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评注完若羽《进退维谷的阐释学》的下半部分以后,828日,又看到托派公众号“惊雷”上推送了一篇曼德尔(上世纪托派第四国际的重要领导人之一)的理论短文《先锋党》。我发现《先锋党》的理论错误和理论歪曲与若羽的《进退维谷的阐释学》后半部分十分雷同,有些地方甚至更具有欺骗性。我因此打算谈一谈曼德尔的这篇《先锋党》,并从列宁主义的角度予以批驳——要知道,托派一向喜欢搬出列宁主义的“题目”(如先锋党,如列宁主义),而实质上却是兜售他们托洛茨基主义的私货的。果真要谈托洛茨基主义,那就正大光明的谈,为什么要一面搬出列宁主义的旗帜,一面又在背地里躲躲闪闪呢?下面,我们就来看看,第四国际的领导头头如何也在进行这种躲躲闪闪的勾当。

一、曼德尔《先锋党》的逻辑结构

曼德尔首先从“社会主义革命的特点”谈起,一直谈到“工人民主作为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绝对必要的前提”。我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问题,但曼德尔的文章十分浮夸,明明连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都搞不清楚,却好像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一样,夸夸其谈地说了一堆。——你说我这是派别攻击?很好,我就来梳理一下曼德尔的论述思路,看看曼德尔和列宁比较起来,是不是连布尔什维克的入门ABC都没有达到。曼德尔说了什么呢?

为什么托派喜欢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帜兜售托洛茨基主义的私货——评曼德尔的“先锋党”理论-激流网埃内斯特·曼德尔

1.曼德尔首先谈论“社会主义革命的特点”,举出两个条件:(1)计划性;(2)群众高度的主动性和组织性。

2.曼德尔接着又谈“工人运动的特点”,举出两个方面:(1)阶级意识或阶级的觉悟水平;(2)阶级活动或阶级的战斗性、斗争性水平。他指出这两个方面都存在着发展的所谓不连贯性、中断性、非持久性,从而“不平衡性”。这个“不平衡性”自然又是生拉硬拽,非要和托派历史观扯上关系不可,所以问题的实质还没有搞清楚,曼德尔们就又开始火急火燎地“宣布”不平衡是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了(对于我们而言仅仅表现为现象和结果的东西,到了托派那里就成了“世界观”和“历史观”的“一般规律”)。

3.把“社会主义革命的两个特点”和“工人运动两方面的不平衡性”比较一下,曼德尔就能“立即得出”——哈哈,多迅速啊,多简单啊,这不是小儿科吗?原来列宁主义的建党理论都是这么一些常识,亏列宁当年还搞得那么严肃、那么一本正经哩!——先锋党之所以必要的结论:既然群众自己不能自动满足“计划性和高度主动性、组织性”,那就总要有人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嘛,这样解决的组织就成了先锋党或先锋组织。

在此,列宁所说的“工人运动的自发性”和“社会民主党的自觉性”的原理全部喂狗了。曼德尔先是承认工人自发只能产生工会意识,然后承认这种自发意识和自发斗争对工人而言也是具有基础性作用的,然后承认自发意识和自发斗争两方面都具有“不平衡性”,也就是工人阶级不能总是保持战斗状态和觉悟情绪上的高昂状态(非持久、间断)……曼德尔承认了这一切,就是忘了提一句所有这些同社会民主党的自觉性之间有什么关系。相反,他用意识发展和斗争发展的所谓“不平衡性”这一莫名其妙、华而不实的“结论”,取消和代替了工人自发不能产生出社会主义意识的这一明确结论。他这样自顾自地取消问题、偷换问题以后,曼德尔就说什么,假如问题只是因为不能保持、不能连贯、不能持久,那么有一波人能够保持这种连贯、这种持久,不就可以了吗?(从这里开始曼德尔就埋下了崇拜自发性、模糊自觉性的祸根。埋下了动摇党、瓦解党、分离党、贬低党、不信任党的祸根。)

