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几个被写进历史的年轻人,他们的生命,支付了推动变革的代价——

孙志刚死后,收容遣送被废止;

魏则西死后,互联网广告管理制度出台;

徐玉玉死后,电信网络诈骗专项司法解释出台;

那么,李文星和张超也不应该白死。起码,他们的不幸,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

蹊跷

传销进入中国的初始地点,是东南沿海地区,至今南派传销的名头也较北派更响。但根据中国最大的民间反传销协会公布数据显示,天津是中国传销重灾地区中最靠北的一个。不仅如此,天津还是四大直辖市中唯一的传销重灾区。

2010年921日,《天津日报》刊载新闻《迎国庆,维稳定,静海重拳严打非法传销》。此后直至2016年,类似的新闻年年都有。每次取缔的传销窝点少则数个,多则近百。光看查处传销人员数量的话,有些年份力度比眼下还大。

不奇怪吗?作为京畿重地,天津为什么会成为传销沃土?或者说,静海的传销从业者为何不去经济发达的东南,或鞭长莫及的中西部,要常年驻守天津呢?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图自凤凰周刊,颜色越深传销案件越高发)

借知名小说《北京折叠》的话说,李文星和静海,实际上都只位列传销之城的“第二空间”——这也是媒体和管理部门历来关注度最高的地带。我们不妨稍微费点时间,去少人知晓的“第一空间”和“第三空间”看看,或许能够离答案更接近些。

出于某种原因,下文即将提到的部分公司及企业家名称,均进行了技术处理。

梦想

我们知道,如果有人和你聊“北部湾大开发项目”,就应该赶紧报警了。可如果别人向你推荐天津知名公司天师集团的保健品,你会提防他吗?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6年至今,全国媒体至少报道了135起“假天师”传销事件。伪装成天师员工的传销团伙遍及福建、河南、湖北、四川……覆盖大半个中国。为此,各地管理部门已累计行政拘留数百人,刑事拘留数十人。

如果对以上描述没有概念的话,我再举个例子:在直销行业媒体总结的《2016年度中国直销行业消费舆情分析报告》中,唯一能因“打假”和天师并列上榜的企业,叫安利。

为什么传销团伙都要假冒天师?因为在传销团伙眼中,天师集团已经诠释了他们梦想中的“成功”啊。

1993年,天师创办,在几经周折最终确立保健品方向后,其主力产品“营养高钙素”却销路不畅。创始人李金园在逐渐摸索中,发现了传销模式,并迅速应用。其后短短3年间,李金园在全国发展了大约300万人的传销队伍。仅1996年初到19978月,天师靠传销就拿下近20亿元的销售额,利润高达6.39亿元。在1998年国家明令禁止传销之前,天师集团已在国内设立34个分公司,1700多个代办处。

其后,天师将主要传销市场设在海外,由于历史原因,直到2010年才终于拿到国内合法直销牌照。

前两年有一个刷屏的新闻,叫“6000人赴法游豪华年会”,就是天师集团搞的。李金园乘坐二战吉普检阅这支6000人大军,身后跟随70多辆二战古董军车。旅游团在巴黎包下了140座宾馆,著名的老佛爷百货公司单开整整一层楼来为其办理免税事务。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外界称李有“领袖情结”)

翻阅天师集团的官网,你会被这个每年去世界各地刷屏的公司震撼:50多辆豪车及260辆摩托巡游巴厘岛、25000名天师员工包场莫斯科奥林匹克体育场。2002年在德国的年会上,李金园甚至为业绩优异者颁发了100部宝马轿车、43艘游艇、32架私人飞机以及6栋豪华别墅——如果你听过传销团伙内部打鸡血的演讲,看到这里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2016年的胡润百富榜中,李金园作为天津唯一上榜的企业家,以400亿身家排在全国第32位。同时,天师集团在全国工商联公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位列第127位,排在所有直销企业首位,营收达332亿元,资产利润率比BAT还高。

不难脑补,传销团伙将会怎样把老前辈李金园的经历讲给新人听——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支柱

