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政资研社团驻法观察员发来的对法国工人斗争党组织概况的一线报道。

       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已经进入倒计时。值此紧张的时刻,极左翼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依靠第二轮电视辩论中的精彩表现而成为了一匹后来居上的黑马。然而,在本次得以进入第一轮投票的11位候选人中,尚有两位在政治光谱上较梅朗雄而言更为左倾的候选人:新反资本主义党(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 NPA)候选人菲利普·普图(Philippe Poutou)和工人斗争党(Lutte Ouvrière, LO)候选人纳塔莉·阿尔托(Nathalie Arthaud)。两者之中,又以工人斗争党的阿尔托最为独特:阿尔托是当今西方世界少见的、能够以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或托洛茨基主义者姿态切入主流政治的社会活动家。

前方观察:法国工人斗争党——资本主义扩张下的布尔什维克-激流网

【工人斗争党候选人纳塔莉·阿尔托】

       纳塔莉·阿尔托是巴黎地区的一名高中教师。她于2012年第一次作为工人斗争党的代表参加法国总统选举,并成功得到500张选民代表支持票,成为进入第一轮投票的10名候选人中的一位。但由于工人斗争党主张太过激进,阿尔托的支持率在候选人中一直都排在末尾。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阿尔托的得票率仅为0.5%。2017年第二轮电视辩论后的调查显示,有3%的观众认为阿尔托在辩论中的表现“具有说服力”,而公布于4月14日的民调显示,阿尔托的支持率仍仅有0.5%左右。然而,阿尔托对此似乎并不在意。她在3月初的新闻发布会上坦言,参与选举是为了让工人阶级走上政治舞台:

       “我参加选举,并不是要参与这场选票主义的游戏,并不是要做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总统。我和我的前任党代表都没有幻想过要当总统或者总理,因为我们不愿意参与管理这个系统,这个系统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的剥削之上的……选举不会改变我们被剥削的事实……我们要做的是推翻它。

       “工人阶级需要在政治舞台上发声。是的,工人阶级没有消亡。有人说工人阶级已经不复存在,那不过是因为他们在政治舞台上不可见。”

布尔什维克

       工人斗争党是法国一个具有一定历史的托洛茨基主义政党,其官方名称为共产主义联盟(Union Communiste),其机关报为《工人斗争》报,一般将机关报名称作为组织的名称。该党起源于1939年的一个小型托洛茨基主义团体,该团体在二战期间积极参与抵抗运动,后因积极介入1947年的雷诺工厂罢工而耗尽资金,于1952年宣告解散。该团体两名成员在团体解散后重新发起了名为“工人之声”(Voix Ouvrière)的新组织,此后这个新组织不断壮大并积极介入现实的工人运动。在1968年的“五月风暴”中,“工人之声”甚至一度被法国政府定为非法组织。在此之后,组织终于改革成为今天的样子。目前,该党约有8000名正式党员,另外有十几万名支持者。

     工人斗争党一贯非常重视现实的工人运动。该党对“工人”的界定较为宽泛:产业工人、职员、教师、服务业从业者等都被界定为工人阶级。在老牌工业区第戎地区,工人斗争党有一大批相当坚定的产业工人支持者。该党的日常活动主要是向人们(特别是工人和知识分子)宣讲共产主义的理念,并支援各种形式的斗争:抗议、游行、罢工等等。作为机关报的《工人斗争》周报和作为机关杂志的《阶级斗争》月刊是该党面向工人的宣传品。这些宣传品会以简洁的语言宣传该党的理念:资本主义体系无法克服自身的问题,唯有通过将生产过程完全社会化,才能够真正地解决问题,而这在根本上依赖于广大工人的自觉行动。该党认为,列宁时代对马克思主义的这一“正统”解读是唯一正确的解读,而托洛茨基主义是唯一一种继承这一路线的意识形态。除此之外,该党还出版了若干简短的宣传册,进行相关理论的宣讲。在该党势力较强的地区,该党会部署成员定期(通常是两周一次)进入工厂,以墙报等形式发布反映一线工人生活的宣传品。该党规模最大的活动,是于每年六月初举行的“工人斗争日”(La Fête de Lutte Ouvrière)嘉年华,内容包括音乐节、电影展、科技展等等。一般来讲,这项活动每年会吸引两万至三万人参与。

