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来科技进步(大数据)是让人们享受衣食住用行,但在资本主义体制之下却变成了残酷剥削奴役无产阶级的工具,另一方面科技进步客观上使无产阶级在更大范围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智能化的一切进步,都是“社会革命家”。

几天前,江苏南通市一名外卖小哥因逆行被罚款二十元,外卖小哥拒不缴纳罚款,最后当场哭了起来。

中午,北京长楹天街购物中心外,七八个衣着鲜艳的外卖小哥站在路边聊着天,不时地看一眼手机。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的朝阳北路西向东辅路上,三个刚刚接单的外卖小哥跨上电动车,调转车头向西逆行。

差评机制逼迫下的外卖小哥-激流网外卖小哥忙碌的身影

大街小巷中,几乎到处都能见到骑着电动车送外卖的外卖小哥,他们还被称为“骑手”、“骑士”。逆行、闯红灯、随意变道……许多外卖小哥被看做比新手司机更可怕的群体。

不管不顾地争分夺秒,隐藏着无尽的风险和无奈。

现场外卖小哥边超速逆行边看手机

一辆黑色电动车停在了青年路附近一家餐厅门前,跳下车的外卖小哥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汗珠,小跑着进入餐厅。六个餐盒被装进后座的送餐箱中,开始在车流量很大的青年路上逆行。

电动车左摇右摆,外卖小哥正低头看着手机上刚刚派给自己的新订单。唰,与相向而来的公交车擦身而过,好险!

中午时分,朝阳路三间房附近的一家快餐店中,出售的多是十几元至二十几元价格不等的套餐,收银台前的电脑上不断响起“您有新的外卖订单”的提示音,几个外卖小哥也焦急地等待着。

一个外卖小哥从一家餐厅出来后,手中拎着三大包外卖食品,装进送餐箱后,骑车加速闯过路口的红灯,拐进了逆行车道。

中午12点,在长楹天街购物中心东区外。在一个小时的时间中,共有63名骑着电动车的外卖小哥从此出发或经过于此。其中,34名外卖小哥由东向西逆行进入朝阳北路。

辅路中最外侧为路侧停车位,本就不宽的辅路也时常因逆行变得拥堵。“右面是停在车位里的车,左边是逆行送餐的。要是一下子遇到个四五个逆行的,就得一点一点地贴着蹭过去。”一名常在此经过的车主表示,曾在一个路口正常右转时,与一辆飞速逆行的外卖小哥相撞。“幸亏我转弯的时候停了一下,要不人肯定就伤了。一直担心有逆行的,结果还是撞了。”

“他们逆行还看手机,我尽量躲远点。”一名有近20年驾龄的老司机说,每天都能看到逆行送餐的外卖小哥,骑得飞快,还不时地点几下手机,歪歪扭扭地冲过来。

超时一次高峰期被派9单全部超时

22岁的王超(化名)一年前从东北老家来到了北京,半年前做起了外卖送餐员,主要送餐的地点在常营附近。王超每个月要完成800单左右,收入五六千元。“300单之前每单提一块钱,超过之后每单的提成就会相应提高,最高的时候每单能提六七块钱。”

9点,王超便开始忙碌的一天。王超所在的送餐平台会在顾客点餐后给出送餐时间,如果未在规定时间内送达,则会为顾客提供返券等补偿。

超时是王超等外卖小哥们最担心的事情。“每个超时的订单,公司都会罚我们十块钱,而送一单都挣不到十块钱。”

送餐时,王超驾驶的电动摩托车时速都在50公里左右,有时甚至更高。而电动车的时速不能超过20公里的要求,对王超和外卖小哥们来说没有意义,“这样还超时呢,再慢了根本送不到。”

差评机制逼迫下的外卖小哥-激流网差评机制逼迫下的外卖小哥

“逆行这件事几乎每个送餐的都干过,也可以说天天都这么干。”王超坦言,在超时罚款的压力下,许多外卖小哥已将交法和安全抛在脑后。“满脑子想的都是别过点儿了,我送外卖的头两个月,常常做送餐超时了的梦。”

