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美丽的泉城坐落在山东大学里,吉林大学包围了整个长春的话。

那么,中关村,跟前面所提到的省会一样,扎扎实实地活在“985”的环抱里。

可是,中关村又不一样。

狭义上的中关村,只是城区扩张后,由原来安葬太监的坟场,改制为海淀下辖的一个街道。

没有哪座城市能像帝都一样,以中关村为圆心,向东划一个辐射不足十里地儿的半圆,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八所985高校。

星罗棋布。

这个数字,超过了“985”总数的五分之一。

帝都高校歧视指南-激流网帝都高校分布

所以,在谈及帝都正确的高校歧视姿势之前,有必要说明:

帝都的高校歧视,和其他非“985”院校关系不大。毕竟,就整个北平城而言,可能谁都说不清到底有多少院校。

在海淀的高校圈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四号线向北,谁先下车谁就输了。”

于是,地处末站安河桥北以北的中国农业大学不自觉地笑了。

但,那是尬笑。这里边儿主要的原因有二:

其一,四号线的地铁站离他们还是有点儿距离的,何况这边儿是大部分农大人都不熟悉的西校区;

其二,四号线的地铁站并没有以农大命名。

所以,在十六号线已经开通的情况下,农大西区的学子们,不再站在四号线这条歧视分链的最“顶”端。

不过,农大还有个东校区,如果从学院路的角度看,按照上北下南的地图构建法,稳坐在学院路分链的最“顶”端。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

农大人是与世无争的:

即使脸上写满了“需要一遍遍地给亲友解释农大是985,更是一本”的无奈。

农大人不在乎这些,让他们心安的,是柯帅那句“你的青春,我的白发”和公二食堂的饕餮玲琅。

农大又是孤独的:

国内的高校,CP的现象很严重,譬如离世界一流大学都只有一街之隔的P大和T大、譬如魔都西南某高校和魔都东北某高校、还有谁都不愿屈居华中第二的武大和华科、以及岳麓山脚掐架的湖大和中南……

唯独农大,只此一家。

“无敌是多么寂寞。”

农大人看到这里的时候,他们脸上那远离凡尘喧嚣的朴实便一览无余。

提及“朴实”二字,六环线西南角的北理坐不住了。

理工,在大多数人眼里,便是格子衬衫的代名词。

其实不然。

在理工,更为常见的,是裤衩+人字拖,以及人人书包里都塞不下的工程制图丁字尺。

北湖的黑天鹅嘲笑着木桥上的情侣,图书馆背后的冈本和杜蕾斯留下青春的印记,理教六楼的好望角罕迹又神秘……

对于每个BITer“上网不涉密,涉密不上网”的第二校训都谙熟于胸。

极速之星和中食堂,承载了一届又一届郊区学子的所有念想。

曾经闯入中甲的北理足球,就像一贯寄养在富贵人家的孩子,无论是王牌专业还是球队挂靠的管理学院,既割裂不了血脉却又不知如何与兄弟相认,只能远远地呐喊助威,和融入茶余饭后的谈资。

进城!进城!!

良乡东路的两侧,睡梦中的理工学子攥紧拳头,使出全身劲儿吼出的两个字,振聋发聩。

但校车是教职工优先的。

所以,只能在徐特立网吧前的寒风或热浪中伫立半小时,搭上摆渡小巴,开往两公里外的大学城北地铁站。

房山线,是通往现代社会的桥梁,贯通了理工学子与这个纷繁世界的生命线。

郭公庄,便是这生命线的中枢,身手矫健的年轻人一个健步便能冲向对面的站台,迎来新生。

中关村南大街5号院,京三环内占地最大却最没有存在感的一所学校。

公交站名从来不和这所学校相关:

东门农科院站,西门苏州桥南站,南门魏公村路西口站,北门三义庙站。

地铁也不例外:

东南角的4号线魏公村站,和西北角在建的16号线苏州桥站。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会喜出望外地细数建国60年和抗战70年阅兵式上“北理制造”的方阵,如数家珍。

