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君最近总是不自觉的哼哼崔健的这首老歌“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过去我不知世界有很多奇怪……”

世界政坛太精彩,让人感叹电影剧本都不带这么编的。而最近一位奥斯卡有力争夺者,来自我们今天要给大家科普的加泰罗尼亚。

加泰独立公投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相信大家都已有所耳闻了。按照计划,10月10日下午,加泰自治区主席普伊格蒙特在议会发表万众瞩目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宣言”。当时,台下支持独立的加泰民众万人空巷。然而精彩的剧本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了,搞得好久不发威的病猫君都垂死病中惊坐起了!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

我们先来欣赏一下跌宕大戏《八秒钟》的剧本:

普主席:(姗姗来迟地走到主席台,扫视一眼台下的议员们,铺开准备好的演讲稿

同志们,见证历史的时刻到了。作为加泰自治区政府主席,我将在此告知所有加泰人民此次公投结果。

那就是,加泰人民决定成立一个独立的共和国!

议会大厦内掌声雷动,场外的支持者高声欢呼

普主席:(掌声停住后,继续念稿子

但我和自治区政府决定,先暂时不将“独立宣言”提交议会投票,以便与西班牙政府对话协商。

群众万脸懵逼

群众:(内心一万头草泥马飘过这是啥意思?独立了还是没有?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年度大戏《八秒钟》剧照[1]

加泰人为啥要独立?

苏格兰闹,苏格兰闹,苏格兰闹完英国闹;英国闹,英国闹,英国闹完加泰闹。最近独立大戏太多,搞得原来戏最多的湾湾都有些失落:说好给我的戏份去哪儿了,为毛他们也要搞独立?

不过跟苏格兰脱英和英国脱欧不太一样,加泰罗尼亚的确算得上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加泰罗尼亚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15世纪才作为阿拉贡王国的一部分并入西班牙。在18世纪西班牙王室继承战争中,以及20世纪弗朗哥上台前和去世后,都曾出现过争取独立的运动。在弗朗哥独裁统治时期,加泰罗尼亚语被禁止使用,而宣扬独立的加泰地区主席也被处决。1970年代,加泰罗尼亚人民轰轰烈烈地反对弗朗哥独裁,而民族独立也成为了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在争取民主权力、罢工权和赦免政治犯的同时也争取加泰罗尼亚民族权利,包括取消对语言和文化的禁令以及民族自决权。可惜的是,由于领袖的背叛,这场运动最终止于弗朗哥政权的妥协产物——1978年宪法。

这一宪法也是现在的西班牙王国的基石。它确立了弗朗哥支持的君主制,用西班牙国旗(弗朗哥击垮第二共和国之后重新使用的)取代了共和国的三色旗,认可了弗朗哥政权无罪,保证了国家对教会的经费资助及教会在教育中的作用,同时否认了被压迫民族的自决权。宪法明确提到“西班牙王国牢不可破的团结”将由“武装力量”来保障。可以说,这种反动的、非民主的西班牙国家主义以及它与皇室、教堂和军队的关系一直是西班牙资产阶级、特别是它的代言人人民党(PP)统治的主要支柱。

可是,虽说加泰罗尼亚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现在的加泰独立运动却是近几年才发展壮大起来的。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民众对加泰与西班牙关系的认同感变化情况。红:认为加泰是西班牙的一个地区;绿:西班牙的一个自治区(现状);黄:联邦西班牙的一个国家;蓝:一个独立的国家[2]

要知道,在欧债危机爆发之初的2010年,支持加泰独立的比例只有25%。独立情绪大幅抬头,甚至发展成一场运动,跟危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虽然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但是马斯主席领导的统一团结党(CiU)政府开展了严苛的紧缩政策,引发了一系列大规模抗议运动,包括抗议教育经费缩减、抗议医疗私有化、“愤怒者”运动、以及两次全国总罢工。老虎君的老读者可能还记得老虎君的处女作,讲的就是左翼运动PODEMOS(欢迎大家重新温习,回复西班牙即可)。PODEMOS的出现也一度让加泰罗尼亚民众燃起新的希望。不满的群众在质疑一切,也在寻找出路。

