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宁对爱国主义的本质批判

1914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西方帝国主义列强进行的一场在世界范围内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非正义战争。主要战争国分为两大军事阵营:一方为英、法、俄组成的协约国,另一方为德、奥匈帝国组成的同盟国。战火燃遍欧洲大陆,延及非洲和亚洲,历时43个月,殃及33个国家、15亿以上人口。战争期间,第二国际各社会党大多数领袖纷纷站在本国资产阶级政府一边,奉行狭隘民族主义路线,鼓吹代表小资产阶级利益的盲目、偏激、极端的爱国主义,高喊“保卫祖国”口号,支持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对外战争;欧洲各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也跟随资产阶级极力鼓吹“保卫祖国”的正义性。同盟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把它说成是抵制俄国沙皇专制制度的入侵,解放被压迫民族;协约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则将其说成是反对德国军国主义,挽救欧洲的文明。为了掩盖战争的帝国主义性质,欧洲各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都将“进攻”或“防御”作为确定战争性质的标准,扬言本国被迫处于“防御”的地位。例如,法国、英国和俄国的沙文主义者,盖得、海德门、普列汉诺夫等人,企图把协约各国进行的战争描绘成“正义的”战争,并号召“保卫祖国”和反对普鲁士军国主义;比利时的王德威尔得,法国的盖得、桑巴和托马,英国的汉德森等交战国中的爱国主义领袖们都纷纷参加了“本国”的资产阶级政府。

面对社会沙文主义者的“爱国主义”论调,以列宁为首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揭露第二国际领袖们的背叛行径,指出他们是口头社会主义者,实际上的社会沙文主义者,“社会沙文主义就是熟透了的机会主义。”他们鼓吹的爱国主义是一种比大资产阶级更加反动落后的思想力量。它不仅与无产阶级没有丝毫共同之处,而且是一种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立场相背离的反动落后的错误政治思潮,是妨碍无产阶级联合、解放的落后意识,是必须清算和批判的“民族主义”、“社会沙文主义”、“非无产阶级意识主义”、“工联主义”、“小私有者”。这一时期,列宁对社会沙文主义者的“爱国主义”论调的批判可概括为如下三个方面。

1.帝国主义战争中的爱国主义,是小资产阶级的狭隘民族主义

列宁认为,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要求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服从于全世界范围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要求正在战胜资产阶级的民族有能力和决心去推翻国际资本,并在必要时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在帝国主义战争期间,我们无论采取哪种策略,“都不能完全摆脱同帝国主义的某种联系,并且很明显,不推翻全世界的帝国主义,就不能完全摆脱这种联系。”因此,“现在我们策略的基础,不应当是这样的原则,即现在帮助两个帝国主义中的哪一个较为有利,而应当是这样的原则,即如何才能更加稳妥可靠地保证社会主义革命在一个国家能够巩固起来,或者至少可以支持到其他国家也起来响应。”布尔什维克的策略“是唯一国际主义的策略,因为它不是建筑在害怕世界革命的怯懦心理上面,不是建筑在‘不相信’世界革命的市侩心理上面,不是建筑在只顾保卫‘自己’祖国(自己的资产阶级的祖国)而其余一切都‘无所谓’的狭隘民族主义愿望上面,而是建筑在对欧洲革命形势的正确估计上面。这个策略是唯一国际主义的策略,因为它尽力做到在一个国家内所能做到的一切,以便发展、援助和激起世界各国的革命。”基于这种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立场,列宁提出“使本国政府在战争中失败”、“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口号,强调只有以“推翻其他国家的资产阶级这一目标并得到社会主义军队完全赞同的那种社会主义共和国同资产阶级国家的战争,才是真正的革命战争。”因此,在非正义战争中的保卫祖国的口号,代表了小资产阶级的利益,是一种反映“民族利己主义”、小资产阶级民族偏见的错误思潮,是国际资产阶级欺骗、涣散和瓦解国际无产阶级队伍的惯用手段,是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取得胜利过程中,必须克服的最大障碍。