       工人斗争党严格依照布尔什维克的原则进行组织,实行集体领导制,对意图加入该党的积极分子进行相当严格的甄别。按照巴黎地区一位基层党员的说法,这部分是由于该党的活动带有煽动性质,法国官方对此一直有所警惕,因此该党必须严格地筛选自己的成员,避免组织走向分裂;但更重要的是,布尔什维克必须是一个高度统一的、有明确观点的组织,因此不可能吸纳所有想要加入的人。

       这名党员说:“在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全面扩张的时候,盲目扩大组织规模显然是孟什维克的做法。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广泛地宣讲自己的理念,让人们完全认同我们的理念。这样的宣讲,必须通过最彻底的、最平等的民主辩论的方式。我们现在的日常工作就是通过民主辩论来宣讲理念。这个要点被斯大林主义彻底抹煞了。布尔什维克并不通过人数取胜,两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胜过两百个摇摆派——想想吧,我们的组织在1952年可只有两个人!”

        “最终能够加入组织、以组织成员身份介入工人运动的成员,都是坚定的托洛茨基主义者,对介入日常的工人运动都有很高的热情。”这名党员说。

       由于重视工人运动,工人斗争党内大部分成员都是一线劳动者,产业工人、服务业从业者、职员和教师占了很大比例。在3月26日巴黎地区的集会上,该党主席团的7人全部出席,这7人都有正式的职业:汽车工人、工程师、售货员、护士、教师等。他们都会在日常工作中宣讲该党的理念。

      这名党员表示:“纳塔莉就是通过这样的一线工作进入核心领导层的。我们对于能够真正代表工人阶级而自豪……托洛茨基主义者明确地反对苏联官僚主义对于‘布尔什维克’的曲解。布尔什维克组织必须和工人紧密结合。我们认为,支撑布尔什维克组织的,必须是最广泛的工人民主。”

反对改良主义

       法国著名的数学家、前-托洛茨基分子洛伦·施瓦兹(Laurent Schwartz)在自传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爱德华·伯恩施坦的改良主义当初被斥为无效的……这种事在今天会很让人吃惊:在今天,几乎每个人支持的都是改良主义。”[1]

工人斗争党或许并不赞同施瓦兹的右转,但他们对改良主义的认识与施瓦兹是重叠的。里昂地区的一名基层党员表示:“在今天的主流话语中,改良主义是最盛行的。表面激进的梅朗雄、以至于有托洛斯基主义背景的普图,实际上都不过是改良主义者,尽管他们一定程度上确实为工人阶级说话。”

       这名党员说:“工人阶级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直接执行者,因此只有他们才可能成为革命的主体,因为他们的斗争将触动资本主义的根基。之所以将梅朗雄和普图都称为改良主义者,是因为他们并没有触动资本主义制度根基的意愿。梅朗雄并不打算取消资本主义。普图或许口头上打算取消资本主义,但他却并不介入现实的工人阶级斗争,因而根本不可能取消资本主义制度。”

       然而,作为“正统的”布尔什维克,这名党员并不认为工人阶级能够自发地走向革命。“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现在是处在压倒性地位的。我们的组织明确地知道,在现在的法国,工人们的自发联合必然要受到改良主义的侵蚀。所以,组织当然要参加工会,但我们决不将工会吸纳为自己的一部分……这就是先锋队的意义所在:通过宣讲,使得工人认识到自己身上的革命性,并将其付诸行动。”这名党员说,“工人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才是政治的真实内容,真正的战场在选举活动之外。这也就是我们并不将选举活动作为主要活动的原因——它不过是一种改良主义的游戏罢了!”

