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与战争

马克思主义入门|社会主义与战争(Socialism and war)-激流网(Socialism and war)

当前的世纪是个战争的世纪。几千万人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五千五百万人死于二战,两百万人死于印度支那战争。美苏(俄)两个核大国拥有可以摧毁人类许多次的手段。

对那些把现存社会视作理所当然的人,你很难向他们去解释这样的恐怖之事。他们断言:人类天生的、本能的驱动力使他们喜欢大屠杀。但人类社会不是从来就听说过战争。戈登?柴尔德记述石器时代的欧洲:

“最早的多瑙河流域居民看起来曾经是和平的人;跟猎人的工具相比,在他们的坟墓中,战争的武器极少。他们的村庄缺乏军事防卫。(但)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武器成了非常显着的物品……”

战争不是由某些天生好勇斗狠者造成的。它是社会分裂为阶级的产物。五千至一万年前,当有产阶级第一次出现时,它必须寻求保护其财产的手段。它开始创立与社会的其余部份相隔离的军队、国家。此后这成了一个通过抢劫别的社会以进一步增加其财产的、颇有价值的手段。

社会分裂为阶级意味着战争成为人类生活的永久特征。

古希腊和罗马的奴隶主统治阶级如果不频繁发动战争以获取更多奴隶的话,就无法生存。中世纪的封建地主不得不全副武装以驯服当地农奴,保护他们从其他封建地主那里掠得的战利品。当最早的资本家统治阶级于三、四百年前出现时,他们同样必须求助于战争。从16世纪到19世纪,他们不得不发动猛烈的战争来建立他们对残余的旧封建统治者的霸权。最为成功的资本主义国家,比如英国,就是利用战争扩充它们的财富——越洋远征,掠夺印度和爱尔兰,把千百万人当作奴隶从非洲运到美洲,把整个世界变成他们打劫的来源。

资本主义社会通过战争而建立。这就难怪生活在这种社会里的人会倾向于相信战争不仅“不可避免”,而且是“正当的”。

然而资本主义不能完全建筑在战争之上。它的多数财富是通过在工厂和矿山里剥削工人而来的。任何发生在“祖国”之内的战争都会使它遭到破坏。

每个民族资产阶级都希望在国内保持和平,对国外发动战争。因此它一边鼓励“军人美德”的信条,一边狠狠地抨击“暴力”。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以十分矛盾的方式混杂着军国主义的亢奋与和平主义的措辞。

在当前的世纪,军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成为该制度的核心。19世纪的资本主义生产建立在大量小企业的相互竞争上。国家是个相对而言较小的机构,负责调节它们彼此的关系,管制它们的工人。但在当前的世纪,大企业已吞并了多数的小企业,因此在每个国家内部消除了大量竞争。竞争越来越成为国际性的,发生在不同国家的大公司之间。

没有跨国资本主义政府可以控制这种竞争。相反,每个民族国家尽其所能地帮助它的资产阶级战胜它们的国外竞争者。不同的资产阶级之间的生死之争可以成为不同国家之间、以大批量毁灭性武器来进行的生死之争。

这种斗争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战和二战都是帝国主义战争,资产阶级国家联盟之间争夺全球统治权的战斗。冷战是这一斗争的继续,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联合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和华沙条约(the Warsaw Pact)之中彼此对抗。

在全球性的冲突之外,还有许多热战风行于世界的不同地方。通常它们是各资产阶级国家之间争夺特定地区的斗争,比如发生在1980年的两伊战争和1991年的海湾战争。所有主要的强国通过向第三世界国家销售最尖端的军事技术而火上浇油。

许多人接受了资本主义的其余一切,但厌恶这一残酷的事实。他们想要资本主义但不要战争。他们设法在这个制度之内找到出路。例如,有人相信联合国可以防止战争。

但联合国不过是带着战争推动力的不同国家会面的竞技场。它们在这里彼此较劲,就像拳击手在比赛前彼此估量一样。如果某个国家或联盟远比另一个强大,那么双方都会看到那是一场胜负已能预知的、毫无意义的战争。但假如对战争结果有任何疑问,他们所晓得的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就是开战。

这对拥有核弹的两大联盟——北约和华约——也很适用。尽管西方比东方集团拥有军事上的优势,但这个差距并没有大到让俄国人相信自己是处在毫无希望的劣势。所以,不管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否会消灭多数人类,华盛顿和莫斯科双方都不会停止要赢得核战争的作战计划。

冷战随着1989年的东欧政治剧变和1991年苏联解体为联邦共和国而告终。接着出现了许多关于“新世界秩序”与“和平红利”的说法。

可是相反,我们目睹了一连串野蛮的战争——西方对抗前盟国伊拉克的战争,在前苏联境内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战争,索马里和前南斯拉夫的恐怖内战。

资本主义列强之间的某个军事竞赛刚消除,另一个就代之而起。各地的统治阶级都知道,战争是增强它们的影响力,并以民族主义遮蔽工农眼目的一个手段。

你可以厌恶和害怕战争,而不反对资本主义社会。但你结束不了它。战争是社会分裂为阶级的必然产物。它的威胁从来不可能通过乞求现存统治者们讲和而告终止。只有通过坚决推翻阶级社会的运动,才能从他们手中夺下武器。

1970年代末出现于欧洲和北美的和平运动不理解这一点。他们为停止采用巡航导弹和潘兴导弹而奋斗,要求单方面裁军,冻结核弹。但他们相信为和平而战可以在劳资斗争之外单独取得胜利。

因此他们未能动员起唯一有能力结束战争动力的力量:工人阶级。只有社会主义革命能够终结战争的恐怖。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克思主义入门|社会主义与战争(Socialism and war)-激流网

(作者:克里斯·哈曼。本文摘选自克里斯·哈曼《马克思主义入门小册子》,激流网有所编辑。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