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我恨日本人,但更恨中国人》骗了!-激流网日本兵今村守之拍摄的松江慰安所。苏智良供图

在《二十二》引起关注的同时,一篇题为《我恨日本人,但更恨中国人!》的“慰安妇口述”稿在网上火速传播。

不少人被文中的语句震撼:

我恨日本鬼子,这不假;可你知道,我更恨的是谁吗?是我们中国人,具体点说就是我们村里的人;他们比日本鬼子伤害我的还深,还让我受不了。日本鬼子本来就是我们仇人,恨是当然的;可村里的人连亲带故,大大小小都出不了五服,不是同宗也是同祖,可他们待我们是最没人情味的。日本鬼子糟蹋完我们后,还要给一顿好饭,还要休息几天,可他们随便在我们的心上大小便。”

然而在转发与感动同时,也有网友对该口述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老人家的口述回忆会如此清晰且文笔斐然?文字煽情的痕迹是不是太重了?文中为何不提是哪位“慰安妇”幸存者?

就此,澎湃新闻记者上网查阅该文章的原稿,发现天涯论坛2011年的一篇转载涉及该文初发时间——“1992年11月18日”。天涯上的信息仅说明此文是调查手记,源于1992年,还说“被害人姓名隐藏”,但文章更进一步的出处来源依然无从可知。

别被《我恨日本人,但更恨中国人》骗了!-激流网

“这篇文章非常有问题。”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告诉记者,文中有讲述者说的一句“解放四十多年”,和“1992年”这个时间点比较吻合。“如果真是1992年的口述稿,那么这应该是伪造的,因为1992年时刚有幸存者愿意站出来。”

“这个文笔也不可能是受害者自己的讲述。我们前后访问了两百多个老人家,我们很清楚她们会如何讲述。”

苏智良举例,文中有一句“如果他们(指邻村男人)能够站出来承担打死日本鬼子18人的责任,我们也可能不会成为日军的随军妓女”。

“一个农村老太太在1992年会说出 ‘随军妓女’这样的词吗?”

又比如“他们就是不吭声,日本鬼子也利用了中国人这个怕死弱点,大开杀戒,单个单个地毙这487人,尸首堆成个小山,全都是照着后脑勺开的枪,满地都是白花花脑浆子。”

“在我们的口述采访中,老人家不可能对数字有这么清晰、肯定的记忆。”苏智良说。

再比如:“当天下午,就有600多日本鬼子开进来。他们也不像后来电影说的那样,乱糟糟一团。他们很有纪律地,一个个站着队,默默地分成若干小队排在门口,没有一点声音。”

苏智良分析,当时日军占领地到处都是慰安所和变相的“强奸中心”,日军在中国战场大多也比较分散,不大可能如此集中那么多人去一个慰安所。“我们史料照片里确实有日本兵排队,但都是二三十个人。”

此外,苏智良认为文章对女性受害过程的描述程度在口述史中比较少见,那种描述性的话语,不可能是受害者自己的叙述。

不要去消费老人,不要把民族伤痛作为一个吸引眼球的道具。我想还是要怀着弄清事实真相的敬畏的态度去对待吧。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朋友和同志们,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避免失联请+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别被《我恨日本人,但更恨中国人》骗了!-激流网

(作者:罗昕来源:澎湃新闻。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