4.曼德尔就自作聪明地把先锋党的“作用”归结为两个:(1)保持经验上和认识上的连续性、一贯性,不使前一阶段高潮取得的经验因为中断而失落,免得之后又要从头做起;(2)把横向各部门、各战线、各区域、各领域、各国家的经验和认识进行“集中”,以求达到认识的全面性、整体性。

所以,一方面是纵向时间上的经验连续,一方面是横向空间上的经验汇集。曼德尔所谓的“先锋党”实际上就是这样国际性的工人运动的“总后勤服务部”、“总秘书处或总书记处”。你们不能持久嘛,我帮你保存和坚持下去不就可以了?你们都只是一个片面的嘛,我帮你们提供一个平台、一个组织,大家汇集到一起,互相交流、整合经验,这不就行了吗?(他居然把这个叫先锋党、先锋队、先锋组织!简直是笑掉大牙了。)

曼德尔为此还提出了在我看来简直可以名(yi)垂(chou)青(wan)史(nian)的论断:“集中”到底意味着什么?集中是经验的集中、知识的集中和对实际斗争的总结的集中。……我们并不把“集中”这个词首先看作是组织上的问题,而且它也丝毫不是作为行政手段所必需的。它是一种政治原则。——再也看不到比这更能玩弄字眼、玩弄高调、玩弄“政治原则”的空谈的“理论”家了!集中是一种政治原则,而集中的政治原则居然没有要求一种集中的组织原则,特别是,它居然只要求集中经验、知识和教训,而不要求集中行政手段、集中组织!——这家伙难道在说疯话吗?而曼德尔居然把这一点当作自己的“理论”创新,而托派翻译人员在“译后记”中又紧跟着拍了一通曼德尔关于集中制“高见”的马屁。

为什么托派喜欢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帜兜售托洛茨基主义的私货——评曼德尔的“先锋党”理论-激流网托洛茨基

真是让人想到:鹏举九万里,虫豸可知乎?

5.谈了先锋党(总后勤服务部)的“两个作用”以后,曼德尔又补充了先锋党得以成立的几个前提,那就是自我标榜是不行的,一定要获得群众、进入实践、能够长久的“坚持”下去。只有这样才能从一小撮核心,最后发展为拥有群众的先锋党。

曼德尔在这一段的问题是什么呢?是他完全回避了自觉性和自发性的前提性问题,所以忘记了,在争得群众之前、在获得群众的最终检验之前,像列宁主义还是托洛茨基主义、马克思主义还是非马克思主义这种原则路线上的分歧早就充分暴露了!首先是原则和路线上的正确,然后才是能够深入和争得群众。曼德尔不谈先锋党在思想政治上、组织策略上的原则路线的根本问题,只讲“自我标榜”的先锋组织是不存在的,强调先锋组织一定要有群众的和实践的以及能够长久坚持的品格,这就有用“群众检验和实践检验”的空话,来回避“原则斗争、路线斗争”的危险,用庸俗的实践主义来瓦解理论原则的虚无主义危险。例如发出这种论调:别自我标榜了,大家不是都没有获得群众的检验吗?可见我不是先锋组织,你也不是先锋组织,谁对谁错,还不一定呢!——这就是庸俗的实践检验论,好像过去的和正在发生的实践不足以证明什么,好像全部历史经验和社会生活不能证明什么,一定要发展到最后的、成王败寇式的、不到黄河不死心的那种“决定性实践”的最终时刻,才能证明谁对谁错一样。事实上,正确和错误早在决定性时刻到来之前就已经分化出来了,区别不过是有些人要固执己见、冥顽不灵、不见棺材不落泪、想投群众的暂时落后和局面的暂时不开展之机罢了。所有那些浮在表面上的“派别”,都是这种投机分子、取巧分子,而随着运动本身的发展,他们一定会被扫除干净的。

