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适应革命事业的需要,邓中夏实行开门办学,强调“读活的书”,让上海大学的学生走上社会,参加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妇女运动,把学到的革命理论,科学文化知识,同当前的革命斗争结合起来,使上海大学的学生走上一条崭新的学习道路。

邓中夏:学了马克思主义以后该怎么办-激流网读活的书

邓中夏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时候,曾在长辛店开办劳动补习学校,把铁路工人组织起来。建立了著名的长辛店工人俱乐部,领导北方铁路工人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罢工斗争。

现在,邓中夏把长辛店的经验运用到上海,让上海大学的学生走出校门,进入工厂,开办工人补习学校。

这时候,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已经实现,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在改组后的国民党各级党部担任要职。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任职的共产党员有:毛泽东任组织部秘书;罗章龙任干事,恽代英任宣传部秘书;施存统、沈泽民任干事;邵力子任工农部秘书;邓中夏任干事;刘伯伦、王荷波任办事员;向警予任青年妇女部助理。“

邓中夏说:“共产党当时的职工运动,在一定的条件之下,也用国民党的旗帜去做。如在上海,我们曾用国民党的名义,在杨树浦、小沙渡、吴淞、浦东等处开办工人补习学校。这种工人教育运动,的确给了我们公开工作的可能”。

嵇直在沪西小沙渡开办的工人补习班,办得最出色。

嵇直,原是上海大学学生。一天,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上海市委书记张秋人通知嵇直,说组织已经决定,派他去沪西小沙渡,继李启汉之后,开办工人补习班,让他从上海大学转到南方大学,在小沙渡这个工人区开展工人运动,同时做些学生工作。嵇直就在劳勃生路一家木材行楼上租下一个房间,办起工人补习班。

这个工人补习班,最早只有4个学生。开始学习的时候,嵇直就对工人说,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学起来没味道,我们应该学一些新知识。他根据《新青年》、《向导》刊登的材料,编写成课题。在讲每一个课题时(如讲香港海员大罢工),凡是说到地名,就打开地图,指出方位,让大家看到香港在什么地方。对一些询问,如“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除了讲清楚它的意义外,还教工人抄写。每上一课,工人都能学到一些新知识,认识一些生字,懂得一点地理常识,大家都很满意。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稽直正忙着煮饭。突然,一个身穿警服的人闯了进来,环视整个房间之后,问:“李启汉哪里去了?”

嵇直一愣:李启汉是在上海最早从事工人运动的共产党员。他曾在小沙渡开办过劳工半日学校,对工人进行过启蒙教育,并领导过英美烟厂罢工、邮局罢工、中华纱厂罢工。19226月,上海公共租界当局以“煽动工潮”的罪名,逮捕了李启汉,把他递解给中国官厅。上海护军使何丰林不经审问,就地把他投进监狱。李启汉是为工人运动最早坐牢的共产党员。这个警察来找李启汉干什么呢?

邓中夏:学了马克思主义以后该怎么办-激流网工人夜校学习革命道理

来人见嵇直有点紧张,就作了自我介绍。原来,他叫孙良惠,本是同兴纱厂工人。李启汉办劳工半日学校时,他曾来上学,懂得一些革命道理。后来,他按照李启汉的教导,在厂里反抗资本家的压迫、剥削,两次被厂方开除。当他再来劳工半日学校找李启汉时,学校已经停办,不知李启汉哪里去了。为了生活,孙良惠在一家银行当了门警。最近,他听说有人在劳勃生路开办工人补习班,就赶来报名上学,并打听李启汉的消息。

嵇直见孙良惠说话对头,态度诚恳,就同意他来工人补习班上课,并同他攀谈起来。孙良惠谈到这段斗争经历时,深有体会地说,工人光靠个人反抗,是搞不出名堂的。只有团结起来,共同斗争,才有力量。

嵇直听了孙良惠的话,非常高兴:启汉呀启汉,你在小沙渡这块工人运动处女地上播下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孙良惠不仅自己来上课,还带了他的朋友来听讲。讨论时孙良惠总是带头发言,并用工人的语言,帮助老师解释问题。

他的表现,给嵇直留下深刻印象。

孙良惠在工人补习班学习期间,参加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共产党员。他是沪西地区第一个加入共产党的工人。

来补习班学习的工人越来越多。经张秋人同意,嵇直请一个名叫徐玮的同学,在他的住处也办了个工人补习班。两人分工合作:凡住在劳勃生路以北的工人,就去徐玮办的那个班上课,住在劳勃生路以南的工人,就到嵇直办的那个班上课。

徐玮原是苏州东吴大学的学生,因思想进步,反对洋奴教育,被学校开除。他善于接近群众,态度和蔼,讲起课来引人入胜,深受工人欢迎。

来这两个补习班学习的工人虽然很多,但流动性很大,有时来得多,有时来得少,不能巩固,原因主要是:学生来自内外棉四厂、五厂、八厂、九厂及其他工厂,上的班次又很不一致。如何使来学习的工人安定下来,这是急待解决的问题。

问题反映到邓中夏那里。

邓中夏对这两个工人补习班非常重视,亲自到班里了解情况。当他看到嵇直、徐玮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为工人开办补习班,非常高兴。但考虑到,在教师住的房间办补习班,工人、特别是女工,来学习很不方便,决定把这两个补习班合并,改为沪西工人补习学校,分日夜两班上课,便于工人学习。

校址设在小沙渡槟榔路口13间的平房里。两间作课堂,1间作文艺活动场所,借以吸引工人来学习。

一天,同兴纱厂有个女工下班经过厂门口时,遭到印度巡捕的污辱。她的哥哥(也是这个厂的工人)忍无可忍,就约了几个工人,把这个印度巡捕痛打一顿。目睹这事的工人无不拍手称快。但有两个工人因此被捕。

嵇直、徐玮闻讯,立即写了“打倒帝国主义”、“释放被捕工人”的标语,带着来补习学校上课的工人,去同兴纱厂工房张贴,并举行露天演讲,以期激起公愤,采取联合行动,进行斗争,但没有达到目的。

为什么同兴纱厂工人不能联合起来,采取共同行动呢?

邓中夏:学了马克思主义以后该怎么办-激流网理论联系实际

嵇直、徐玮意识到,同兴纱厂的工人都没有组织。没有组织的工人,是不可能采取联合行动的。从此,他们除了给工人上课外,还致力于在工厂里建立工人小组,把工人组织起来。

同兴纱厂的工人小组,就是由孙良惠串连,首先建立起来。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邓中夏:学了马克思主义以后该怎么办-激流网(作者:邹沛、刘真。来源《中国工人运动史话二》,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