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新社按语:把两性的不平等地位归因于女性生理条件与心理状况不如男性,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错误观点。

俄国杰出的女性主义代表亚历山德拉•柯伦泰在《新妇女论》中,通过对原始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妇女社会地位的深刻剖析指出,妇女不能和男子平等的真正的原因,不在于妇女自身特质,而在于她们在社会中负担的劳动性质。

私有财产制产生后,妇女从事的劳动由原始社会阶段的生产劳动逐渐变为辅助性的家庭劳动,女性因此成为男性的附属,所受压迫日益深重。柯伦泰明确指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放妇女,真正实现两性平等。

柯伦泰《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激流网图片来源:慧新社

柯伦泰生平及作品

亚历山德拉•柯伦泰(1872——1952)是俄国杰出的女性主义代表,俄国布尔什维克的劳工革命家、十月革命领袖之一、共产国际妇女工作的杰出代表。

她的主要作品有:小说“恋爱之路”三部曲——《红色的爱》《三代的恋爱》《姐妹》,其中的关于性、恋爱和伦理观念前卫且激进。在小说中,她通过对主人公遭遇的描述,引出了对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及革命后相关的新伦理观念和新道德观念的探讨。

“在西方,她始终是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的精神力量的源泉,人们热情地捍卫她的思想,尊崇她的生平事迹和信仰,并且把她看作是男性统治和官僚主义化的党的正统观念的殉难者。”

柯伦泰《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激流网图片来源:慧新社

《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

柯伦泰的《新妇女论》作为一本理论著作,对妇女问题及相关思想的物质根源的分析,并由此认真详实地批判了“资产阶级的女权运动”的阶级性和不彻底性。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以及倍倍尔的《妇女与社会主义》中的理论和观点影响着柯伦泰关于女性问题的看法。

她认为,妇女的不平等地位的形成,既非出于生理原因,也既非出于心理状况,而是由劳动分工和经济地位决定的。在马克思主义经典妇女理论中就阐述了男女在物质资料生产中的不同地位是导致男女不平等的原因。

柯伦泰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上,针对男女地位不平等问题又提出了她的见解——妇女的社会地位与她们在社会所担负的劳动性质有关。她的著作《新妇女论》全书共分十四章,其每一章节都围绕着这个观点进行论述。柯伦泰按照历史的发展轨迹,一步一步证明这一观点,从而对那些迫使妇女接受不平等地位的观念予以回击。

“妇女的无权利和平等,乃是历史所决定的,妇女的不能独立,必须隶属于男子,在任何时代都是永久地存在的。”妇女不能和男子平等的真正的原因,不在于妇女自身特质,而在于她们在社会中负担的劳动性质。倍倍尔在《妇女与社会》也曾指出,“妇女在生产中的职能和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有着非常密切的有机联系”,因此,柯伦泰坚决指出:“只有靠那种能使她们参加生产劳动的社会经济制度,才能够把妇女彻底解放。”

柯伦泰《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激流网图片来源:慧新社

1.原始社会阶段的妇女地位

在原始社会,不存在男女差别,女性和男性一样,身体敏捷有力;她们同样负责狩猎和采集果实,同时负责保卫族人的安全。女性的特征并未阻碍她们保卫家园的负担。那么这些特征又是何时成为“负担”的呢?

“至于现代妇女肉体上的许多特点——如发达的胸部、纤细的四肢,非常圆满的体态,和软弱的筋肉等等,都是后代妇女把生育作为主要任务而养成的,所以这一切都是后代的成果”。随着人类不断地进化,妇女的身体条件也不断发生变化。

“在当时,丰富的知识都掌握在女性手中。她们能推进人类社会的发展,因此她们“凌驾在男子之上”。

一直到农业经济形态,在农耕氏族中,妇女仍然是主要的生产者。柯伦泰在书中提到,妇女是主要的立法者,是整个氏族的大家长,她们维持着氏族的风俗和习惯。

在农耕氏族社会中,女性的地位高。然而在畜牧氏族当中,男性从事捕猎活动,女性则从事辅助工作,如对猎物的喂养、照料等。她们在体力上已经不如男子,再加上游牧氏族与农耕氏族相比较为野蛮,掠夺是他们获取财富的主要手段。他们掠夺俘虏,将他们作为奴隶,为他们劳动;他们掠夺其他部族的妇女,作为他们的私有财富。这样一来,女性与男性的社会地位之间的不平等已初现端倪。