排在“第二空间”非法传销之上的,自然就是“第一空间”中合法的直销企业了。

要知道,商务部批准的直销企业,全国一共89家,天津就有8家,数量之多并列排全国第二,仅次于广东。而位于天津的直销企业分支数量也位列全国第三高。

天师毫无疑问是天津“第一空间”的标志性企业,但这还远不足够支撑传销之城的产业氛围。

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在天师后边的第二个带有直销性质的企业,是位列第189位的天津知名企业天土力集团,年营收241亿。天土力的旗帜型产品,叫“复方丹参滴丸”,这款副作用不明确、临床研报疑点丛生的中成药,在国内销量极好,连续十几年稳居中成药单品年销量冠军。

天土力旗下控股公司中,有一个名为金土力佳友的公司。金土力继承了母公司与管理部门关系良好的优势,于2006年成为天津市首家获牌直销企业,金土力总经理目前是天津市营养保健品行业协会会长,金土力公司则是天津市首届直销企业自治联盟会议的轮值主席单位。

然而,手握好牌的金土力,业绩却平平。据世界直销(中国)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金土力佳友业绩仅为12亿元。

幸好,另一家天津企业的强势业绩,捍卫了传销之城的产业氛围——这就是连续三年排在中国内资直销企业业绩第一的天津权建。权建在2016年的直销业绩仅次于外资企业无限极、安利和完美,全年斩获192亿。要知道,这家企业2013年才获批直销。

权建同样是一家知名度极高的企业,因为“天津权建足球俱乐部”目前排在中超联赛第3位,仅次于广州恒大和上海上港。此外,权建在天津电视台有专题节目《权建时间》,在天津《今晚报》有专题栏目《权建时代周刊》,甚至还有自己的权建机顶盒,以及QJTV(权建电视台)。

权建之所以常见于媒体,主要还是有一个爱出风头的老板。今年518日,权建老板束总乘坐直升机“从天而降”激励球队,俱乐部总经理、前国脚李玮峰迎接陪同,成为中超的热门新闻。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前排左一李玮峰,左二束总)

要知道,权建的赢球奖金比广州恒大还高,位列中超第一。而除了非常有钱之外,束总还是一位热爱思考和传递价值观的老板,今年年初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他曾经对中医药产业发展积极建言献策——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振聋发聩)

与折腾十几年,就为了通过美国FDA认证的“复方丹参滴丸”路线不同,束总认为同城兄弟太傻了。老祖宗都临床试过几千年的东西,哪还需要药监部门临床检测?

正因为有这样的战略眼光,权建集团旗下的医药保健品事业才愈发红火。据媒体报道,束总从民间搜集了600多个中医秘方,其中就包括耗资8000万元的治疗癌症肿瘤的秘方。集团对外销售的产品,就是利用这些秘方进行现代化制药生产的。

对了,说到足球,天津城另一支更有名也更老牌的中超球队,叫天津泰大。读到这里,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没错,泰大集团也有着优良的直销血统。

2003年,泰大旗下的泰大益生公司成立,随后高管进出眼花缭乱,这其中有江湖人称“直销师爷”的钱人齐、天师副总裁狄振江、“华南直销第一人”刘贵生……随后,泰大益生被媒体评为2005年“10大最具成长性直销企业”。

然而好景不长,泰大益生由于管理不善,业绩一直没有起色,后来又以挂靠项目制的方式,培养了“泰大国林”、“泰大科康”、“泰大麦罗”等多个直销公司,直至泰大益生消失于江湖。如今,前泰大益生董事长王总,摇身一变成为泰大生物旗下“天津阿尔法”公司的董事长。

天津阿尔法虽然没有直销牌照,但公司官网“招商加盟”页面中的内容,风采依旧——

公司21年积累的1000万粉丝和忠实消费用户,进行有效导入区域市场管理。在区域建立社群经济,进行社群互动,完成社群营销,不让粉丝浮在半空,完美落地,实现更大效值。

说完老字号,再列两个新生力量。

在中国直销企业业绩榜中,还有一家天津直销企业与权建同列TOP10——这家名为天津尚赫的黑马,2016年业绩75亿,业绩环比增长261%,力压老牌直销企业如新,位列全国第9

再往下数,天津直销企业还有排第14位的天师(天师主要市场在海外,下文将会详述),以及第17位的康婷,康婷2016年业绩27.5亿。

那么,上述这些直销相关企业在天津是个什么地位呢?

以下数据,出自天津市工商联《2016年天津市民营企业应缴税收百强名单》——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来源:2016年天津市民营企业应缴税收百强名单》

此外,在2017年《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中,泰大、天土力分别排第380和第423位;在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中,天师、天土力分别排第127和第189位;在2016天津市民营企业销售收入百强榜中,天师、天土力分别排第4和第6位。

真可谓“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若说直销相关企业是天津市经济支柱,恐怕不为过吧?