       尽管并不希图竞选总统,但工人斗争党依旧通过竞选纲领传达了其最终目的:建立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候选人阿尔托明确地表达了一个远较梅朗雄激进的纲领。在这个纲领中,工人斗争党主张禁止裁员,通过强制分摊工作的方式来减少已有工作的人的负担,以使得所有人都有工作,所有人都可以领到工资。在此之上,人们的最低工资标准必须要提高。阿尔托算了一笔详细的开支账,最后的结论是:最低工资标准必须提高至1800欧元/月。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必须将所有的企业都收归国有,而这样做的第一步,就是将所有企业的账目都公开化、透明化。工人斗争党明确地提出:是广大工人创造了所有的社会财富,因此,这样的分配方案是他们理所应得的;俄国革命的成果足以显示工人阶级领导政权的可能性,但它被斯大林主义侵蚀了。

       这样一个完全共产主义式的纲领显然是不为大多数选民接受的。但工人斗争党似乎并不十分介意人们在一时的选举中是否真正投票给阿尔托。“我们当然希望人们投给纳塔莉,但一时投给梅朗雄或者普图也并不是不可理解。重要的是人们支持我们的理念,从而参与进现实的斗争。”这名基层党员说。

[1] Laurent Schwartz, Un mathematicien aux prises avec le siècle, Odile Jacob, 1997, pp 135.

“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

       工人斗争党认为,自己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真正沿袭了马克思的思路。

       “小资产阶级反对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的方式五花八门。梅朗雄的许多支持者似乎认为,是技术进步挤走了工作岗位,因此他们反对将智能机器人引入生产。可笑至极!”第戎地区的一名基层党员说,她是一名神经科学博士。“想想吧,如果有足够精密的操作,脑外科手术就可以完美地进行了。要是真有这么多的智能机器人,那能够节省下来多少人力!”

       这名党员分析道:“技术进步为什么造成了越来越严重的失业?这不是技术进步的错,所有的问题都在于资本主义的制度本身,为了追逐一时的利益,而人为地制造了工人和机器的对立……纳塔莉在竞选演讲中就指出了这件事。去看看《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就知道了,这完全沿袭了马克思自己的思路。那些批评智能机器人的人,都被小生产者意识形态给欺骗了。”

       这名党员表示,支持工人斗争党的一线工人对这个道理是完全清楚的。“他们中有许多人对马克思、恩格斯、卢森堡、列宁和托洛茨基的经典著作都是十分熟悉的。实际上,许多人开始支持我们,就是因为他们读到了托洛茨基对中国革命的分析。他们通过阅读经典著作而打碎了对毛主义的幻觉。毛主义一度在法国很流行,但它是保守主义的,因为它完全不在乎工人民主,也根本就不关心发展生产力……”

      这名党员表示,他们会坚决地支持技术进步:

      “我们共产党不是保守主义者……共产党要破除生产力发展的阻碍,而现在最大的阻碍就是资本主义……是的,我们是唯一一个敢把镰刀锤头记号印在宣传品上的组织,我们把自己的候选人叫做共产主义的候选人。

      “我们公开地宣称自己就是共产党,就是托洛茨基主义者。我们继承的是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罗莎·卢森堡、弗拉基米尔·列宁和列昂·托洛茨基的路线。”

      在西方语境下,公开地宣称自己的共产党性质,是否会为自己的组织带来不佳的名声?

      面对这个问题,第戎地区一名身为汽车司机的基层党员回应道:“请回忆一下《共产党宣言》的开头: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徘徊……哪一个反对派不被它的政敌斥为共产党呢?”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前方观察:法国工人斗争党——资本主义扩张下的布尔什维克-激流网

    (作者:郑缁闫。来源:现代资本主义研究)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