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毛主席深刻地揭露和批判了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搞修正主义的本质,指出:他这个人是不抓阶级斗争的,历来不提这个纲,还是‘白猫、黑猫’啊,不管是帝国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认真学习毛主席这一重要指示深入批判反动的白猫黑猫论,划清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界限,对于我们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1976年红旗杂志驳“白猫黑猫”论-激流网躺着中枪了

“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反动谬论,是在一九六一年出笼的。那时,由于苏联赫鲁晓夫叛徒集团的破坏和严重的自然灾害,我国遭到暂时的经济困难,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十分尖锐激烈。国内外阶级敌人对于我们所面临的暂时经济困难拍手叫好,污蔑我国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认为社会主义中国要垮台了。而我们党内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和国内外阶级敌人一唱一和,竭力歪曲出现暂时困难的原因,把它归之于社会主义制度,归之于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根本不提苏修的破坏和严重的自然灾害。他们错误地估计形势,以为复辟资本主义的时机己到,便猖狂地向社会主义进攻。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声嘶力竭地叫嚣:“工业上要退够,农业上也要退够,包括包产到户,单干。”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也拼命鼓吹什么在世界上各种生产关系中“看那种能提高生产即用那一种”,实际上是要复辟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也跳出来叫嚷;“社会主义优越在哪里呢?前几年还可以看出优越性,这几年不行了,不能吹牛了”,大肆鼓吹“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唯恐别人不懂,他还特别解释说:“看来,生产关系什么形式为好,恐怕要采取这样一种态度,就是哪种形式在哪个地方容易比较好地恢复和发展生产,就采取哪种形式”,“只要能增产,单干也可以,。显然,在他看来,社会主义制度不灵了,“捉不住老鼠”;还是资本主义制度好,可以“捉得住老鼠”。他力图把集体经济倒退为个体经济,把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前进的新中国“扭”回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

究竟是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好?中国要向哪里去?这个问题,本来是很清楚的。毛主席早就明确指出:“我国现在的社会制度比较旧时代的社会制度要优胜得多。如果不优胜,旧制度就不会被推翻,新制度就不可能建立。所谓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比较旧时代生产关系更能够适合生产力发展的性质,就是指能够容许生产力以旧社会所没有的速度迅速发展”。(《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当时,我国虽然遇到了暂时的经济困难,但这只是前进中的困难,依靠党的领导和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依靠社会主义制度本身,是能够克服的。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指引下,全党和全国人民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本主义,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加强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进一步落实党在农村的各项政策,巩固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集体经济,进一步调动了广大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使国民经济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形势很快就开始好转。从此,我国农业生产连续十四年获得好收成,工业生产也蒸蒸日上。这一光辉的历史事实,不是充分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比较资本主义制度蕴藏着无可比拟的伟大力量吗?对于否定社会主义、鼓吹资本主义的“白猫黑猫”论,不是有力的批判和否定吗?铁一般的事实雄辩地证明:“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如果照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所主张的那样办,让资本主义的“白猫黑猫”一齐出笼,搞单干,搞投机倒把,搞自由经营,那么,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就会被瓦解,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断送,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就会变成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资本主义在苏联复辟的那种情景,就会在我国出现。这是全党和全国人民绝对不能答应的。我们只能前进,不能倒退,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白猫黑猫”论受到广大革命群众严肃的批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虽然口头上承认这种论调是“错误的”,表示要“改正’,但是,他真的改正了吗?没有。他重新工作后,就又旧病复发,变本加厉地贩卖“白猫黑猫”那一套货色,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他炮制的“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就是“白猫黑猫’论的继续和发展,而把阶级斗争这个纲抛到九霄云外。他否认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这个客观事实,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实际上是要“熄灭’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而鼓动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攻。他讲什么安定团结,把国民经济搞上去,都不过是个幌子,实际上是要分裂革命队伍,破坏工农业生产。

不仅如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其它方面还散布了许多类似这样的奇谈怪论,妄图在各个领域用修正主义路线代替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他露骨地说:“白专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好处”,“应爱护,赞扬”。在他的煽动下,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作出贡献。那种顽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知识分子,不管有怎样的“专”,对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不仅没有好处,反而有害处。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这种人不喜欢我们这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他们留恋旧社会。一遇机会,他们就会兴风作浪,想要推翻共产党,恢复旧中国。这是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条路线、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路线中间,顽固地要走后一条路线的人。(《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事实不正是这样的吗?一九五七年,文化、教育、科技界的一些右派分子,就是由白专道路走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泥坑的。这种人是刘少奇,林彪一类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基础和工具。如果说有好处的话,就是对复辟资本主义有好处,对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有好处。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我国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他们愿意为社会主义服务,愿意和工农群众相结合,但是,他们的头脑中还有许多资产阶级旧思想,需要继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一九五七年,毛主席殷切地希望“我国的知识分子继续前进,在自己的工作和学习的过程中,逐步地树立共产主义的世界观,逐步地学好马克思列宁主义,逐步地同工人农民打成一片,而不要中途停顿,更不要向后倒退,倒退是没有出路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正当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遵照毛主席的教导,朝着又红又专的目标前进的时候,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却鼓吹什么白专“有好处”,实际上是反对党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进行思想改造,妄图把广大愿意进步的知识分子重新拉回到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修正主义老路上去,充当他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用心何其毒也!