一次订餐高峰期,王超的手机中一下子被平台派进了9个订单。王超挨家取餐,当商家未完成餐食时,他不停地看着时间,催促着商家。取餐后,王超骑上电动车“嗖”地就蹿了出去,为了赶时间他加速闯过了红灯,逆行时差点与一辆轿车相撞。司机探出头来骂了王超几句。“我就跟人家道歉。这么密集的订单,逆行都没用,9个订单全部超时了,一共罚了90块钱,一天白干了。”

从这以后,遇到了订单爆发的节假日,王超便骑着摩托车跑到距离餐厅密集区较远的地方等待派单,“平台派单也看你的距离远近,距离远了派得就少了。”

差评不敢慢的制度与矫情的顾客

为了保证送餐时间,在一次逆行送餐中,外卖小哥刘瑞(化名)被一辆汽车撞倒。

这是他从事外卖送餐半个月后的第一次事故。逆行、闯红灯在这半个月中,刘瑞几乎每天都在重复做。“不仅要罚钱,顾客一旦给个差评,这一单还会被扣钱。”

一次送餐中,餐厅制作餐食占用了大部分时间,留给刘瑞的时间只有七八分钟。跨上电动摩托车,刘瑞急得满头大汗,生怕超时。“最终还是超时了,送到了之后顾客也不满意,不依不饶地要投诉。”为了不让顾客投诉,刘瑞只好硬着头皮主动承担了顾客32元钱的餐费,让顾客享用了一次免费的午餐。“没想到我这么做了之后,顾客还是给了差评。”

刘瑞因此被扣掉了50元钱,随后的几天中,系统给他的派单都是很难找的地址。“都是城中村的自建公寓,连个楼牌都没有,打电话说都说不明白。”

市民周先生就有被逆行外卖小哥撞到的经历。周先生在转弯过路口时,突然从对面冲出一辆逆行的外卖小哥,斜着撞在了他的车头上。“车牌子都给撞歪了,车也划了一道。”外卖小哥一再道歉表示自己着急送餐,周先生看彼此都无大碍,便没有计较。“他们逆行、闯红灯可能都是为了赶时间,这样做给自己和别人都带来了很大的隐患。我就跟他说了一句‘不能挣钱不要命啊’。”

差评机制逼迫下的外卖小哥-激流网差评机制逼迫下的外卖小哥

“差评也让我们不敢慢下来。一旦超时,有的顾客不管我们怎么解释,就不由分说地给了差评。几个差评之后,系统就不怎么给派单了,那就没有收入了。”王超说,这也造成许多骑手在用餐高峰时段,不顾交通安全与时间赛跑的场景。

反思公司应灵活管理顾客应多包容

调查发现,不同的平台对超时与差评有着不同的处罚方式,有的外卖平台的系统可以根据送餐骑手的定位,将订单派给距离较近的骑手。非骑手自身原因造成的超时赔付,不会对骑手追加处罚。有的外卖平台的规定是,如果订单超过十分钟就对骑手处罚。有的外卖平台是只要超时就直接处罚。“有的时候虽然不处罚,但是会影响到自己的星级,星级下降工资也就跟着降了。”

双桥交通大队一名民警表示,外卖送餐员的年龄普遍较低,较为缺乏安全意识和交通安全教育。“有的时候真想让他们拿着小旗子站在路边,站一个小时指挥指挥,看看他们违法行为的危害。”

百度外卖、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工作人员均表示,公司中有专人对骑手进行安全培训,并成立了安全监管部门,对骑手违反交通法的行为进行劝阻、处罚。

百度外卖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情节恶劣的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会进行严格的处罚,甚至暂停骑手的配送资格,待培训合格后才能恢复。

双桥交通大队一名民警坦言,应该对送餐员进行现场处罚,并记录在案,同时对外卖公司也进行相应处罚,进而倒逼外卖公司重视对外卖送餐员违规、违法行为的监管。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萧鸣政教授表示,外卖小哥铤而走险的背后是公司制定的超时就罚的制度,顾客因为超时而给出的差评也增加了外卖小哥交通违法行为。萧鸣政建议,公司对非外卖小哥原因造成的超时应该免于处罚,顾客也应更宽容一些。“各方面共同努力,在保证顾客权益的情况下,能够给予一些宽容。送餐员应遵守交通法,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的安全。”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差评机制逼迫下的外卖小哥-激流网(来源:星火导刊。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