可能你会问,这些企业都是直销,有牌照,合法的。和传销有什么关系?

还真有关系,我们再打开一个折叠层,去“第三空间”看看。

火热

2017年22日,半岛电视台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调查记录片,名为《乌干达健康金字塔——人与动力》(Uganda'sHealthPyramid-People&Power)。

片中,记者HalimaAthumani前往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市区的一家天师诊所看病,一位男性工作人员接待了她。并掏出一个非常简陋,伸出两个电极的仪器,将电极分别按在记者手上后,这位工作人员准确说出记者身上的6大类病变,从牙齿到腿,甚至包括心脏病和脑中风。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诊所

虽然病有点重,但解决方法却非常简单,购买并使用天师的保健品就行了。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保健品

根据天师的内部手册,这些保健品还可以帮助癌症和艾滋患者缓解病症。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内部手册

为了能够更多了解天师,记者选择了一家天师分销商,交钱加入了进去。拉她进伙的导师毫不讳言,我们就是在使用多级传销体系(Multilevelmarketing)。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自成体系

在天师的官方视频中,已经为你规划好有汽车有游艇的美好前程。但你需要从拥有5个下线做起,多拉人进来,才有机会升级。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

随后,记者参加了内部培训。负责培训的非裔工作人员指着中英双语的PPT向一整屋的乌干达学员传授“财富的关键”(keytowealth)、带领学员齐刷刷为自己鼓掌、高喊“我是赢家”(Iamawinner)、追问“梦想到哪里去了”(Wherehavethedreamgone?)。

PPT中,李小龙先生也成为了天师的精神导师,感召非洲人民倒空自我,迎接新生。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李小龙也中枪了

最后,记者记录了一次天师内部的颁奖盛典,来自中国的领导为乌干达的优秀骨干加油喝彩。黑人朋友的天赋在这种场合更是如鱼得水,场面非常热闹。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颁奖盛典

实际上,早在20146月时,记者JamesWan就已经在《乌干达的中药死刑》(ChineseherbalmedicinedeathsentenceinUganda一文中,讲述了类似的故事。

2003年起,天师便已进入乌干达市场,至2014年已在全国拥有30多家门店,年营业额600万美元。由于乌干达的卫生资源极差,年轻人失业较高,加入天师健康事业就成了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选择。很多当地人积极加入,去销售那些昂贵却疗效不明的中药保健品。天师甚至买通了当地卫生部门的官方日历,以做广告。

这不止发生在乌干达,因为天师业务已经进入全世界190多个国家。这也不止是天师,上文提到的权建集团正以“一带一路”的方式攻城掠地,将中医理念和销售模式扩散至蒙古、印尼、东非、越南……这些在国内恐怕多少有些拿不出手的业务,还在一些更合适的土壤上发酵着。

而这些天津的直销公司,有时在国内也控制不住“擦枪走火”,频繁触及传销红钱——

天津康婷自2013年获直销牌照起,已在徐州、青岛、海口三地涉嫌违规传销被媒体曝光,并被海口工商部门查处;

天津铸源直销团队,于20174月被警方查处,据悉团队骨干曾因传销被判刑;

2011年至今,有关权建“拉人头入会”涉嫌传销,并被管理部门查处的新闻就屡见不鲜;

2012年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下达判决,因被告人孟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判决书中写明“孟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建公司束总”;

2015年,天师名为“超越计划”的投资项目被指违规,其“砸金蛋得奖金”诱惑致多人倾家荡产。被指类似传销或非法集资;

2016年,天津尚赫在辽宁因为身陷传销风波,被当地媒体连续曝光。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节选自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2)蛟刑初字第121号)

疑惑

如果我是一个静海的传销团伙成员,看完以上内容,我肯定会疑惑的。在传销问题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国两治”?为什么我就是人人喊打,那些大佬都已经成了时代风云人物?天津市委书记说“重典治乱,除恶务尽”,可这些无论从起家还是模式上都颇具争议的公司,为什么每天可以安心大块朵颐?

难道只是因为他们在“第一空间”里吗?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李文星之死值得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那些被折叠掉的阴影地带。-激流网(作者:伯通。来源:虎嗅网。责任编辑:秋名山)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