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底,罗广斌在渣滓洞的禁闭室里碰到老上级张国维。张国维被捕前是重庆沙磁区学运特支委员,他对罗广斌说:“我们大多数人可能没法活着出去,但你不一样。你哥哥是兵团司令,你有可能活着出去。所以你要注意搜集情况,征求意见,总结经验,有朝一日向党报告。”

罗广斌牢牢记住了张国维的嘱托,积极结交狱中难友和他们交流。1949年1月17日,是江姐的丈夫彭咏梧遇难周年纪念日,江姐起草了一份讨论大纲,要求大家对被捕前的情况、被捕时的案情应付以及狱中学习情形进行总结,罗广斌从中获得了不少信息。2月9日,罗广斌被转押到白公馆。白公馆里关押的“重犯”中有不少党的干部,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凭着对革命的忠贞,披肝沥胆地向罗广斌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和想法。

红岩烈士们的“狱中八条”-激流网图片来源:红旗日刊

1949年9月,国民党当局开始对关押在白公馆、渣滓洞的人员进行有计划的屠杀,情况变得危急起来。狱中党组织加紧了与狱外党组织的联系,希望能获得营救。民革川康分会负责人周从化认为,如果有人能够出来领路和说明情况,就可以用一定的武装力量突袭白公馆和渣滓洞,进行武装劫狱。

经过狱中党组织核心成员许晓轩、谭沈明等人认真研究决定:由罗广斌去请求“自新悔过”出狱,与党组织和周从化联系,对白公馆和渣滓洞人员进行营救。谭沈明要求罗广斌为了狱中的数百同志“忍辱负重”牺牲自己,罗广斌虽不情愿,但同意执行。许晓轩、刘国鋕、谭沈明用书面形式为罗广斌在狱中的表现作出了结论,对狱中党组织要求罗广斌请求“自新悔过”争取出狱的问题作了说明,并相约不管谁以后活着出去,一定要为罗广斌“悔过”出狱的问题作证。后来,由于形势急转直下,时间也不允许了,狱中党小组决定停止执行这个计划。

1949年11月27日,大屠杀达到了高潮,罗广斌带领白公馆的十几个人越狱脱险。重庆解放后,罗广斌回到重庆到“脱险同志联络处”报到。他不能相信刘国鋕、许晓轩、谭沈明他们已不在人间,他更无法忘记战友在狱中、临刑前给自己的重托!他拿起笔,把那些无数死者生前的强烈要求、真诚的希望、带血的嘱托写成了报告,交给了重庆市委。

这份《关于重庆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分为七个部分。罗广斌在报告一开始写道:“下面的报告是根据集中营里(渣滓洞、白公馆)所能得到的各种零星材料,经过部分同志的讨论、研究而组织出来的……”,接着他将许许多多有价值的史料真实地记录了下来。

(一)案情发展,主要讲《挺进报》事件经过;

(二)叛徒群像,讲刘国定、冉益智等叛变革命原因;

(三)狱中情形,讲狱中斗争情况;

(四)脱险人物;

(七)狱中意见,狱中难友总结的八条意见。

《报告》五、六部分现已遗失。

但万幸的是,第七部分中使人震撼的“狱中意见”被保留了下来

(一)防止领导成员腐化;

(二)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

(三)不要理想主义,对上级也不要迷信;

(四)注意路线问题,不要从右跳到“左”;

(五)切勿轻视敌人;

(六)重视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

(七)严格整党整风;

(八)严惩叛徒、特务。

红岩烈士们的“狱中八条”-激流网片来源:红旗日刊

“八条嘱托”是针对1948年敌人“围剿”《挺进报》事件,以及在此前后的敌人镇压上下川东武装起义而确定的。因为这两件事给四川地下党组织造成了沉重打击。

《挺进报》事件的恶果其实是叛徒造成的。尽管叛徒只有极少几个,但却是位居要职的领导干部。因为这些人的叛变,使重庆的地下党组织遭到摧毁。

他们的叛变是狱中同志深刻反思的最主要问题,面对惨痛损失,他们认识到领导人叛变和组织大破坏,根本的原因是堡垒内部出了问题,党的建设和党内教育的缺失,党员理想信念的淡漠,缺乏激烈斗争的锻炼,少数人脱离监督,滋长了消极和腐化意识。如地下党重庆市委书记刘国定在党内取得一定地位后,私欲膨胀,他曾想利用职务之便,要求掌管组织活动经费的同志借些钱给他做生意。市委副书记冉益智,平常大讲革命气节。在为曾紫霞举行入党宣誓仪式时,刘国鋕领誓,冉益智监誓。宣誓结束后,冉益智着重对他们进行了革命气节教育。但半个月后,冉益智就把这对恋人出卖了。

红岩烈士们的“狱中八条”-激流网片来源:红旗日刊

惨痛的教训,让革命者痛定思痛:“没有学习,没有积极地要求自己进步,没有经常的组织教育”,这是个别领导人蜕化成叛徒的原因。“希望组织上能够切实研究,深入发现问题的根源。经常整党、整风,清除非无产阶级意识和作风,保持党的纯洁性。”

为了把狱中同志们总结的教训转达给党组织,他们相互叮嘱:不论是谁活着出去,都一定要向党报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些革命先烈惦念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党的前途和命运。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红岩烈士们的“狱中八条”-激流网(来源:旗帜日刊。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