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一触及人民就荒诞起来-激流网

《人民的名义》涉及官场的部分,我完全不懂,这里就不谈了。可看看它触及人民生活的部分内容,就可知这实在是一部荒诞剧。内容之荒谬、逻辑之错乱,简直不是在描述我们这个世界(更不要说我们这个社会)里的事情。

《人民的名义》第14集中,陈岩石、郑西坡等人拼凑了二十多个老工人,准备东山再起,创立新的大风集团。这里面的对话堪称荒诞剧的经典,这里录以备考。

陈岩石、郑西坡等人首先回忆了大风厂的改制过程。由于该剧时间线错乱,已经无法考证此事发生的具体时间,只知道大致是在1990年代【1】。

这个试点很明显是所谓靓女先嫁,把好好的一个“国营大厂”大风厂给改制给了贩卖服装起家的个体户蔡成功,而且让他持百分之五十一的大股。先不说蔡成功是怎么拿到这个大厂的,陈岩石的逻辑是“得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带动大家共同富裕”的涓滴效应。言下之意,没有蔡成功的企业家精神,工人群众的劳动没有屁用。

当然这倒是当时很流行的借口,也是编剧周梅森信奉的经济学思想。

可是结果如何呢?改制的结果,郑西坡的妻子二云等一批职工下岗上大街卖早点,最后被公交车生生撞死了。这就是共同富裕么?

剩下的职工(估计是郑西坡这样的技术骨干)作为工人贵族,一时分到了一点股份,此后也拿了点分红。可是不久蔡成功自己也被更大的资本勾结权力给小鱼吃大鱼了,外带还把职工的股份也全数奉送给了山水集团。大风厂最后还是破产,工人除了一点退职补偿外一无所获。这就是共同富裕么?

编剧自己也不得不借一位老工人之口说:“就是贫富差距悬殊。”

陈岩石的理论从结果上看就是破产了。此时他却突然捡起了毛选,介绍起了合作社经验(虽然废了半天也没讲清楚三条驴腿就是一头驴75%所有权这样浅显的道理),要下岗工人自己组织起来二次创业。看到这里我都觉得无法再荒诞了:这个时候怎么不讲先富带动后富,怎么不讲企业家精神了呢?旧逻辑全面破产,垄断资本把土地、设备、技术、专利全部拿走之后,作家突然把被榨干了青春、夺走了积累的二十多个老工人扔到社会上,要他们在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三无土地、四无劳动力、五无市场的情况下于当代中国创立工人合作社,能不能再荒诞一点啊?!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陈岩石如此不要脸,尚可归结为作者站在官僚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可作者笔下的人民(=工人们)又作何反应呢?荒诞在这里又突破了我的“觉得”,站上了新的高度。

王文革的妻子、女工汤成兰竟然说:“再困难也比改革开放前好多了,那时连饭都吃不上。”

厉害了,改开前人均粮食占有量310多千克,结果国营大厂的职工连饭都吃不上;那解放前人均粮食占有量连200千克都不到,中国人是否已经全部饿死了?吃不上饭,国营大风厂的机器设备厂房是陈岩石变出来的吗?

且郑西坡是五零后,徒弟王文革是六五后,汤成兰大概生于1970年前后,改开时不到10岁。这是反映赵国洗脑成功么?

总之,工人由此“忆苦思甜”,同意了陈岩石、郑西坡“幸福”的感悟。真是纵撞死,也幸福啊。

按说这也算是赵国的政治正确,可是本剧的荒诞并未到此为止。接下来郑西坡又英明地指出,下岗职工之所以要合股创业,是因为不能再去做小商贩“给城市添乱”.这又是一大神奇的逻辑了:难道蔡成功之流不是靠在街边摆摊“给城市添乱”积攒第一桶金的嘛,怎么人家就可以先富起来借改制发家,而下岗职工连自食其力养家糊口也算是“添乱”呢?

这种荒诞的逻辑当然不是工人的逻辑,倒可以说是知乎的逻辑,也是赵国资产阶级四十年来的逻辑:自己做了,就是突破、创新、改革;别人做了,就是无耻、下作、违法乱纪。自己做的时候,就是素质高;别人要是跟着做,就是素质低。只不过,高明一点的人会归结为时代变迁或至少用两个术语来区别自己和别人做的同一件事,而电视剧里那就是赤裸裸不要脸了。

其实,下岗职工现在再去卖早点倒的确是连糊口也不能了。即使不考虑城管技术水平的提高,光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就让这种原始的小手工业已经很难维持下去。所以,对于上述无耻的逻辑我倒也无波甚笑。然而此剧的荒诞程度很快再次突破了我的忍受极限:郑西坡表示,二云当年靠推三轮车卖早点,积攒了20万元。

厉害了,1990年代的20万元啊,都够在京州这种二线城市买套大房子了。一个下岗女工光靠推三轮车卖几年早点,就可以积攒这么多钱,是一奇。而积攒20万元之后,就为了给当时十来岁的孩子(郑胜利现在大约三十岁)结婚而居然分文未动,坚持不扩大再生产,连门面也不肯租一个,最终不幸被公共汽车撞死,又是一奇。二云死后,郑西坡和郑胜利守着20万元坚持不搞任何投资,任其贬值至今才想起来用它投资大风厂或者阿尔法公司,还是一奇。

如此神奇的荒诞剧,还能说啥?

【1】陈岩石在“八十年代中期”成为京州市副市长,但当时赵立春还是市长而非市委书记,大风厂的改制尚未开始;

陈岩石在剧情开始(为“十八大之后”)的“十多年前”成为省人民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而这已经是他作为“副市长”出马主持大风厂改革之后的事情了;

而郑西坡的妻子二云在改制后下岗卖早点,结果在剧情开始的“十五年前”被公交车撞死。

由上可知,大风厂的改制应是在90年代。

不过如前所述,该剧的时间线是错乱的,因为李达康、祁同伟、侯亮平等人的仕途明显有对不上的地方,陈岩石本人的仕途履历也是错乱的。

(作者:傅友德。激流网选自知乎)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