1976年红旗杂志驳“白猫黑猫”论-激流网似曾相识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还喋喋不休地鼓吹“敢字当头”,要突出一个敢字。这里,他一不讲为哪个阶级服务,二不讲走什么道路,三不讲执行什么路线,认为只要敢干就是好的,实质上还是白猫黑猫论。在阶级社会里,都是具体的,超阶级的抽象的“敢”是没有的。我们提倡的是“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无产阶级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的征途上,要不怕任何强大的敌人,不畏任何艰难险阻,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敢于反潮流,敢于打破一切旧秩序,建设一个新世界。而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那么起劲地鼓吹“敢字当头”,“横下一条心,拼命干”,他究竟要拼命干什么呢?就是煽动一小撮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拼命”和无产阶级较量,敢于搞修正主义,敢于复辟资本主义。由于走社会主义道路是人心所向,走资本主义道路是十分孤立的,有的人想翻案而又怕翻案,想复辟而又不敢复辟。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深知他们这种心理状态,于是拼命鼓吹“敢字当头”,为他们撑腰打气,鼓动他们刮右倾翻案风,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戳穿了,这种“敢”字同彭德怀鼓吹的“海瑞精神”和林彪鼓吹的“江田岛精神”,实质上是一样的,只不过抽象的“敢”字比较隐晦,因而更有欺骗性罢了。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鼓吹“白猫黑猫”论虽不是在讲哲学,但这涉及到什么是真理的客观标准这个认识论的重要问题。认为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猫”,不过是那个臭名昭著的资产阶级实用主义哲学的翻版。实用主义鼓吹“有用即是真理”,标榜自己是超阶级的哲学,其实,是地地道道的主观唯心主义。它根本否认真理的客观性,根本否认千百万群众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以是否对我即资产阶级有用作为衡量正确与错误的依据。按照这种反动的“真理”观,谣言和诡辩对搞阴谋诡计有用,残酷剥削劳动人民对资产阶级有利,阶级斗争熄灭论,唯生产力论对复辟资本主义有好处,就都成了真理。显然,这种哲学是为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度作辩护的,是极其荒谬和反动的。正因为实用主义哲学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又有一定的欺骗性,所以正适合修正主义者搞复辟、搞倒退的需要。他们常常从资产阶级的思想武库里拣起这个破烂武器向无产阶级进攻。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以“增产”为幌子,鼓吹单干,否定社会主义道路;以“有用”为理由,鼓吹白专,否定红专;以“能解决问题”为借口,鼓吹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攻的“勇敢”精神,反对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等等,这不都是资产阶级实用主义的货色吗?他为了反对社会主义,竟然乞灵于实用主义,完全抹杀真理的客观标准,否认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抛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这说明他堕落到何等的地步!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根本对立的,始终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斗争。斗争的结果只能是一个发展,一个消灭,一个“吃掉”一个。而一切修正主义者都企图取消这个斗争。正如毛主席指出的:“修正主义者抹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抹杀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区别。他们所主张的,在实际上并不是社会主义路线,而是资本主义路线。”(《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从鼓吹“白猫黑猫”论,到抛出“三项指示为纲”,这说明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一贯推行的是一条资本主义路线,即修正主义路线。这条路线就是要否认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否认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以达到变社会主义制度为资本主义制度,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

要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新老修正主义者总是玩弄抽象的超阶级的手法,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的界限弄得含糊不清,进而用修正主义路线代替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刘少奇为了反对新民主主义革命向社会主义的转变,就拼命鼓吹“资本主义的剥削不但没有罪过,而且有功劳”,“剥削人越多,对人民有利越多”,妄图破坏社会主义革命事业。这从反面告诉我们,在阶级斗争,路线斗争问题上划清界限是十分重要的。在当前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我们要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提高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觉悟,进一步认识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对象、任务和前途,划清政治上,思想上的路线是非,深入批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修正主义路线,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1976年红旗杂志驳“白猫黑猫”论-激流网(作者:靳志柏。来源《红旗杂志》1976年第四期,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