与贝塔不一样,大运村的舒克们有着与太阳肩并肩的雄心——航空航天。

但在某些方面,北理北航这对CP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同为第二校训的“上网不涉密,涉密不上网”。

也同样,本科的前几年都在六环边京郊的玉米地里啃书,甚至连城建局都还没来得及给街道和社区命名,兽血沸腾的汉子们自创了一个收货地址,淘宝下单,成功揽件。

自此,和尚班里传来哀嚎,“这里的孩子没有见过女人,班上的孩子们想看看女人,期待来自不同地方的女人……的照片,谢谢大家了。”

陌陌够不到沙河财经的地盘,探探里也很难接触到外交官的摇篮,唯有“摇一摇”,才能带来有节奏的快感。

西二旗,是北航人通往现代社会的生命线中枢,也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北航是容易被误解的:

“以后当机长和空姐吗?”“你们买机票能打折吗?”“毕业了分配去机场吗?”

诚然,优秀的去援建新机场,良好的去首都机场,不及格的只能去南苑。

北航人又是务实的:

关于究竟是“一对情侣一对基”还是“一个姑娘看3P

一代又一代的北航人争相辩论着、实践着,孜孜不倦,乐此不疲。

“看3P?”中关村南某高校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说着,便举起了号称中国人文社科的一面旗帜。

帝都高校歧视指南-激流网人大标志

人大人不一定记得校训,但她们一定记得“国民表率,社会栋梁。”

就像人大人一定沐浴在纪宝成的“大楼、大师、大气”里。

纪宝宝已经走了六年了,陈雨露履新央行后,北大的副校长来主持坐镇人大。

于是,又掀起了一股缅怀风,人大人开始怀念那段辉煌的过去。

——那段曾经北大校长由人大调任的历史。

但这些都回不去了,人大人寄居在从二炮手里抢回来的校舍,偏安一隅。

“现在不努力,将来去隔壁。”人大附中老师的教诲,珠玑、灼心。

人民中学附属大学,高度概括了如今的人大。

康逸琨、雷洋、伍继红……总有角色让人大不断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京东、高瓴,“愿你走出半生,归来捐款三亿。”

人大——第二党校,并不是虚有其名,暗示着千丝万缕纠缠不清的暧昧关系,不仅校内,也牵动着校外人的神经。

就比如,三月回校,从机场招手一辆出租,告诉师傅目的地是“人大”的话,师傅会把你当作人大代表带去长安街,毕恭毕敬。

最能代表这所学校的,不是教二草原、一勺海,不是西门大树、东门吮指原味鸡,也不是明法台阶。

是东门的办证大妈。

“人民大学站到了,要办证的乘客请下车。”

如果说人民大学是一条腿走路的独“脚”兽,作为姊妹院校的北师大,就显得正常多了。

积水潭师专,英文名全称BeijingNormalUniversity

积水潭的人得意于他们包揽了中国的诺贝尔奖,却从来不提是一个还是两个。

师大的位置是绝佳的,在寸土寸金的京二环边儿上,从东门的铁狮子坟坐公交到南门,可能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校内也不例外,附幼和附小的存在,使原本就拥挤的廊道更加水泄不通。

“怎么没去当老师啊?”“听过于丹的课吗?”

面对这些问题,积水潭的人会抬起高昂的头颅,微微上翘嘴角,满脸不屑。

积水潭的学子们更八卦的,是常年不开的南门,和“白天两千人,晚上两万人。”

师大人自豪的是,女篮常年包揽冠军,女足基本是半个国家队。那男…啪!师大有男人吗?!