巧合的是,加泰政府2005年通过的《加泰罗尼亚自治章程》在2010年被西班牙政府宣布违宪,导致巴塞罗那上百万群众参与了“我们是一个国家——我们决定”的抗议运动。这促使不满的加泰罗尼亚群众开始质疑现有的民族“自决”权,也开始探寻民族独立是否是一条可能的出路。

然而轰轰烈烈的PODEMOS运动也换不来政府的让步,大选中PODEMOS未能PK掉人民党,也意味着紧缩、工作、住房、教育、医疗、养老问题都无法得到解决。与此同时,统一团结党在开展了一系列紧缩政策和镇压了群众运动之后,为了避免自己政治破产开始寻找咸鱼翻身的可能。它在2012年提出单方面独立公投以吸引选票,之后一直将此作为竞选的主要卖点。这也导致了它自身的分裂——支持独立的加泰罗尼亚民主联盟(CDC)与长期伙伴Unió分道扬镳,并于2016年改组为加泰罗尼亚欧洲民主党(PDeCAT)。

但是,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能超越其他争取政治经济利益的运动,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政党能获得支持独立的民众的认可,还依赖于其他两个重要因素。

首先是人民党领衔的西班牙政府对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强力压制。一方面,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诉求威胁到了当前西班牙王国的基石,是西班牙统治阶级不能容忍的。另一方面,2011年上台的人民党政府在西班牙大搞紧缩、大规模镇压群众运动,出于跟统一团结党同样的目的,也想通过煽动西班牙国家主义情绪,来转移矛盾、维护自身的统治。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西班牙统治者对加泰独立运动毫不退让,不仅勒令禁止2014年的公投,还动用各种手段加以威胁。这引起加泰罗尼亚民众的普遍不满,并逐渐将加泰独立与反抗拉霍伊政府划上等号。我们之后还会提到,最近这次公投,也是因为西班牙当局的压迫才促使之前还在观望的民众走上大街,积极抵抗。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2014年公投结果。公投的两个问题分别是“你是否希望加泰罗尼亚成为一个国家?”和“如是的话,你是否希望这个国家独立?”[3]

其次,左翼政党的错误导致阶级话语的缺失。虽然2012年的提前大选中统一团结党已经开始扯些民族独立的话语了,但那次大选中他们的席位却从62个下降到了50个,而偏左的共和左翼党(ERC)和ICV-EUiA的席位从各占10个分别上升到了21个和13个,最为激进反资本主义、支持独立的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则第一次获得了3个席位。这清晰地反映了群众的左倾和对统一团结党的不信任。

然而,这些政党为了达成民族独立的目标,却被统一团结党所裹挟,开始跟它共同商讨独立问题,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但阶级话语消失了,而且帮统一团结党洗白了污名。在2015年大选中,共和左翼党索性直接跟统一团结党(这时候已经改叫欧洲民主党了)组成了“一起说是”同盟(Junts pel Sí)。

当时,新兴的Podemos和ICV-EUiA联合组成了“加泰罗尼亚可以”党(Catalunya Sí que es Pot),并且猛烈抨击马斯和“一起说是”同盟。他们在2015年加泰大选前,曾一度有望获得30个席位,并成为加泰席位最多的政党联盟。但是,他们面对民众的独立诉求,只提出等我们推翻了人民党政府上台执政再修改宪法进行独立公投,却讲不清楚到底怎么举行合法公投,怎么推翻人民党政府。因此,这种不太切实际的目标也很难被群众所接受。

总结来说,在危机之后,不满现状的民众质疑一切,寻找出路;民主联盟为了自救开始煽动民族独立;人民党领导的西班牙政府大力打压独立运动激化矛盾;左翼在民族问题上要么被资产阶级政党所裹挟,要么不切实际,无法让民众听到阶级视角的分析和解决方案。在这四方面的共同作用下,未能弥合的历史裂缝在危机后被再度撕裂,导致了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再次壮大起来。

一场矛盾的运动

也正因为此,这场独立运动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样目标明确、上下一心,而是与很多民族独立运动一样,充满着矛盾。这其中最大的矛盾还在运动的领导者和实际参与者之间。两者的利益从根本而言是矛盾的,两者寻求民族独立的目的也非常不同。

