计,如果任何这种情况或任何其他类似情况在联合国发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绝对不愿同联合国发生任何关系。最后,该声明要求立即排除联合国及所属各机关“蒋介石代表”,同时,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

这个声明的分发,影响很大。

大会从10月18日开始辩论和审议中国代表权问题。

也就在这一天晚11时50分,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英国友好人士马麦克唐纳,又一次谈到了英国在联合国内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问题。

周恩来说,英国承认中国是很滑稽的一件事。西方国家中承认中国的第一个是英国,但到现在还没有交换大使,简直是非常可笑。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又不完全承认,有三个保留:第一,它说一定要在台湾保留一个领事,因为有船舶的来往。其实香港完全可以办这个事情,而且一直都在办这个事情。第二,在联合国它一定要跟着美国投票,一边投新中国的票,一边投蒋介石集团的票,所以它自己矛盾。第三,对于台湾的地位。从贝文开始,那时就说“台湾地位未定”,这样他自己就对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作了否定。最近,保守党政府表示,说它决心和中国交换大使,并且公开声明投阿尔巴尼亚等23国提案的票。再一个是,它公开承认只要交换大使以后,它就把在淡水的这个总领事撤走。但是,第三点到现在为止尾巴还没有割掉。已经达成协议了,英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的立场。我们两国的协议里有这样的说法。可是我们的外交部跟你们英国代办或者我们的代办和你们英国外交部不公开的默契是另一种说法,英国方面只肯保证英国政府无意提倡“台湾地位未定”论。这就是英国的旧政治了。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提案全文

从18日到25日,在本届联大有73个国家在联合国大会上就上述3个针锋相对的提案,即恢复中国席位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大多数国家的代表纷纷批评和谴责美国对华的错误政策,反对在联合国内制造“两个中国”。

在辩论中,阿尔巴尼亚代表在介绍23国提案时发言指出:美国一向坚持反中国政策,以种种程序诡计和蒙蔽若干国家的手段,将它自己的立场,强加于大会,使大多数会员国的意愿无法得到注意,为了再度阻延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权利的恢复,美国现在又用新的伎俩,提出所谓“中国在联合国之代表权”问题中国双重代表权的说法,滑稽可笑。大会当前的问题,是一个已成为联合国会员国的国家的代表权问题。解决这样的问题,大会只需要简单多数的票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无条件地立即排除“蒋介石代表”,这是绝对不可少的一步。

23国提案的另一个提案国阿尔及利亚的代表说,在北京无理饱受联合国闭门羹的期间,台北政权一直不断代表全体中国人民的名义,在联合国各机构拥有席位,在此期间,没有一个人说过有两个中国人民的国家。因此,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依法有权拥有这个席位,并不是意味着要赶走一个国家,而是要赶走一个反对派少数政权的代表。保留台湾在联合国的代表问题,必须视为新会员国入会。台湾从未取得联合国会员国的地位,除非经过正常入会手续,否则不能取得席位。然而,台湾异议分子问题,却是中国的内政。联合国不能违反宪章基本原则之一,而着手讨论与中国领土完整与独立有关的问题。

智利、古巴、法国、匈牙利、挪威等国在发言中均表示反对22国的“逆重要问题”案与“19国提案”,他们认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席位并不意味着接纳或开除一个会员国,这乃是资格审查问题,蒋介石代表退出席位是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席位的必然结果。

23国提案支持者们一致认为,此提案是惟一的一个考虑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权利和现实的提案。他们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很明显是中国惟一有权在大会及安理会履行义务的政府,“双重代表权”是违背《联合国宪章》基本原则的。美、日等国虽然极尽拉拢之能事,但依然陷入孤立状态。这里,我们不妨提一下,日本在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问题上,没有干什么好事,它与美国狼狈为奸。可今天,连承认在二战期间所犯罪行的勇气都没有的日本竟想成为常任理事国,真是笑话。

美国代表代表19国和22国两个决议草案提案国说,联合国过去所遵循的方式已愈来愈明显不够用。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的时机已到,但应该顾到现实、公平及本组织的宗旨和原则。一定有一个方法,可以避免踏上不能接受的道路并排除联合国一个守法的、忠诚的会员国。美国已经拟订了这样一个提案,曾谘商差不多全体会员国。美国相信,今年应该是决定年,这个决定必须是切实的、公平的。本着这种精神,在许多政府协助之下,美国订出代替23国提案的另一办法。简言之,19国提案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中国在安全理事会所担任的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而在大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享有代表权。