传道,授业,解惑。成于“师范”,也囿于“师范”。师大实在是太过正常了,渴望张扬个性却又因为培养祖国的园丁畏手畏脚。

最最张扬的,大抵是艺术楼下的中行提款机了。

帝都高校歧视指南-激流网艺术楼下的提款机

和基腐的理航及蕾丝的人师不同。

相爱相杀,恰如其分地连接了P大和T大。

TP,一东一西。

路东侧游客向南排进了燕东园,路西侧的队尾朝北超过了中关园。

能穿过重重人海、大摇大摆穿梭于两个门的贵族,是手持红卡的人字拖和胸挂紫卡的自行车。

自行车,是T大的标配,也是T大的毒瘤。

于是,T大歧视P大的“一塔湖图”地盘小,P大歧视T大数万辆毒瘤难以清理的无奈。

从交相留念的二校门到译为Bvilding的科学馆,再到真维斯楼,坐落在皇家园林的T大,摆不掉五道口的灯红酒绿和衣香鬓影。

囧于园区面积的P大,吞噬了中关园之后又在大兴拓荒建区。

从留美预备到五道口男校,从京师学堂到中关村应用文理,一个世纪以来,他们处处掐架,唯独对于一个问题有着高度的共识:

你要问我隔壁离世界一流大学还有多远?

一街之隔!

这个“一街之隔”,当然也包括各自的深圳研究院。

纵观南北走向的两条平行路——中关村大街和学院路。

很难说清楚谁站在了歧视链的顶端?

中国科学院,如一条巨蟒一般,横亘其中:

化学所、电工所、声学所、物理所、电子所、......、地理所。

数不清的院所,在北四环上,以中关村为起点,自西向东一字排开,将南北走向的两条985街拦腰斩断。

“王者!卓越!”985院校纷纷冲其竖起大拇指,嘴里不住地念叨着一个数字,“six”。

中科院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其庞大的身躯与恢弘的气势,无人能敌。

但是,985的封箱在中科院的本科办学之前。

难道,就没有真正站在歧视链顶端的高校了吗?中科院发出了哀鸣。

民大。

——对了,还有民大。

民大是985,民大是985,民大是985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论文?学术?搞科研?能歌善舞的各族学子仰天大笑,那不是应试教育才有的东西吗?

泼水节、火把节、那达慕、开斋节……,还是难以填满各族学子的课余。

而大学生活,对于五十六只花们而言,是悠然睡到十点,慢慢起床,梳洗打扮,再到民族餐饮街细嚼慢咽享受一顿brunch,末了,顺势躺进民大西路的咖啡屋,便是一整个下午,慵懒、惬意。

晚餐过后,魏公村路的酒吧门口停满了韩国人的电动车,发黄肤黑的异域人操着熟练的华语,与五十五种语言交织在一起。

杯盏交酌,神容气泰。

提到少数民族,在凡人们的理解阈内,离不开“舞”。

门口是常年莺歌燕舞的民族剧院,军训和操场是民尽皆知的民族韵律操,以此,民大自诩魏公村歌舞升平大学,但是南近北舞、东临军艺,却又不敢造次。

民大传言男女比例1:3,且盛产美女,却又抵不过西边儿的北外。

某种意义上,民大还有点儿随人大的意思:MUCvsRUC,以及长达8天的春假。不过,段子届不会忘记用人大附中的老师调侃一下隔壁人大,却似乎忘却了民大附中冠名方的存在。

就像民大人不愿意提及萨茹拉一样。

从《家园》到《再见民大》,从大礼堂前的一草一木到众星捧月的公主楼。

三牲五鼎,粉黛姝妍,恪守情怀,崇尚自由。

民大,以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和融入骨髓的气质,纳众所长,取精去粕,稳坐帝都高校歧视链的第一把交椅。

粉黛姝妍,多少理航的汉子,觊觎着长直的大白腿,垂涎欲滴;

恪守情怀,多少人师的妹子,渴望着成都的小酒馆,讫情尽意;

坚守自由,多少清北的学子,逃离着枯琐的实验室,神云梦马。

又有多少北漂,非京户,奢望着有一天孩子能走进民大附中,享受着政策的照顾,参加北京的高考。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帝都高校歧视指南-激流网(作者:李先生。来源:市民李先生。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