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关于”政体”的内部讲话-激流网毛主席

巴黎公社是1871年成立的,那么到现在呢,96年了,如果巴黎公社不是失败了而是胜利了,那么他依据我看呢,现在也一定是变成资产阶级的公社了。因为法国的资产阶级不可能允许法国的工人阶级掌握政权这么长久,这是巴黎公社。

苏维埃就是苏联的政权形式。苏维埃政权形式一出来,列宁当时很高兴,认为这是工农兵一个伟大的创造,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新形式,但是列宁当时没有料到这种形式工农兵可以用,资产阶级也可以用,赫鲁晓夫也可以用。那么现在苏维埃,从列宁的苏维埃变成赫鲁晓夫的苏维埃。

英国是君主制,它不是有国王吗!美国是总统制,本质上还是一样的,都是资产阶级专政。这个南越呢,是总统制,南越伪政权是总统制,而旁边柬埔寨,西哈努克那是王国。那一个比较好一点?恐怕还是西哈努克比较好一点!印度是总统制,它旁边的尼伯尔是王国。这两个那个好一点呢?看起来还是王国比较印度好一点,就现在的表现来看罗!

中国古代是三皇五帝,周朝那是叫,秦朝叫皇帝。秦始皇把皇帝、三皇五帝他都叫了,而太平天国,就叫天王。唐高宗,这是武则天的丈夫,叫天皇。你看名称变来变去,我们不能看名称,问题不在于名称而在于实际,不在形式而在内容,对总统制、国王制、君主制、资产阶级民主制这些东西都是形式,我们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实际,不在形式而在内容。

总统这个名词,在英文里边和校长是一个名词,是一个字,那考虑校长就和作总统差不多,其实英文里是一样。历史上的王莽,汉朝、前汉,王莽这个人最喜欢改名字,他当了皇帝就把所有的官职,就象现在,我们现在很多人不喜欢这个啊,都要改,他是统统改了。把全国的县名,所有的县统统改了。

在那一天下午红卫兵把北京的街道差不多改了,以后他又不记得,还是记不好名字。那么这个王莽下诏书,就是皇帝下命令,都困难了,他也不知道这个县改成什么了,下诏书还得写上,比如说邢阳县,河南有一个县叫邢阳,改成了齐由,诏书里还记得写上邢阳即齐由,不,齐由即邢阳,还得把老名字写在诏书里面,这样使得这个公文来往非常麻烦。

话剧,这种形式外国也可以用,中国人也可以用,无产阶级也可以用,资产阶级也可以用。主要的经验就是巴黎公社和苏维埃,可以设想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阶级斗争,我们被推翻了,资产阶级上台他们也可能不改名字,也还是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呢,不是无产阶级专政了,变成资产阶级专政了,就象苏联那样,它都不改,还叫苏联共产党,还叫苏维埃共和国,它都不改,但是变了。

问题主要看那一个阶级掌握政权,谁掌权?这是根本的问题,不在名字。是不是咱们稳当一点好,不都改名字了,因为现在出了一个问题,是大家都想叫人民公社,各省、市都想叫,有的也学上海一样,也叫了。最近一个时期反复考虑这个问题,中央的同志也反复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最初没有这样去想,如果这样地想下去,如果各个省、市都叫人民公社,那么国务院又叫什么?国务院叫什么?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叫什么?

这样就发生一个问题,就是发生了改变政体的问题,就是国家的体制问题,国号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问题,是不是要成中华人民公社呢?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是不是要改成中华人民公社的主任?还是叫社长?就出来这个问题了,不但出来这个问题,还出来一个问题,紧跟着如果改,大家都要改嘛,那我们改成中华人民公社,那就发生了一个外国承认不承认的问题。因为改变国号,外国的大使都作废了,重新换大使,重新承认,这个问题我估计,苏联就不承认,他不敢承认,因为承认会给苏联带来麻烦,怎么又出来个中华人民公社?他们不好办,资产阶级国家倒可能承认。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都叫公社,那么党怎么办呢?党放在那里呢?总得要有一个党,要有个核心嘛。你不管叫什么,叫共产党也好,叫社会民主党也好,叫社会民主工党也好,叫国民党也好,叫一贯道也好,总得有个党,一贯道也是个党嘛,公社总要有一个党,公社能不能代替了党呢?所以,我看还是不要改名字吧!不要叫公社吧!还是按照老规矩办吧!

将来还是开人民代表大会,还是选举人民委员会,这些名字改来改去,都是形式上的改变,不解决内容问题。现在建立的临时权利机构,是不是还是叫革命委员会,大学是不是还是叫文化革命委员会好,因为十六条上面规定了,工厂里面或者叫革命委员会,或者就简单一点,叫革命委员会也可以。工厂的三结合这种委员会也有三结合的,应该有干部,包括技术干部、领导干部、一般干部,应该有工人,不但有青年工人,还应该有老年工人,还应该有民兵,就是这个名称。

原来宪法上规定的一些全国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省、市人民代表大会,这些都不动了,将来还是叫国务院,也不必改名字了,市里还叫市人民委员会,也不要改了。不过上海的人民很喜欢人民公社,很喜欢这个名字怎么办?是不是跟上海人民商量一下,无非是几种办法嘛!

一个办法就是不改,上海还是叫上海人民公社,不改,这个办法的好处就是可以保护上海人民的革命热情,大家很喜欢这个公社。缺点呢?全国只有你们一家,那么你们不是很孤立吗?不改有优点,也有缺点。

第二个办法是全国都改,全国都改就发生上面讲的一些改变政体,改变国号,承认不承认,很多麻烦的事,也没有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第三个办法就是改一下,上海改一下,这样就和全国一致了。当然了,也可以早一点改,也可以晚一点改,不一定马上改,如果大家说还是不想改,不想改那么就叫一个时候。这个事情,又不要伤害上海人民的革命热情,又要找到一个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一九六七年二月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毛主席关于”政体”的内部讲话-激流网(来源:红旗日刊。责编:毕非)

注释:此谈话见于1967224日,张春桥在上海群众大会上传达的毛主席关于上海人民公社称谓的最新指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