美国在说明所提项目时还说:联合国处理中国代表权问题,应该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同时存在:故于给予中国以代表席位时,应该顾到这个不容争辩的事实。联合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依照联合国宪章和平解决争执之前,并不是非在它们互相冲突的诉求之间采取一个立场不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应有代表,但同时应该设法确保中华民国的代表权不被剥夺。为了维持和平的任务和增进人类福祉顺利完成,联合国应该以这种公平切实的方式,来处理中国代表权问题。

美国代表还四处活动,游说各国接受其建议。

上述两个提案的提案国相信,这个提案是这个问题切实公平的解决办法。

不仅如此,美国代表辩解说,19国方案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蒋介石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大会都拥有代表权,这个建议是现实、实用而且是公正合理的。这个提案字面上就避免了要求成员国改变它们的承认政策及双边关系,也没有采取“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说法。相反的,这次设法解决不应妨害将来的解决。投票赞成排除某某代表等于反对会籍普遍化,从而破坏了联合国的根基。总之,这个提案中没有肢解中国的内容。美国提议大会先就“逆重要问题”提案进行表决。

为此,美国和其他会员国又提出了一个所谓的第二个决议草案,即规定任何提议,其结果将剥夺中华民国代表权者,必须取得三分之二多数,才能通过。

美国代表布什提议先表决规定须取得三分之二多数的提案。他说:“如果没有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来决定这种问题,简直不可想像……如果这个提案通过了,这将是联合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以任何程度,不论是合法或非法的,驱逐一个会员国。如果这还不是本大会的一个重要问题,那么什么才是重要问题呢?”

布什还说:“让我们现实地想一想,这个政府一经被驱逐出去以后,则不论在什么名义或名称之下,中华民国作为一个单独的会员国再次加入联合国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因为事实告诉我们,按照宪章规定重新接纳一个国家的提案,可能在安全理事会中因使用否决权,而遭到否决。”

国民党代表在大会上为保全其地位也极力争辩。

台湾国民党当局首席代表周书楷狡辩说,他的国家取得联合国的席位,是由于该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和平与自由所作的贡献。在作战那几年,中华民国丧失了大部分领土,而且被切断了同亚洲其他部分的陆、海交通。可是,从来没有人对这个国家的政府在国际会议代表中国人民发言和出席的权利,表示怀疑。目前出席联合国的政府,正是当年参加创立联合国的同一政府。这个政府的领导、体制和政策一仍旧贯,并未中断。虽然中共自1949年占领中国大陆,这个政府的法律地位绝无改变。中共政权从来没有得到中国人民的道义拥护,绝不能视为伟大中华民族的代表。“在中国人民看来,中华民国政府代表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它是大陆上被奴役的亿万人民的一盏希望的明灯,是中华文化和文明的旗手,是全世界各地爱好自由的中国人的聚合地。”据他看来,应该恢复的,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倒是大陆上被奴役的亿万人民的权利一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权利,居住和迁徙的、宗教信仰的权利,甚至沉默的权利。”

周书楷还说,23国决议草案的整个目的,是帮助北平达到把中华民国排斥于联合国之外的目的。这是一个极端严重的问题,对本组织全体会员国都有深远的影响。宪章第六条明明规定开除会员国的条件有二:一、是继续不断违反宪章规定,二、安全理事会建议。中华民国政府认真地肩负了宪章规定的义务,而中共政权则否定了一切基本宪章原则。一个誓以武力改造世界的政权,怎样能够对国际和平大业有所贡献?这是难于理解的。北平所以注意联合国,主要是想扩大它的侵略活动,把本组织变成实现它的政策的工具。它可能粉碎联合国,正如它拆散鼎鼎有名的国际共产主义固如磐石的团体一样。如果大会顺从那些妄想以北平的共产主义政权窃取中华民国的会藉的要求,那将是悲惨而无可补偿的错误。