6.谈了先锋党成立的群众性条件以后,曼德尔又转入了党和群众、党组织和工人组织之间的关系问题。由于曼德尔根本回避自发性和自觉性,所以在他那里,先锋党根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实际上的内在必然性的优先地位(即没有群众自发性“要求”党的自觉性的那种领导地位上的优先性,而只有党不能“凌驾”、不能“强加”、党“只能”说服、“只能”影响、“只能”严格以群众组织的独立自主与自我需要为限)。曼德尔们为自己的“尊重”精神感到陶醉,瞧,我们不会“凌驾”、不会“强加”,我们严格以群众自我组织的独立性与需要为限!——可见这帮家伙多“民主”啊!多“亲切”啊!多么“谦逊有礼、温文尔雅”啊!

在曼德尔的通篇论述里,“先锋党”不过是横向经验和纵向经验的“总后勤服务部”,先锋党和其他群众的“自我”组织比起来,丝毫没有任何优先性和特殊地位。先锋组织也是组织,群众自我组织也是组织。两种组织有什么差别吗?党对群众、对群众性组织,有什么领导权或优先地位吗?

曼德尔甚至搬出早在《共产党宣言》中就申明了的真理,即“共产党人或工人阶级的先锋党没有和工人运动的整体利益所不同的利益”。然而,党没有不同于工人阶级整体利益的特殊利益,这是不是说,只有工人阶级的群众性“自我”组织才是代表工人阶级整体利益、一般利益或根本利益的呢?是不是说,无产阶级群众的自发组织,就自动体现了无产阶级的“整体利益或一般利益”呢,因此,是不是说,有党没党,是否坚持自觉性对自发性的领导地位,这些都无关紧要了呢?

所谓“党没有不同于工人阶级整体利益的特殊利益”,这句话仅仅是指“党群一致”、“党群紧密联系一致”的关系原则罢了。然而,曼德尔们却企图从这里走的更远,想要取消或者说极大地削弱和模糊党的领导,把“工人阶级整体利益”自动等同于苏维埃群众组织的自我利益,等同于工人“自我”组织的种种利益。于是党没有特殊利益,变成了党没有和苏维埃、和工人群众组织的团体利益不同的阶级利益。在“党还是群众组织更能代表无产阶级的整体利益和根本利益”的问题上,托派竟然怀疑起党来,把“最高级的”群众组织,苏维埃组织等等,看作工人阶级“整体利益”的直接化身、天然化身。所以苏维埃代表了工人阶级的整体利益、根本利益,苏维埃代表了工人阶级!而党则只能做个苏维埃内部的积极建设者、积极助手,只能严格以苏维埃的独立性和自我组织、自我意识、自我需要为限!——于是乎,还要什么党的领导呢,当个苏维埃的秘书和跟班不就可以了吗?全部交给苏维埃组织来“自我”决策、“自我”完成,不就可以了吗?

为什么托派喜欢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帜兜售托洛茨基主义的私货——评曼德尔的“先锋党”理论-激流网图片来源:网络

不要“强迫”群众干“他们自己不想干”的事情——托派是这么说的,当年俄国的经济派也是这么说的,而列宁和火星派、政治派的布尔什维克们看来就是要“强迫”群众干“他们自己不想干”的事情。——罪孽啊,怎么有如此凶恶的政治派和布尔什维克党人啊!于是乎,我们就要问一句,什么叫“群众自己不想干的事情”呢?什么叫“群众自己想干的事情”呢?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必然性决定自由意志。还要空谈什么“群众想干”和“不想干”的事情呢?……例如,资本主义是不是“群众自己想干”的事情呢?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又是不是“群众自己想干”的事情呢?工贼是不是“群众自己想干”的事情呢?党又是不是“群众自己想干”的事情呢?