通过这两种基本经济形态的对比,我们不难发现,妇女承担经济方面的主要职责,其地位高,享有平等权利;反之,就不能享有与男子同样的权利,甚至沦落到奴隶的地位。这充分印证了柯伦泰“妇女的地位,常是依据社会发展的各个阶段中所给予她们的职务而决定的”的观点。

柯伦泰《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激流网图片来源:慧新社

2.私有财产制下的妇女地位

随着劳动分工的细化,妇女逐渐丧失了她们在生产上的意义。私有制的出现,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去追求利益,劳动生产需投入大量劳动力,成为创造价值较低的劳动。在这种情形之下,在农耕氏族社会中占有级高地位的女性的地位就会降低,她们在经济上的地位也就有所下降。

然而柯伦泰并不认为私有财产的产生是导致女性隶属化的直接原因。而是私有财产和阶级的逐渐分裂,使女性在生产上的职务降低。“妇女隶属化的关键,是在性别的劳动分工上——男子担任生产劳动,妇女担任辅助劳动”;且这种分工方式愈明显,对妇女的束缚也就愈加重。“私有制占统治地位就注定了妇女遭受男人压迫。此后随之而来的是轻视,甚至蔑视妇女的时代。”

柯伦泰进一步揭示了私有财产制对妇女地位的影响:第一,私有财产制将以氏族为单位的共产经济,分成了个体的私有经济。这种经济形态,进一步束缚了家庭的劳动者——妇女。作为非生产性劳动,家庭劳动不能创造价值,无法带来经济效益,与从事生产性劳动、创造财富的劳动有着天壤之别。

妇女长期脱离了生产劳动,被禁闭在家爱的家庭以内,她们已不是氏族的共同母亲;而是握有主权的丈夫的妻子、奴婢、厨房管理者,终日做家庭的洗涤、织布、缝衣、煮饭……等工作。”女性从事的家庭工作,被认为是辅助工作,她们只是为从事生产性劳动的男性服务的。

柯伦泰《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激流网图片来源:慧新社

3.封建社会中的妇女社会地位

到了封建社会,女性的地位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卑微。她们从“厨房的管理者”,变成了只是替丈夫生育家族后代或家族继承人的“机器”,沦为男人的玩物,有些女性甚至以娼妓的形象出现。由于妇女在经济上没有任何地位,她们成为了社会的“寄生虫”。

柯伦泰还对封建社会下不同阶级的妇女生活状况分别进行了考察。

封建领主等有产阶级的妇女地位相对较高,她们既是“生产的组织者”,又是“领主和庄园的妻子”,受人尊敬,同时她们也有维系家系的义务。她们看似有着高贵的地位,但她们仍然是丈夫的所有物,不具备独立的人格,更无法成为一个主体。

我们可以通过婚姻来分析这种现象。未婚少女没有任何权利支配自己的意志和命运,她的父亲才是她命运的操纵者。“婚姻乃是家族利益的拥护者的工作,结婚并不根据互相的爱情,而是根据纯物质的投机念头,娶媳妇是要藉此增加财产,扩大领地”。婚姻的意义在于家族的利益,女性是家族利益的祭品。

此外,女性也是为男性家族繁衍后代的工具。在婚姻关系中,男人可以为了家族的利益任意处置。尽管这些女性都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但是这些都是为了能够胜任“贤妻良母”意志准备的。

上层社会的女性生活状况尚且如此,占社会大多数的女性市民和农村妇女又会是怎样一番境遇?在当时尽管农民成为人,具有独立的人格,但他们仍然受到封建领主的盘剥。农妇也和男人们一样,早出晚归,辛苦劳作,她们既没有权利,也得不到尊重。

贵族对于农妇蛮横残暴,“为了安慰自己上面的武士和贵族,常常征集了农民的姑娘,到酒席上来任他们调戏,如果不幸农民的妻子被主人所宠幸时,主人可以很容易地把她的丈夫从小屋中逐出,而自由地玩弄他的妻子”。柯伦泰愤慨道:“这真是黑暗而残酷的时代!”在普通农民社会中,私有财产制也将农妇的权利剥除的一干二净。

女市民主要指从事手工业的女性。她们参加劳动,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她们参加了可以直接增加财富的生产劳动,因此,她们和贵族妇女相比,较为自由。然而这种自由也仅仅是相对的自由。因为大多数的妇女仍然依靠男性而生存,做着繁重的家庭劳动。妇女依然是没有权利、没有地位的客体。