运动的主要领导者——加泰罗尼亚欧洲民主党,从2010年以来就一直在旗帜鲜明地与加泰罗尼亚工人阶级为敌,他们实施起紧缩政策来甚至比西班牙人民党政府还来劲。而在这场年度大戏中出镜率最高的加泰罗尼亚主席普吉德蒙特和他的前任马斯都是它的成员。2011年的时候,正在讨论预算削减的加泰罗尼亚议会被几万人围住,吓得马斯主席乘直升飞机逃跑。也正是这一年,马斯动用加泰地区警察镇压了巴塞罗那的“愤怒者”运动。跟他们的资产阶级好伙伴人民党相似,该党的经济丑闻也不少,最近的一起是它被发现从所有公共建设项目中收取3%的回扣。最黑的是,这个党在2012年之前几乎从未提过独立,甚至时不时把加泰罗尼亚的问题归罪于“懒惰的安达卢西亚人”。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巴塞罗那“愤怒者”运动

可以说,对欧洲民主党这个半路出家的领导者来说,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仅仅是政治投机的一个筹码,是避免自己政治破产的续命法宝。这本质上是跟它所代表的阶级利益所不相符合的。在加泰罗尼亚资产阶级看来,将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市场分隔开,在糟糕的经济形势下新增不确定因素,可以说是糟糕透了。但正如英国脱欧,在严重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面前,资产阶级代言人为了渡过自身的危机往往会做出实力坑队友的事儿。然而不管怎么坑,队友毕竟还是队友,敌人仍旧是敌人。对于欧洲民主党来说,只要独立运动还在继续,真正的矛盾就可以持续被掩盖,紧缩的政策也可以继续进行下去,而这一点甚至比实现独立更为重要。

但是在运动的参与者——加泰罗尼亚民众眼中,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意义绝不局限于独立本身。事实上,根据民调组织CEO 2017年7月的调查,民众认为加泰罗尼亚所面对的问题中,失业和非正式的用工方式(43.2%)排名第一,紧接着才是对政治的不满(33.7%)、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的关系(32.8%)、和经济的运行情况(20.1%)[4]。可以说,独立运动蕴含着对经济、政治危机的不满,在一些民众看来,民族独立问题的解决似乎成了解决经济和政治问题的途径。

值得一提的是,工人阶级对于加泰罗尼亚独立的热情一开始并不高。这在2014年独立公投、2015年加泰罗尼亚的大选投票结果中可见一斑[5]。在2014年公投中,产业工人较多的地区如Baix Llobregat、Barcelonès、 Tarragonès的投票率(29%、32%、26%)显著低于农村县选区,支持独立的比例也比较低。在2015年大选中,所有支持独立的政党的得票总和在人口最多、工人阶级最密集的六个县没有超过50%,在巴塞罗那工人阶级居住的几个区甚至不到30%。在大选前的一项统计中,自认为是“中上阶层或较高阶层”的人中有63%支持独立,而自认为是“中下阶层或较低阶层”的只有37%支持独立[6]。

这些地区的很多工人阶级是来自西班牙其他地区的一代或二代移民,讲西班牙语。虽然他们未必支持独立,但却支持举行公投。今年七月的民调显示,只有41%的加泰罗尼亚人支持独立,49%反对,但是67.5%的人希望参加公投[7]。然而,人民党政府动用各种手段阻止公投的开展,促使很多原本并不支持独立的工人参与到争取公投权力、甚至支持独立、反抗政府压迫的斗争中来。这个我们后面再讲。

也就是说,对支持独立的民众而言,加泰罗尼亚独立是解决经济、政治、社会问题的途径;而对后期支持独立或者加入独立运动的民众而言,它代表了对人民党政府的反抗、对1978年体制的挑战。

砸碎1978年体制的开始

无论怎样解读这次独立运动,老虎君觉得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深深地戳到了西班牙王国1978年宪法所确立的体制的痛处,也是西班牙统治者绝对不能容忍的。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