党没有不同于工人运动整体利益的特殊利益,所以党群紧密联系一致,党就是工人群众的一分子,党不是什么非工人的东西(好比拿一个军队的主力部队和先头部队来做比喻一样,先锋队不是牧羊人,而就是所有参战的战士之一,先锋队只不过是处于先锋位置的部队,它对整个主力、整个军而言,都不是什么外在的、异己的、不可理解、不可理喻的东西)。

工人运动自发不能产生出社会主义意识,所以在党群紧密联系一致的一般原理之外,又要加一个坚持党的领导的基本原则,坚持党对群众自发组织和群众自发运动的领导地位和领导作用。

党群紧密联系一致、党的领导、党领导下的无产阶级专政(苏维埃专政),这就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三大基本原则或政治上的基本保障。而托派却仅仅搬出一个“党群一致”,而且还把“党群一致”歪曲为“党没有同苏维埃团体利益不同的整体利益、根本利益”,从而模糊和消解党的领导的原则地位,把党变成了苏维埃群众组织的助手、跟班、服务员和后卫队。这就是曼德尔们的“工人民主、社会主义民主、人民民主”的真实意义。

所谓“工人民主”,就是群众性自我组织的独立性和绝对自主地位,一切以群众自我组织为根本、为中心,绝不超过群众自我组织的范围,绝对以群众自我组织的独立性和自我需要为限。这就是“工人民主”的全部意义。

7.了解了以上一切以后,曼德尔《先锋党》中的什么“精英把持”、“无所不知的领袖”、“仅仅作为社会变革的工具”、“真实角色”、“绝对没有人能单独胜任”、“领导人的伟大智慧”、“不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完美的和最终的教条”、“不相信马克思主义是一本尘封了的书”、“仅仅凭记忆来说话的鹦鹉”、“仅仅输入计算机就想取得现成答案”、“马克思主义永远是开放的”(哦,开放的!无限开放为曼德尔、开放为托洛茨基、开放为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新的经验和新的事实”、“没有永恒真理”、“没有人能通晓一切”、“永不犯错的中口委员会”、“没有人能代替工人阶级的集体努力”、“预先掌握所有真理”、“始终都要”、“新经验”、“用批判的方式”、“做反复的检验”、“比较和变通”……所有这些词句都是要做什么呢?不过是在污蔑和歪曲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的先锋队理论罢了!能够认知被歪曲为无所不知,能够胜任被歪曲为不可能单独胜任,有确切的不容修改的客观真理性内容被歪曲为不是一本尘封了的书,要求坚持原则和坚持党的领导地位被歪曲为凭记忆说话的鹦鹉、歪曲为没有一个永远正确的中口委员会、歪曲为没有人能代替工人阶级的集体努力、歪曲为预先掌握所有真理、歪曲为要反复检验、比较和变通云云,最搞笑的,是歪曲为集中首先不是一个组织原则,而是一个政治原则,并且和组织上的集中没有任何必要性上的关系!

原谅我没有再逐段逐句的“批注”曼德尔的全文吧,果真批注起来那是相当长的。尽管如此,光是简单看看上面罗列出来的说法,还是可以知道曼德尔《先锋党》的这篇文章到底是多么浮夸、多么自大、多么自以为了不起、多么自我标榜为“工人民主”、标榜为民主和正义。

至此,曼德尔说什么:

工人民主不是一种仅仅为了表达对它的抽象公式的真诚的奢侈品,绝对不是!它是社会主义革命能够取得胜利的绝对必要的前提。

我们也就懂得要一笑置之了。工人民主决不是“奢侈品”——原来托派潜意识里也懂得这个口号到底有多“奢侈”、多“荒谬”吗?——是啊,工人民主决不是奢侈品,而是社会主义革命能够胜利的“绝对必要”的前提。所以党的领导呢?所以无产阶级专政呢?把党群紧密联系一致、党的领导、无产阶级专政,拿来和“绝对必要前提的”“工人民主”的口号比较一下,我们就晓得,这里面完全是无政府主义的、工团主义的偏见和情绪。工人民主就是事实民主,事实民主就是党群一致、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没有党群一致、党的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的“工人民主”是什么玩意儿?这一点难道还要再有疑问吗?