柯伦泰《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激流网图片来源:慧新社

4.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妇女地位

资本主义经济逐渐发展,资产阶级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这为妇女解放斗争奠定了基础。

在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初露端倪之际,家庭手工业有所发展。但是妇女仍然无法摆脱丈夫的束缚,无任何权利。不仅如此,她们还要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和生活。无限制的增加工作时长,得到的不是高额的回报,而是微薄的报酬,这使得她们的生活状况愈加恶化。为了养家糊口,她们不得不出卖肉体。

直到新兴资产阶级出现,妇女的地位也没有得到改善。资产阶级妇女依旧沉浸在享乐和欢愉当中,继续充当男人的玩物、点缀、附属物,她们似乎离独立的人格越来越远;而下层的劳动妇女则被繁重的劳作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个时期,财富向富人聚拢,穷人只得无奈地接受着富人的盘剥。

在文艺复兴和改革时期,妇女积极参加内战,争取权利。尽管在这个时候,妇女依然没有摆脱无权利、处于男人束缚的枷锁,“但是妇女却以伟人的资格,登上历史舞台,甚至负起了外交使命。”在这期间,女性开始接受教育,出现了一些女性学者。少数妇女也踏上了追求独立的道路。

然而,勇敢的追求独立的女性只是风毛麟角。由于绝大部分的女性仍在她们的父亲和丈夫统治之下。“妇女在国民经济生产方面,实际上没有平等的价值”,社会也就不承认妇女的平等地位与权利。手工作坊的发达导致了对熟练工人的大量需求。女性细心且单纯,因此她们就成为了这些作坊的主要劳动力。

她们在简陋的工厂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机械地劳动着,无声地等待着手工业作坊业主和经济人的压榨。在手工作坊工作的女工,是无产阶级,是资产阶级看不起的群体。让她们加入了无产阶级队伍当中,“平等地负担着无产阶级的痛苦和权利,使她们具有获得解放的可能条件”。“妇女平等权,只有在全体劳动人民获得了自己的权利,获得了政权,才能把它取回来”。

资本家肆意榨取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大量农民涌入城市,使得劳动力出现过剩,导致失业人员增加,这其中就有许多工场的女工。如果她们找不到其他工作,除了卖淫则别无选择。“在妇女的工资劳动者的背后,站着一个所谓卖淫的黑影!”

多重原因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存在:妇女劳动力价格低廉,使得工场业主愿意雇佣女性,致使女性手工劳动者增加;资本家的不认可,女性只能在手工工场里工作;男人养家,男人是家庭财富的主要获得者;缺乏熟练的妇女劳动,岗位少,大部分女性没有接受过教育,也无法掌握较为高端的继技术,只能在手工工场从事低端的工作。

倍倍尔在《妇女与社会主义》中对女性的教育问题给出了他的看法:“如果连续几代人,妇女和男子都接受同等教育,学习各种技能和学科,那么,情况将有所不同。”“那么,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改变他的生存条件,即改变他的社会状况,也会改变人本身。”

妇女参加劳动,对社会财富有贡献,却在政治、法律上无法得到认可,仍然是男人的附庸。这导致了妇女问题的出现。

妇女问题主要是关于工资和妇女从事真正的劳动的问题。柯伦泰对妇女问题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妇女参加生产的人数既渐增加,经济的独立程度暨渐提高,使她们更加深刻地感觉到自身在家族中是个孤立者,在社会上是不平等,在国家是无权利者。……妇女既参加各种生产部门,但在社会上、政治上,仍旧是无权利,而且仍隶属与男子——已经不是她们的给养者的男子。所谓的妇女问题,便由这种矛盾而发生了”。

她开出了解放妇女的“良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放妇女。“我们知道:妇女无权利的原因,是在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是在于建立在私有财产与个人经济之上的资产阶级社会的阶级分裂中。我们既明白了这原因,就可以明白铲除这原因所应走的途径。妇女的不平等和隶属性……只有社会主义战胜了资本主义的时代,才能够彻底铲除的”。

柯伦泰对原始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妇女社会地位进行了深刻地剖析,不断强调,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不平等地位的根源在于劳动分工和经济地位。在对不同社会时期的妇女地位进行批判之后,柯伦泰明确指出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放妇女,实现男女的真正平等。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柯伦泰《新妇女论》中的女性观-激流网(作者:王萌萌。来源:慧新社。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