若干会员国代表,包括澳大利亚、贝宁、日本、马拉维、新西兰和尼加拉瓜,觉得大会当前的问题,是如何使中华人民共和国获得代表权,而不致扭曲宪章;也不致忽视目前国际情势的现实。他们认为23国提案提出不合理而且专横的要求,内容和用意是惩罚性的。不顾一个爱好和平、切实控制一块领土,有其自立自存的制度的会员国的意志,而予以驱逐或排除,正好违背国与国间和谐友好的精神。这将触犯宪章,同时造成危险的先例。23国决议草案既已明明写了“驱逐”两个字,则规定“除名”为重要问题的宪章第十八条便应当适用。其他方面,19国决议草案仅仅是在不妨害双方诉求的最后解决的前提下,接受目前有两个中国政府的事实,但没有采纳两个中国的主张。如果通过这个草案,联合国就将打开和解与和平对话之门,从而促进亚洲的和平与安定。

发言反对规定三分之二多数决议草案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均拥有席位的决议草案的会员国代表,包括锡兰、智利、古巴、法国、匈牙利、马里、挪威、斯里兰卡、乌干达、苏联和英国。他们指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真正问题,并不是准许入会或开除会籍问题,收回“蒋介石政权”的中国席位,是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的合法、合理的结果。况且,台湾从未成为联合国会员国,只有一个中国的国家,有权取得联合国的席位。要有另外一个席位,则必须先具备一个条件,即创造第二个中国的国家。这个国家必须依照宪章,申请准许成为会员国。

马里代表说,投票赞成上述两个决议草案会开一个先例,不但不能为分裂国家的问题找到解决的办法,而且将使第三世界的国家四分五裂,集团林立,其中有许多正在寻找符合民族认同的最后疆界。

古巴代表说,外国干涉企图把一个省份脱离中国领土,给予这个以武力脱离的领土,以任何民族特性或任何主权,永远不能自圆其说。

支持23国决议草案的国家代表坚持,这个提案是惟一顾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权利和实际情况的提案,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很明显的,是惟一有力量在大会和安全理事会负起责任的中国政府,双重代表权提案,是违反宪章的,只会造成障碍,而阻延因正在进行的外交主动而显然不可避免的事件的实现。不支持这个草案,会否定自去年以来日益壮大的重大和解努力,并打击中国的团结和权利,等于无视世界与中国的实际情况。

阿根廷、老挝、马耳他和西班牙等其他国家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既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则联合国组织保留抑或剔除中华民国问题,应该由中国人民自己决定。他们表明他们对各种提案投什么票,会以会籍普遍化和不干涉内政原则为准绳。

各国代表的发言,到此为止。

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应忘记这个日子10月25日,这是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上进行表决的日子。

经过约一周的辩论之后,大会主席于10月25日刚刚宣布辩论结束,沙特阿拉伯代表便动议为使各代表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多种不同决定草案,请改于明日举行表决。这个动议,大会首先以56票对53票被否决,弃权19票。

主席接着以唱名表决方式,表决美国动议,即先表决22国所提任何剥夺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代表权的提案,都是宪章第十八条所称的重要问题,这个动议以61票对55票通过,弃权19票。

于是,在晚9时47分,大家要永远记住这个时间,大会立即又唱名表决上述22国所谓的“重要问题”决议草案,结果以59票对55票被否决,弃权15票,相差只有4票,否决了22国“重要问题”的提案,即否决了美国和日本提出的恢复中国代表权必须由联大2/3多数赞成的“重要问题”提案。

当大会的电子计票牌上出现这一结果时,会议大厅顿时沸腾起来了,热烈的掌声持续两分钟之久,不少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情不自禁地高声欢笑、歌唱、欢呼,有的代表甚至离开席位跳起舞来,出现了联合国历史上少有过的欢乐场面。

见此情景,蒋介石代表以退为进地声称,大会否决了22国“逆重要问题”的提案,是对《联合国宪章》的公然侵犯。为表示抗议,“中华民国”代表团不再参加联合国大会的任何议程。

22国决议草案被否决后,突尼斯代表宣布撤回他所提的三个决议草案,而对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案投赞成票。