够了,就像剩余价值理论对资产阶级而言永远是一个难解的“谜”一样;列宁主义的建党理论对于托洛茨基主义者而言也是一个永恒的“谜”。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遥远,你是永远叫不醒一个硬要装睡的人的。

二、列宁主义的回答

用列宁主义回答曼德尔《先锋党》中的各个问题:

1.社会主义革命的特点不是“计划性和群众的高度主动性、组织性”,而是革命性和科学性的统一。社会主义革命是第一次要求完全科学性的革命,而以往历史上的革命,都只要求幻想和激情的辞藻华丽(没有办法,过去历史上的革命受限于自身的历史发展条件和狭隘的阶级社会内容,无法正确的、科学的认识到和理解到自身运动的真实意义,而总是用幻想和夸张来不自觉的催眠、麻痹自己,以便于真情投入和入戏);其次,以往一切革命不过是用一种剥削代替另一种剥削,用一种压迫代替另一种压迫,用一种少数人发财致富的条件代替另一种少数人发财致富的条件,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消灭剥削、消灭压迫、消灭一切阶级的和私有制的根源,以便最终解放全人类的革命。因此,社会主义革命是最彻底的革命和最彻底的科学的统一。社会主义革命归根结底,只能是无产阶级改造现实的自我解放运动。

为什么托派喜欢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帜兜售托洛茨基主义的私货——评曼德尔的“先锋党”理论-激流网列宁

2.工人运动的特点不是“意识发展和斗争性发展的这不平衡、那不平衡”,而是工人运动自发不能产生出社会主义。既然根据第一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是科学。那么,科学就要求人们去主动钻研、主动研究、主动掌握好和发扬好它的一切。而这种社会主义的全面自觉意识,这种科学,难道是自发工人运动就能产生的吗?这里跟什么高潮、低潮、什么周期性、螺旋性、什么持久性、非持久性没有任何关系。再高潮、再持久、再慷慨激昂、情绪热烈,也不可能自发产生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科学,科学需要自觉研究、自觉武装,需要把全部活动建立在理论自觉的认识基础之上,非此不能产生和发扬和真正壮大和实现社会主义。因此,工人运动不能自发产生出社会主义,尽管工人运动自发能够产生出伟大的壮举(并不总是工联斗争,也会导致革命,导致巴黎公社那样的起义,但由此也就可以看到,这种自发性的壮举,无论如何不能达到自觉性的社会主义)。因此,联系于前面这点,就有了自发性要求自觉性,工人运动的自发性要求社会民主党人的自觉性,群众的自发性要求党的自觉性的领导地位的原理,即《怎么办》的根本性原理。没有这个原理,就不要来谈什么先锋党了,去办你的总后勤服务部吧!去办你的纵向经验和横向经验的总和、集中吧!《怎么办》的根本原理是自发性和自觉性的关系原理。党就要建立在社会主义阶级政治意识的全面自觉性的基础之上,而绝不能有丝毫动摇和模糊之处,从而倒向“崇拜自发性”的泥潭。——注意,再强调一遍,自发性本身不是洪水猛兽,相反,已经说过,自发性本身丰富多变、革命而进步、蓬勃而有生气,“自发性和自发性比较起来也有不同”,自发性同样可以产生伟大壮举,或者说,历史上没有哪一次群众性的伟大壮举是没有自发性作为广泛根基的。问题不在于自发性,而在于对这种自发性的“崇拜”。不在于群众的自发生活和自发运动本身,而在于有社会主义全面自觉意识的共产党人,在于每一个有着实际工作和实际岗位的“党员代办员同志”、“基层工作者”、“社会民主党的骨干”,在于这些人是否认识到“自发性要求自觉性”、“自发性加于自觉性的领导地位和责任义务”。在于这些人是否担当起了群众自发性加于他们身上的自觉者的责任。所以,这里又一次可以看出,那些说什么自觉性是对自发性的凌驾、强加,说什么党“凌驾于”群众、“强加于”群众的论调,该是有多么庸俗、多么滑稽可笑。