9月6日,加泰罗尼亚议会在“加泰罗尼亚可以”联盟弃权和其他所有抵制该项法案的党缺席的情况下,通过了独立公投法案。但几小时后,西班牙宪法法庭就宣布其合法性有待商榷,需要等待宪法法庭决定。此后,西班牙政府就展开了一系列攻击性的举措,以避免公投的举行:加泰罗尼亚议会发言人被起诉;法官下令终止加泰罗尼亚以外地区支持公投的公共集会;西班牙检方威胁逮捕加泰罗尼亚700多名支持公投的市长;14名支持独立公投的加泰罗尼亚高官被国民卫队逮捕,并被起诉;加泰罗尼亚全民投票选举团被强制解散,参与活动的成员被威胁处以每天1.2万欧元的罚金。除此之外,西班牙政府下令搜查印刷厂,没收选票和选票箱;媒体被禁止播放关于公投的宣传;公投网站被关闭,连国外镜像都被封锁;发放关于公投的传单的人被逮捕,材料被没收……这一幕是不是特别眼熟(咳咳,老虎君其实说的是巴斯克民众很眼熟←_←)。这一系列的举动可以说是西班牙近四十年来最为严重的对基本皿煮权利的攻击。

面对这样的压迫,支持独立的加泰民众不但没有怂,而且进一步发展壮大。9月20日,正当国民卫队搜查加泰罗尼亚财政部时,五万名群众将大楼团团围住,使得国民卫队20多个小时无法离开。同一天,几千名群众阻止了想要进入人民团结候选人党总部进行搜索的警察。在雷乌斯,在发传单的人受到骚扰之后,更多的发传单的人涌上街头。半自发的抗议运动席卷加泰罗尼亚。为了保证公投能顺利进行,保卫公投委员会纷纷在各地成立。工人阶级开始登场,巴塞罗那和塔拉戈纳的码头工人投票决定阻止满载警察的邮轮在加泰罗尼亚登陆。大学生开始罢课,占领大学校园。

10月1日公投日当天,西班牙当局派出了数千警力以关闭投票站、没收投票设备。而几十万名群众占领了作为投票点的中小学校,从周五晚上就开始举办各种活动,从而保卫投票站所在建筑的开放以及投票的顺利进行。很多农民则自发组成挖掘机小分队,在投票站外组成路障防止警车进入。当天,警方与抗议者和选民发生冲突,30多名警察受伤,893名民众受伤,远远超过一个多月前的巴塞罗那恐怖袭击(一百多人受伤)。即使在这样的紧张对峙中,也有226万多人成功投票(投票率为42%),其中90.09%的人支持独立。很多媒体说这又是一次低参与率、高支持率的公投,可是这所谓的低参与率的背后是警察叔叔强行关闭了400多个投票站(登记选民总数有约70万,如果加上他们,投票率将接近50%),没收了数量难以统计的投票箱。而且,参与投票的人数也超过了2015年加泰罗尼亚大选(近196万人)。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农民伯伯来支持

为反抗公投期间西班牙当局的种种措施,在一些工会和CUP陆续的呼吁下,巴塞罗那在2日中午出现罢工和游行,3日则举行了总罢工,几十万名群众涌上街头,其他各市镇也有数以万计的人走向街头。

而西班牙统治阶级携各路牛鬼蛇神也粉墨登场。西班牙内阁先是颁布法令,允许位于加泰的公司在没有股东的批准下,将公司的名义总部迁往其他地区。加泰罗尼亚的资本家也很是配合,加泰最大的银行CaixaBank迅速决定将其总部从巴塞罗那迁至瓦伦西亚,另一家银行Sabadell也随即效仿。

10月5日,西班牙宪法法院裁决禁止加泰罗尼亚议会于10日就公投问题召开会议,并指出任何违背法庭禁令举行的议会讨论都为“无效”,无视禁令的议会领袖还将面临刑事起诉。此前,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已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批评加泰罗尼亚公投既不合法,也不民主。欧洲老板联盟——欧盟执委会特地前来声援,也发表声明,表示反对分离主义,指出公投不符合西班牙宪法。

西班牙政府表示,如果情况所迫,不排除使用宪法第155条。此条款规定,如果一个自治区不履行宪法和其他法律所规定的义务,或者“严重有损西班牙的整体利益”,中央政府便可接管该地区。就在10日前夕,人民党的国家发言人发布声明,明确提起1934年宣布加泰独立、后来遭逮捕并枪毙的主席Companys,还赤果果说希望“没有人会犯同样的错误,因为犯了同样的错误的人会有相同的命运”。另外,还出现了一些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游行,参加者以人民党和公民党(Ciudadanos)的支持者为主,但也有一些极右翼团体、甚至一些公开的法西斯主义者。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