大会旋即表决沙特阿拉伯对23国决议草案所提的修正案。主席宣布照美国代表要求依照大会议事规则第九十一条将该修正案逐项付表决。

沙特阿拉伯代表随即动议唱名表决。这是沙特阿拉伯王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巴罗迪提出的。这位代表资格很老,从40年代到80年代初,一直担任该国的常驻副代表,因为没有正代表,实际上行使着正代表的职权。除担任副代表的职务外,他还负责照管沙特王室在纽约的财产。巴罗迪颇有学识,发言时常常引经据典,使听者感到颇有兴味。有时他声色俱厉地批评前苏联的霸权主义,弄得前苏联代表无言可对。有一次美国代表批评他发言不当,用词近乎“下流”。他听后大为恼火,说淫秽下流的不是别人,正是你们美国。他说,难道纽约的42街不淫秽下流吗?接着列举美国的种种堕落行为,报纸、电视充满黄色下流报道和淫秽故事,最后被他斥之为“淫秽下流的文化垃圾”。这番惊人的答辩,引起全场哄动。因为与会代表都知道纽约42街是美国有名的红灯区。有时,他正正经经地按次序发言,更多的情况下是即席发言。有时他任意闯进某个委员会的会场,站在主席台下,听完别人发言后不经主席允许,立即接着发表长篇大论,或重复过去的话语,或把与会代表当作晚辈不指名地训斥一顿,时间可长达一小时之久,与会者怕与之纠缠,也都耐着性子听他讲完。由于这种情况,有些代表给他起个外号,叫“无定向导弹”,意指他视情绪起伏,愿意攻谁就攻谁。

此时,联合国大会讨论恢复中国合法席位,以美国为一方和以阿尔及利亚为另一方掌握的票数十分接近,因而斗争异常激烈。以美国为一方企图用微弱多数把这一问题拖过去。这时以熟悉联合国事务,特别是联合国有关程序而著称的巴罗迪事先未同美国等代表商量,突然提出一项提议,要求进行表决。这个提议使美国等代表团措手不及,提议提出后,支持恢复中国代表团席位的许多发展中国家立即抓住时机,要求进行表决。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

这一提案原来目的是阻挠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但由于这位老资格代表巴罗迪考虑不周,在技术上、策略上有漏洞,表决的结果动摇了美国等一方阵脚,使形势出现了一个决定性的变化,连续表决,争论了多年的中国代表权问题终于突破对方多年设置的障碍,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胜利。

这里有一个趣事值得一提,因分段唱名表决很花时间,所以瑞典代表在步出会堂时,顺便与加拿大代表耳语:“应该把巴罗迪先生驱逐出去。”不料这句耳语为沙特阿拉伯代表听到,他便勃然大怒,骂瑞典代表丢脸,也丢瑞典的脸。后来,瑞典代表声明他“没有要求,也没有说过巴罗迪先生应该被驱逐”这句话,一场小小风波,才告平息。

但是,沙特阿拉伯修正案第一、第二两项修正都被否决之后(赞成票都只有两票),该修正案不能通过已很明显。索马里代表便吁请巴罗迪先生同意将剩下的修正案改为纪录表决。以节省时间。(大会表决方式有三种:一、举手或起立,二、唱名,三、机械设备,第三种表决又分无纪录表决和纪录表决。前者代替手或起立表决,即只计总票数;后者代替唱名表决,即须登记投票的国名。(大会议事规则第八十七条)巴罗迪先生有点不好意思,便宣布他可以慷慨待人,不念旧恶,自动建议不但不必再表决下去,而且也不坚持表决他所提的决议草案。

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决议一经通过,当时会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甚至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有的外交官表示,这个决议对台湾是丧钟,对新中国是胜利的礼炮。

美国原动议把阿尔巴尼亚等23国决议草案中,“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他的联合国组织及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一句删除,但因塞内加尔代表已请示将这句单独表决,经主席裁定:表决正在进行,依议事规则第九十条,该修正不能接受,后来塞内加尔因受人批评,他撤消请求。故主席又照美国动议单独表决,结果,以61票对51票被否决,弃权16票。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

此时,台湾国民党代表周书楷知大势已去,便当场宣布如下:

否决决议草案是对宪章明目张胆的违犯,鉴于这个会议中所表现出来的种种疯狂无理的做法,中华民国代表团已决定不再参加这个大会的任何会议。

周书楷领着他手下人马匆匆离开了会场。(国民党集团“外交部长”周书楷被迫于10月26日宣布退出联合国机构。)

接着,大会表决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案。

在表决之前,美国代表乔治布什还企图作最后一次挣扎,想删掉23国提案中关于立即把蒋介石集团代表驱逐出联合国的内容。但在一片反对声中,经大会主席印尼外长马利克裁决,美国代表的努力归于失败。