3.由社会主义革命的特点和工人运动的特点比较起来,得出结论,党之所以必要,恰恰是因为社会主义是科学,而群众自发运动不能自动产生出社会主义,要想确立这样的社会主义,必须把活动建立在高度的社会主义阶级政治意识的全面自觉性的基础之上。因此,“全面自觉”,这就是党的思想建设的基础,就是思想上入党的基础。

4.因此,党的作用也决不是曼德尔的那种小儿科的幼稚园似的把戏。党的作用首先是在全面自觉的基础上,领导全面思想斗争(不是指理论对象的斗争,而是在思想上同现实经济对象、政治对象、阶级敌人对象作斗争,所谓揭露和鼓动的思想斗争形式)、全面阶级斗争,其次是建立民主的、集中的(恰恰首先是组织原则上的集中制)、尤其是职业革命家的组织,再次是政治机关报和全国代办网的实际着眼点、入手点【当然,不同国家由于历史条件的不同,建党的具体途径和具体着手之处也是不同的,但总的原则是一致的,抛开武装斗争不谈的话】,最后是合法与非法、地上与地下、改良与革命、进攻与后退、选举与非选举、议会内与议会外,多种斗争手段与斗争形式循环交替、综合运用,原则上坚定、策略上灵活,全面的、科学的、革命的、战斗的,群众性的先锋党。

5.在党的成立条件上,除了曼德尔也强调过的“一定要能实际争得群众”之外,列宁同样强调前提性的、根本性的一点,那就是在“实际争得群众”之前,你得是全面自觉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而不是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经济主义、孟什维主义、托洛茨基主义、社会护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等。如果以为在“实践检验”之间,连基本的原则性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也无从检验、无从分辨,那就是唯心主义、虚无主义,是空谈“马克思主义不是一本尘封了的书”,是空谈“马克思主义永远是开放性的”,是空谈“新的经验和新的事实”等。而曼德尔恰恰有这种空谈“实践品格”的倾向,想偷偷塞进自己的托洛茨基主义作为先锋党的思想政治路线的实质,而用“大家都要争得群众”来为这种混淆是非的行为打掩护。

为什么托派喜欢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帜兜售托洛茨基主义的私货——评曼德尔的“先锋党”理论-激流网图片来源:网络

6.最后,在工人分化的问题上,列宁从一开始就提出了无产阶级先进部分、中等部分、落后部分的分别,提出了“阶级的先锋队和阶级的后卫队”的区别,如五金工人是整个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而纺织业工人和印刷业工人则是整个工人阶级中的后卫队等等,而无产阶级又是整个被剥削群众的先锋队……诸如此类,不过是对每一种社会存在都用“主力-先锋-后卫”的军事譬喻上的关系去加以思考和验证罢了。而曼德尔恰恰没有这种“主力-先锋-后卫”的辩证一体的逻辑,而总是倾向于把先锋党、先锋组织,当成是工人阶级之外的某种“第三物”。好像先锋队不是主力的先锋队,而是外来强加的某种牧羊人或老爷似的。

7.这样一来就到了党和阶级、先锋队和群众、党的组织和群众“自我”组织(尤其是苏维埃组织)之间的关系问题了。这个关系前面已经论证过,党密切注意并鼓励群众自发运动和自发组织的每一开展,这也是群众创造力和伟大壮举的方面;同时,党通过群众组织做活动,但党也坚持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意识的自觉性和全面领导,坚持党对工人阶级自发运动和自发组织的领导地位。因此,党没有不同于工人阶级整体利益的特殊私利,在这方面说,党群紧密联系一致;其次,党代表工人阶级的整体利益,而工人自发不能产生出社会主义意识,所以党坚持党的领导地位;最后,党群一致、党的领导,归根结底是为了无产阶级专政,为了消灭阶级、消亡国家、最终建立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共产主义社会。因此,党群一致、党的领导、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工人事实民主而非形式民主的表现。工人阶级的事实民主就是党群一致、党的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就是不会有与这三项原则相冲突的民主。而曼德尔们的所谓“工人民主”则不过是否定三大原则的“纯粹民主”、“绝对民主”、“形式民主”,是动摇和削弱三大原则的小资产阶级无政府主义的民主,是崇拜自发性的经济派民主、孟什维克民主罢了。

