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在网上炒的沸沸扬扬,在这一事件的背后,我更关心的,是弱者还有没有自救的权利?

面对欺凌,是该忍辱吞声、静待警察的救援,还是燃起血性,实现自救?

答案不言自明。被迫杀人的于欢自救成功了,但等待他的,是一审判处的无期徒刑。

成为武松还是要做林冲:辱母杀人案法官请你给我答案-激流网    而在2011年,在面对更为可怕的侮辱时,“窝囊”的杨武(化名)则做出了另外一种抉择。

20111023日晚上,深圳宝安区联防队员杨喜利等三人手持钢管、警棍打砸男子杨武家,杨武(化名)妻子王娟阻止杨喜利反遭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

成为武松还是要做林冲:辱母杀人案法官请你给我答案-激流网    期间,杨武由于害怕躲在杂物间不敢做声,眼睁睁看着妻子遭此横祸,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并将妻子送医治疗,因为付不起钱只好返回家中。

事后,杨喜利家属威胁杨武要求其撤诉。

在杨武提供的一个通话录音中,杨喜利的哥哥大声斥骂杨武,威胁他“全家可能会死光光”,“他坐几年牢出来后,不能保证你们全家小孩的生命安全,反正他老婆也跑了,已一无所有,你们看着办。”

录音中,杨武显得卑微懦弱,不断跟对方说好话,请求他帮忙,不要威胁他的家人。

当南都记者问杨武:老婆被打、被侵犯,也能够忍让?没有想到冲出去救妻子?

杨武回答道:我也想冲出去,但对方拿着钢管和警棍,他还有两个同伙,我根本打不过他们,我怕被他们打死。后来我听到了床摇动的声音,意识到妻子被强奸了,声音很大,我距离只有几米远。鲜血直冲脑门,这是男人最屈辱的时候,我很想冲出去拿刀将他砍死。

最后,面对妻子和母亲的责骂,面对邻居的叹息,杨武只能一遍遍回应:“我软弱、窝囊、没用,我是世界上最窝囊和最没用的丈夫,也是最窝囊没用的父亲和儿子。我不能保护家人,没有脸面活在这世上。”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林冲。

成为武松还是要做林冲:辱母杀人案法官请你给我答案-激流网    实际上,豹子头林冲出场颇为不凡:

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穿一对磕爪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把摺叠纸西川扇子。那官人生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

然而,在面对高衙内调戏自己妻子时,林冲的反应是:

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认的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当时林冲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林冲道:“原来是本官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时间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

然而,即便已经如此逆来顺受,委曲求全,林冲仍免不了落了个遭受陷害、发配沧州的下场。

不管到了梁山的林冲如何火并王伦、威风八面,但笔者始终认为,在面对辱妻之仇时,林冲少了点血性,少了点男人的尊严。

相比之下,在当年那个长兄如父的时代,在杀兄之仇面前,怒杀潘金莲、刀砍西门庆的武松,显然更有英雄气概,更符合一个普通人的正常认知:

在公力救济不能指望时,只有靠自己,才能实现正义。

而这一最最朴素的正义理念,作为同为武松老乡的“辱母杀人案”法官在写判决时可曾考虑?

凤凰网特约评论员西坡曾撰文称,不能以法律名义逼公民做窝囊废。

我相信,没有人想做窝囊废,但辱母杀人案的判决显然让我们无从选择。

选择成为武松,面临的是牢狱之灾;

如果想做林冲,也就成了现代版的杨武;

或许,辱母杀人案的法官可以给我答案。

(作者: 智豪一哥/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来源:微信公众号“刑事法律圈”  智豪一哥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