最后,大会开始对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和立即把民国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即第二七五八号决议。

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鉴于已通过第二七五八号决议,对“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不再予以讨论。

这就是联合国历史上有名的第二七五八号决议。由于23国提案的通过,美日等国的“双重代表权”提案成为一项废案,被自动否决。

顿时,会议大厅立即沸腾起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从会场四面八方响起来,还有不少亚非拉国家的代表纵情高声歌唱,掌声、歌声、欢呼声汇合在一起,犹如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经久不息,回荡在有着金黄色的圆屋顶和黄色地毯的会议大厅,也响彻了五洲四海。

至此,从1949年开始的关于中国在联合国席位的争论胜利结束了。

美国代表布什被迫承认:“这是联合国历史上的转折点,反西方国家(包括共产党国家)在美国威信动摇时第一次击败了美国。”他哀叹,那些表决后欢声雷动,在联合国会议大厅里跳起舞来的代表们“就是要踢山姆大叔一脚。”

联合国大会第2758(XXVI)号决议

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二十三国的提案全文如下:

联合国大会:

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考虑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

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惟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投票情况

投票赞成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案的76个会员国是:阿富汗、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不丹、博茨瓦纳、保加利亚、缅甸、布隆迪、白俄罗斯、喀麦隆、加拿大、锡兰、智利、古巴、捷克斯洛伐克、丹麦、厄瓜多尔、阿拉伯埃及共和国、赤道几内亚、埃塞俄比亚、芬兰、法国、加纳、几内亚、圭亚那、匈牙利、冰岛、印度、伊朗、伊拉克、爱尔兰、以色列、意大利、肯尼亚、科威特、老挝、利比亚、马来西亚、马里、毛里塔尼亚、墨西哥、蒙古、摩洛哥、尼泊尔、荷兰、尼日利亚、挪威、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秘鲁、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卢旺达、塞内加尔、塞拉勒窝内、新加坡、索马里、苏丹、瑞典、叙利亚、多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突尼斯、土耳其、乌干达、乌克兰、苏联、英国、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

让我们在这里再提一下23国提案的国家: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古巴、赤道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勒窝内、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

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这些曾支持和帮助过中国人民的朋友。

投票反对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提案的有美国、日本等35国。

这个决议最后一句“驱逐”两个字,引起一些代表的反感。例如洪都拉斯代表说:“我们一定要反对驱逐已经恰当地实施联合国宪章所载的原则的本组织的一个创始国。”又如塞内加尔代表赞成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国国民党,但觉得这句措词未免过分。他说:“当我们请本大会的一个会员国离开的时候,将他押送到门口,并沿途加以污辱,这至少是无礼的。”然而这两个字,获得保留。可见当时一般代表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的情绪多么高涨。

这是一个无比辉煌的时刻,是一个永远值得我们纪念、值得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为之自豪的时刻。

当时,全世界都可以从电视里看到发生在联合国总部会议大厅里的场景:会场一片沸腾,许多人离开席位,西方代表在一起交头接耳,非洲国家代表在过道上兴奋起舞;有人互相拥抱祝贺,有人振臂高呼,有人愁眉苦脸,有人强打精神,有人故作镇静……

76票对35票这一压倒多数的胜利表明,在联合国这个最大的国际组织中,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变。它还表明,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作用和影响,是谁也遏制不住的。

次日,第1977次全体会议又决定由于大会对议程项目93已采取行动,不必再审议题为“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第96项目。

秘岀长于10月26日,将昨日通过的大会第2758号决议,分别通知联合国体系一切组织首长,并请各首长将各该组织所采取的有关行动通知他,同时请他们注意大会1950年12月14日,关于联合国承认会员国代表权问题的第396号决议。这个决议建议各该组织应审议关于代表权的各项问题,联合国其他和专门机关都应顾及大会或驻会委员会就这种问题所采取的任何态度。

各专门机关纷纷依照大会第号决议,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取代中国国民党代表。

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恢复,反映了世界各国人民要求同中国友好的历史潮流。

20多年来美国所推行的孤立中国的政策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只要有联合国历史,人们就不会忘记联合国历史上著名的2758号决议。

此时,远在东半球的中国的首都北京,当人们听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的消息后,相互奔走相告,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中国要进联合国了!”喊声传遍大街小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不时用愉快的声调广播这一消息。