三、译后记的吹嘘

在了解了曼德尔的观点并比较了列宁的论述之后,再看托派翻译人员写的“译后记”,就很有一番味道了。什么评论都是画蛇添足,我就摘几段作为结尾吧:

曼德尔《先锋党》译后记

/TH

这篇文章是根据曼德尔在加拿大的一个研讨会上的演讲材料整理而成的。……翻译后的文章仅有区区几页,但其内容很具有历史感和现实感。在这篇文章里,辩证法得到了最充分的运用,而这种关于矛盾的学说同具体历史材料的结合又发展为对国际工人运动史的历史唯物主义分析(众所周知,历史唯物主义是唯物辩证法在人类社会和历史中的具体运用)。曼氏在其中只列举了少量的史例(德国和俄国),但如果结合韩国工人和学生的斗争历史来看,这种从实际经验总结出来的一般理论所具有的前瞻性和普遍性不禁让人叹服。

……

列宁在《怎么办?》中所解决的是一个政党如何在非法条件下进行活动,他并没有打算提出一个关于先锋党的一般理论。其他经典作家对这个问题也没有过详细地、系统地论述,这无疑是马克思主义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个重大缺陷。佩里•安德森在他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的后记中指出了列宁的学说所存在的三个缺陷,其中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先锋党理论的。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因为它需要研究者不但具备较高的理论素养,更要有丰富的实践和斗争的经验。

……

贯穿整篇文章的是曼德尔在这个问题上对不平衡发展规律创造性的应用。不平衡发展规律(lawsofunevenandcombineddevelopment)是自马克思开始就知道的关于资本主义发展过程特别是理解帝国主义时代整个世界发展过程和动力的一般规律。简单地说,资本主义将世界上各种具有不同生产方式和发展水平的国家与民族纳入到一个统一的世界市场中,与此同时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也存在着剧烈的分化,它们之间既有趋同又有对立,也就是矛盾的发展过程。这个规律使得理解社会主义革命为什么首先在最落后的俄国发生以及中国革命的成功成为可能。

……

其次是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按照惯常的理解无非有如下三点:1、决策前(充分)民主地讨论2、决策后少数服从多数(行动上)3、多数要尊重少数的权利。这是民主集中制的ABC,但同时也只是组织进行决策与管理的一种形式和手段。

曼德尔指出,民主集中制中的“集中”并不是行政管理所必需的,所谓的集中是经验知识以及实际斗争的总结的集中。没有这种集中,运动就会陷入部门化和分裂的危险。

确实,如果只是把民主集中制理解为上述的“三段论”,那么它就只能被当作一种手段,但这样一来它的“目的”的方面就被忽略了。……如果考虑到民主集中制带来的社会或政治后果,那它就是一种政治原则不仅仅是行政管理的手段。民主集中制是组织原则(手段)和政治原则(目的)的统一,前者服从后者,但它绝不是抽象的公式,只能在具体的环境下讨论具体的问题时用具体的方法来确定究竟需要民主多一些还是需要集中多一些。

进一步地,民主集中制对于一个组织必须要解决辈代的问题,就是如何通过它来解决这样一种矛盾:年长一代由于获得一定成就所导致的保守化和年轻一代由于缺乏经验和阅历而导致的激进化。组织中的每个人或每个部门的生活、工作环境以及平时接触到的人群不尽相同,对社会和组织的看法和判断也总会有不同,如果不能真正地把各自的经验和知识集中起来并对这些内容进行整理加入到组织的纲领和共同目标中去,民主集中制也只会流于形式而失去生气。

《先锋党》及《译后记》全文链接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为什么托派喜欢打着列宁主义的旗帜兜售托洛茨基主义的私货——评曼德尔的“先锋党”理论-激流网(作者:何宇。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