2.帝国主义战争中的爱国主义,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

列宁在同第二国际决裂的战斗檄文《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一文中对考茨基、谢德曼等国际共运领袖无视国际主义原则,在战争问题上向社会沙文主义者妥协投降态度和立场进行了激烈的批判。“考茨基和孟什维克的国际主义就是:要求帝国主义的资产阶级政府实行改良,但在所有交战国没有接受没有兼并和赔款这个口号以前,继续支持这个政府,继续支持它所进行的战争。无论屠拉梯派也好,考茨基派也好,龙格之流也好,都屡次表示过这种观点,声称他们是主张‘保卫祖国’的。”针对考茨基等人的妥协主义立场,列宁指出:“从理论上说,这完全是同社会沙文主义者划不清界限,这完全是在保卫祖国问题上的混乱观点。从政治上说,这是用市侩民族主义偷换国际主义,这是转到改良主义方面去,背弃革命。”“从无产阶级观点看来,承认‘保卫祖国’就是为现在的战争辩护,承认它是合理的。而这场战争是帝国主义战争(不论是在君主国或在共和国,也不管此刻敌军是在我国境内或在他国境内),所以承认保卫祖国实际上就是支持帝国主义的掠夺成性的资产阶级,就是完全叛变社会主义。”在《关于立刻缔结单独的割地和约问题的提纲》中,列宁也明确指出:“谁把同德国帝国主义进行的战争称作防御的正义的战争,而实际上却得到英法帝国主义者的支持,并且对人民隐瞒同这些帝国主义者签订的秘密条约,谁才是背叛社会主义”。

3.帝国主义战争中的爱国主义,也是对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背叛

针对考茨基、龙格派、屠拉梯之流为爱国主义辩护的一个重要理由:“社会主义是以各民族的平等、自由、自决为前提的,所以当我们国家遭到进攻或者敌军侵入我国领土时,社会主义者有权利而且有义务保卫祖国。”列宁认为,这“不是社会主义者的推论,不是国际主义者的推论,不是革命无产者的推论,而是市侩民族主义者的推论。因为在这种推论中,工人反对资本的革命的阶级斗争不见了,从世界资产阶级和世界无产阶级的角度对整个战争的估价不见了,就是说,国际主义不见了,剩下的只是偏狭的顽固的民族主义。”列宁进一步指出:“敌人在我的国家,其余我一概不管。”这种推论本身是对社会主义和国际主义的背叛。“因为这种人只看见自己的‘国家’,把‘本国的’……资产阶级看得高于一切,而不考虑使战争成为帝国主义战争、使他的资产阶级成为帝国主义掠夺链条的一环的国际联系。”在列宁看来,真正的社会主义者、革命的无产阶级和国际主义者在这一问题上推论是与考茨基、龙格派、屠拉梯派之流截然不同的:“战争的性质(是反动战争还是革命战争)不取决于是谁进攻,‘敌人’在谁的国境内,而取决于是哪一个阶级进行战争,这场战争是哪一种政治的继续。如果这场战争是反动的帝国主义的战争,就是说,是由帝国主义的、强暴的、掠夺成性的反动资产阶级的两个世界集团进行的战争,那么任何一国的资产阶级(甚至小国的资产阶级)都成了掠夺的参加者,而我的任务,革命无产阶级的代表的任务,就是准备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因为这是摆脱世界大厮杀惨祸的唯一出路。我不应该从‘自己’国家的角度来推论(因为这是民族主义市侩这类可怜的笨蛋的推论,他不知道他是帝国主义资产阶级手中的玩物),而应该从我参加准备、宣传和促进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角度来推论。”“这才是国际主义,这才是国际主义者、革命工人、真正的社会主义者的任务。”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列宁为什么说小资是最爱国的?-激流网作者:吴潜涛、杨峻岭。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0年第7。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