终于到了10号,普吉德蒙特在加泰罗尼亚议会宣布公投结果的日子。很多独立的支持者再次走向巴塞罗那街头,他们的行动在网络上的标签是欢迎共和国(#BenvingudaRepública)。他们的目的很明确,一是要推动普吉德蒙特宣布加泰罗尼亚共和国的成立,二是要保卫这场被西班牙宪法法院禁止的议会会议。原本的剧本应该是:主席宣布独立,群众欢呼;但说需要时间来协商独立,群众支持;最后会议僵持不下,群众散去。然而会议被延后了一小时,剧本就被临时更改成了文章开头的《八秒钟》。

这一剧本变化充分显示了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政治家的局限性,他们不敢发动自己动员起来的群众,而是将群众拦在加泰罗尼亚议会所在的城堡公园之外,企图让欧洲各国来调解冲突。尽管普主席给出的声明已经尽可能地模棱两可,但西班牙政府却强硬地让他解释清楚,到底有没有宣布独立。这也是动用宪法第155条所必须的。拉霍伊已经在西班牙议会重申,西班牙主权的统一和西班牙民族的不可分割不容协商。跌宕起伏的剧情仍在继续。

从九月以来一次次的剧情说明,加泰罗尼亚独立、甚至仅仅是民族自决权的行使,都是对西班牙1978年体制的革命性冲击。然而毫无疑问的是,民族独立的实现不可能靠加泰罗尼亚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政治家,只能靠组织起来、动员起来的群众。我们已经在多次行动中看到了工人阶级的身影,但他们并没有全面参与到这场运动中。比如,在这次公投中,巴塞罗那和塔拉戈那周边的工人聚居区的投票率明显较低[8]。相比于独立,他们更关心的是取消紧缩政策,解决工作、住房、医疗、教育、养老金的问题。事实上,独立运动的兴起也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要真正与反动的西班牙政府决裂,也必须与反动的加泰罗尼亚政府决裂。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内战期间西班牙的小盆友行共和国礼

事实上,加泰工人阶级争取他们真正诉求的天然同盟并非加泰资产阶级,而是整个西班牙的工人阶级。一个团结的西班牙工人阶级是最有力量反抗政府压迫的。但是,这样的团结必须建立在民主和自愿的基础上。只有西班牙工人阶级和左翼团体对民族自决权(包括分离的可能)给以最大限度的保证,才能让加泰和整个西班牙的工人阶级把民族情绪抛到脑后,才能真正实现工人阶级的团结,来反抗西班牙政府的压迫,和真正打碎反动的1978政制。

注释:

[1] http://news.163.com/17/1011/21/D0GDMTUH0001875O.html

[2]http://ceo.gencat.cat/ceop/AppJava/pages/estudis/categories/fitxaEstudi.html?colId=6288&lastTitle=Bar%F2metre+d%27Opini%F3+Pol%EDtica.+2a+onada+2017

[3] http://catalanmonitor.com/2014/12/02/november-9-referendum-final-results-announced/

[4] http://ceo.gencat.cat/ceop/AppJava/pages/estudis/categories/fitxaEstudi.html?colId=6288&lastTitle=Bar%F2metre+d%27Opini%F3+Pol%EDtica.+2a+onada+2017

[5] 2015年的大选是欧洲民主党应对2014年公投被西班牙政府判定为违法提前举行的,欧洲民主党与共和左翼党组成“一起说是”同盟,相当于一场准公投。

[6] https://www.bolshevik.info/catalan-elections-strong-pro-independence-vote-falls-short-of-overall-majority.htm

[7] http://ceo.gencat.cat/ceop/AppJava/pages/estudis/categories/fitxaEstudi.html?colId=6288&lastTitle=Bar%F2metre+d%27Opini%F3+Pol%EDtica.+2a+onada+2017

[8]BaixLlobregat县(32%)、Barcelonès县(36%)的投票率均低于平均投票率(42%)。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加泰公投与薛定谔的八秒共和国-激流网(来源:微信号“纸老虎”。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