这一消息也迅速传遍了世界各地。当时的西方通讯社顿时做了大量报道,评价颇高。美联社指出:“红色中国进入联合国是对美国对外政策的沉重打击,美国操纵联合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路透社表示:“英国在等待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的问题上同美国同步,实在是一大失策,英国人必须从中学会点什么。”法新社说:2758号决议是一声响雷,宣告了一个历史性时刻的到来。”拉丁美洲许多大报指出:“人们必须永远记住这个伟大的日子,中国外交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中国将同我们一起步入国际社会。”非洲不少报刊欢呼中国的这一胜利,指出,“人民中国永远是非洲的好友”。

然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举国欢庆相对比的是,台湾当局对于被驱逐一事,在为自己辩护。他们认为:中华民国不但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而且是4个发起国之一。自1949年迁入台湾,它在联合国的席位,一直在风雨飘摇之中。然而22年来,总是有惊无险,安然渡过。为什么1971年,忽然被迫完全退出?从上述提案辩论与表决情形来看,当时美国代表布什大使似已尽了他的力量,他辩护重要问题提案,辩护中华民国在大会的席位,无瑕可摘。此次失败的原因,似在美国的幕后。

台湾当局认为,当年美国因急于结束越战,牵制苏联(美国当时急于与中共恢复正常关系的目的,除了结束越战之外,就是打“中国牌”,牵制苏联)。基辛格告诉沈剑虹大使,他和尼克松总统的主要顾虑,都是苏联。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已仆仆风尘于华盛顿与北京之间,尼克松总统且准备于第二年访问大陆,设法恢复与中共的正常关系,故中共进入联合国已成定局,所争的只是是否保留中华民国在大会的席位而已。

台湾当局有人甚至认为,1970年10月加拿大承认中共之后,美国就有“双重代表权”的构想,因为中共坚持非取消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会籍,它决不与联合国发生任何关系,故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于1971年7月9日至11日访问北京。可能就已不但同意中共成为联合国大会会员国和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而且同意不帮助中华民国保留在大会的席位。基辛格所谓美国与中共并无密契,近乎“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足置信。国务卿罗杰斯1972年8月2日声明中所说“美国反对排除中华民国或以其他方法剥夺其在联合国代表权的行动”,恐怕也只是安慰台北、安慰美国国内同情中华民国的人民,尤其是国会而已。

对于基辛格为尼克松访华做进一步准备的第二次来中国,台湾当局也持怀疑态度。10月6日基辛格于联合国讨论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前夕,再度访问北京,对于此次行动,台湾国民党代表周书楷认为,这种行动证明美国何等重视、何等急切与中共恢复正常关系。当时美国对大会已不大能够控制,为防止万一大会投票情形,尤其是重要问题提案的表决结果不理想,导致中共变卦,故再度派他留驻北京,以便随时就近说明,消除误会,并会商补救办法,这是基氏此次再度前往北京的真正理由,所谓为尼克松总统明年年初访问北京安排一切,只是借口而已。

沈剑虹在其回忆书中也说,基辛格这次访问,还有一个不良影响:“无疑的,基辛格恰于此时出现北京,大家都认为这表示美国的政策,已由反对中共加入联合国,变为欢迎中共加入。没有国家认真相信美国驻联合国布什大使所作华盛顿要中华民国以普通会员国的身份,留在大会的声明,”难怪布什在答复沈大使询问失败的主要因素是什么时,反问“基辛格在北京做些什么”?

周书楷认为,从中华民国的立场来看,美国的确背弃了中华民国。但是,平心而论:美国也有其不得已的苦衷,情有可原。它忍看中华民国被迫退出大会,是万不得已的,否则,美国与中共恢复正常关系,结束越战、牵制苏联的计划,恐怕又要推迟一年。事实上,联合国不能不准许中共加入,这已是当时一般会员国的共识。基辛格和他的中国问题专家何尔杜勒斯都告诉沈剑虹,他们在中华民国有许多朋友,所以,去往北京为尼克松总统的正式访问准备一切,觉得非常难过,他们实在不愿前往,但没有别的办法。基氏还说他相信尼克松总统也有同样的感受。这话虽然是假惺惺的安慰之词,但他们和尼克松总统可能真的有点这些感受,一种无可奈何的感受。国际局势变了,他们为了美国的利益,不能不牺牲中华民国,设法与中共接触,而他们在过去,曾一再保证决不背弃朋友。这也证明国际关系只讲利益、不讲友谊,国与国间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小国如此,大国更加如此。

台湾当局为了给自己留下面子,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是今年美国因急于结束越战,牵制苏联,“打中国牌”。

其实这一年,台湾当局对于美国在中国重返联合国过程中所采取的态度,从始至终十分关注。这年7月16日和18日,当基辛格秘密出访中国,为尼克松即将进行的对中国的访问做准备时,当时台湾驻美国的代表沈剑虹在他的回忆录就谈到了当年美国国务卿罗杰斯在美国即将公布基辛格对中国的秘密访问的情况及稍后的接见他的感想。他写道:“他会知道对于我们在联合国的会籍和代表权,我们有何决定。我提醒他说,我们已经表明立场,而等待美国的反应已经有两个多月之久。美国究竟有何决定?他同意,尼克松7月15日所发表的声明,对整个情势多少会有影响。他说,事实上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的初步探询显示,除非中华民国同意把安全理事会的席位让给中共,否则美国当时正考虑的双重代表权方案,绝不可能获得联合国大会通过。他还贸然地说,我们可能连重要问题’案都无法获得过半数的支持。他说,除非我们同意放弃安理会的席位,否则要美国提出另一项提案,可能已为时过晚。简而言之,我们必须把安理会的席位让给中共,以换取美国承诺尽其可能使我们得以保留在联合国大会的席位但是并不保证一定会成功。难道这就是我们等了近两个月,期盼盟国做成的决定吗?”

接着在7月27日,沈剑虹在会见基辛格时,基辛格说,他立即把尼克松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告诉周恩来,表示这件事必须以和平方式解决。他也向周恩来强调,美国与中华民国订有共同防御条约,美国无意背弃其盟国和友邦中华民国。至于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基辛格说,他并未与周恩来详细讨论此事,也未谈及中国在安理会中的常任理事国席位问题。但他的印象是,中共会坚持把我们逐出联合国,他们才肯入会。

9月30日,沈剑虹在请基辛格在双橡园吃饭时,又一次谈到了台湾当局在联合国的会籍和代表权问题。那时,联合国每年一度的会议即将召开。基辛格对此持合理乐观的态度,认为台湾今年还可以顺利通过关。他认为,即使“双重代表权”的提案获得通过,使北平获得联合国大会的会籍和安理会的席位,同时准许中华民国留在联合国大会,中共也不会加入联合国。他的理论是,北平方面对把台湾逐出联合国,比对它本身进入联合国更有兴趣。他劝台湾当局届时要按兵不动,让中共先作出拒绝的表示。这会改善台湾当局的形象,显得台湾是争执双方比较讲理的一方。

就在基辛格第二次访问北平期间,联合国大会就中国会籍和代表权问题进行辩论,然后通过议案。

基辛格在这个时刻访问北平,无疑被各国视为美国已改变立场的迹象,认为美国已从反对中共加入联合国,转而欢迎加入。尽管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布什发表声明说,华盛顿希望中华民国以一般会员身份留在联合国大会中,可是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决定此事是否为“重要问题”的方案被否决后,大会立即通过准许中共入会。美国策划的“双重代表权”案,根本没有机会提出。

过了相当时日之后,沈剑虹问基辛格,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面无表情的说,没有地方出错,但是,布什应该把辩论拖延到他从北平返回之后才进行。布什本人显然认为基辛格不该在那个时候访问北平,他也的确这么说过。可是,基辛格却表示,如果这件事由他负责处理,他会找些理由拖延辩论和讨论的进行,甚至借口发生鼠疫或其他大灾祸,把联合国大厦封锁一星期。沈剑虹认为,布什和基辛格互相指责,对中华民国没有任何帮助。到了这个时候,任何举措都已经于事无补。

其实,尽管沈剑虹、周书楷等在其回忆录中说出了一些实情,但他们都过高地估计了美国与中国接触对中国进入联合国的作用,他们共同忘记了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在第二十五届联大上,中国以微弱少数反对票被排斥在联合国之外,这在当时和美国与中国的接触并无关系。不过,他们都忘记了一个最为基本的事实,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只是迟早的事。

来源:《中国重返联合国纪实》,张树德著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作者:张树德。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