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语录要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在中国,又有半封建文化,这是反映半封建政治和半封建经济的东西,凡属主张尊孔读经、提倡旧礼教旧思想、反对新文化新思想的人们, 都是这类文化的代表。帝国主义文化和半封建文化是非常亲热的两兄弟,它们结成文化上的反动同盟, 反对中国的新文化。这类反动文化是替帝国主义和封建阶级服务的,是应该被打倒的东西。不把这东西打倒,什么新文化都是建立不起来的。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它们之间的斗争是生死斗争。

前 言

《三字经》是南宋末年礼部尚书(相当于文化教育部长)王应麟编纂的儿童识字课本,后经明清封建学者增补。它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千来字,但从头到尾,浸透了孔孟之道的毒汁,通篇都是唯心论的先验论,反动的唯心史观和忠孝节义、三纲五常之类的封建伦理道德。它是一本集中国历史上反动阶级世界观之大成的“小百科全书”。

《三字经》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南宋时期,封建社会已经走向下坡路,阶级矛盾日益激化,农民反抗斗争连绵不绝,先后爆发的王小波、李顺、宋江、方腊等领导的农民起义,沉重地打击了反动地主阶级的统治。在这种情况下,宋朝大地主阶级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封建统治,在用血淋淋的屠刀镇压农民起义的同时,加紧用孔孟之道的说教来磨灭劳动人民的革命思想,精心炮制了宣扬孔孟之道的《三字经》。

荼毒千年的《三字经》当年是如何被工人阶级批倒、批臭的?-激流网       这本书在用顺口溜的形式,绘图详解,大量印行,目的就是要人们从小接受孔孟之道,用封建教条捆住劳动人民的手脚,扑灭革命的火焰。难怪《三字经》一出笼,便受到反动阶级和孔孟之徒的重视和欣赏。明清的孔孟之使大肆鼓吹“此书即一部袖里通鉴纲目”, “诚古今一奇书也”。有的甚至把它说成“三字经,通人心”,“三字编成便学童,天人包括在其中,若能句句知诠解,子史经书一贯通”。清朝统治者还规定“初入社学,八岁以下者”必先读《三字经》,成了儿童必读的“启蒙”书。孔孟的信徒们还给《三字经》作了增补、注解、详解、绘图,并译成满文和蒙文,甚至译成英文和拉丁文,流传极广,流毒很深。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孔孟的忠实信徒刘少奇、林彪之流也疯狂宣扬孔孟之道,竟然说“《三字经》是本好书,可惜已经被冷落了几十年”,要“继承” “这份遗产”。

“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现在,我们必须对这本五毒俱全的骗人经、害人经进行彻底的批判。

《三字经》一开始,就大肆贩卖孔孟之道的破烂货,鼓吹唯心论的先验论和超阶级的人性论。它所说的“人之初,性本善”,就是孔家店二老板孟轲的“性善论”。《三字经》把这种反动的“人性论”作为全书的总纲。为了论证这个黑观点,它的炮制者还搜罗了“香九龄,能温席”、“ 融四岁,能让梨”之类例子,真是煞费苦心。

唯物论的反映论从来就不承认有什么天生的善性。历史上的法家代表人物荀子和王充等早就对孔孟的“人性论”进行过针锋相对的批判,但由于阶级和历史的局眼性,他们都不可能用阶级观点来看待人性,只有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才彻底扫清了人性问题上的种种迷雾。毛主席指出: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人性是在人们的阶级地位中形成的,是阶级斗争实践的产物,而不是什么天赋的。人们爱什么,恨什么,提倡什么,反对什么,都具有鲜明的阶级标准。《三字经》离开阶级性侈谈“性善”,只不过是为了掩盖剥削阶级凶残的吃人本性罢了。那个“能让梨”的孔融,后来残酷镇压黄巾起义,是一点“善”都不行的,他疯狂地反对曹操的法家路线,是寸步也不“让”的。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也拾起孔孟的余唾,叫嚷什么“以仁爱之心待人之忠”,鼓吹什么“人的社会性就是团结协作”,但却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磨刀霍霍,妄图谋害伟大领袖,叫嚣要一口“吃掉”无产阶级,这就是林彪的“性善”。由此可见, 《三字经》宣扬的“人性” ,只不过是反动阶级藏在“善”字下的一把杀人刀,是麻醉广大劳动人民的鸦片。列宁指出:“所有一切压迫阶级,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都需要有两种社会职能:一种是刽子手的职能,另一种是牧师的职能。” 《三字经》拚命鼓吹“性善”,正是履行着“牧师的职能”。

《三字经》大肆贩卖“三纲五常”、“忠孝节义”一类的封建道德说教。它把这种反动礼教和“三光” (日、月、星)、“五行” (水、木、金、火、土)扯到一起,说成是“本乎数”、“运不穷”的万世不变的信条,是由天安排的“不容紊”的绝对真理,谁也不能违反,压迫至死也不能反抗。谁要反抗,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恩格斯说:“道德始终是阶级的道德”。毛主席又指出:“这四种权力一一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 《三字经》贩卖的这套黑货,就是封建阶级的虚伪的道德观和四种封建权力的思想基础。它把这套货色抬高到象人们需要五谷六畜一样的重要地位,企图把人们禁锢在反动的“三纲五常”的枷锁中,固定在他们鼓吹的“长幼尊卑”等一整套封建等级制中,使人们服服贴贴地接受反动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当剥削阶级的奴隶、顺民。

反革命两面派林彪叫嚷对“忠孝节义”要“用其内容”,胡说什么“忠、恕、仁、义”是处理人事关系的准则,并给它贴上历史唯物主义的标签,甚至要大家向创立“三纲五常”的祖师爷董仲舒“学习”。他这样做的用心就是妄图用腐朽的封建伦理道德来腐蚀革命群众,同时以孔老二“事父母而不违”的反动说教来教育他的死党,要他们对他就象对父母一样顺从,要“永生永世、世世代代”忠于林彪及其全家,死心塌地为复辟资本主义卖命。这也充分表明“三纲五常”之类封建道德完全是为复辟倒退服务的。

荼毒千年的《三字经》当年是如何被工人阶级批倒、批臭的?-激流网    《三字经》竭力鼓吹孔老二“学而优则仕”的反动谬论,用了大量的篇幅来谈“教”和“学”。马克思主义认为,自从进入阶级社会以来,教育都是从属一定的阶级,为一定的政治路线服务的。因此,为哪个阶级读书,读哪个阶级的书,怎样读书,始终存在着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种世界观的激烈斗争。《三字经》为了把青少年培养成没落阶级的卫道士,成为它们的接班人,大叫什么“苟不教,性乃迁”、“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人不学,不知义”、“苟不学,曷为人”等等。在他们看来,一个人不“教”孔孟之道,不“学”四书六经,就猪狗不如。怎么“教”呢? 《三字经》树了两个黑“样板”:做母亲的要象孟母那样“择邻处”,远远地脱离劳动人民,让孟轲接近上层统治阶级学习“周礼”,把他教养成孔老二那样的反动“圣人”,做父亲的要象窦禹钧那样“教五子,名俱扬”,只要能把儿子教育得能当官做老爷,就算父母教子“有义方”。为了把青少年培养成孔孟之道的信徒,骑在劳动人民头上的精神贵族,《三字经》炮制者处心积虑,列举了十几个千奇百怪的所谓刻苦读经、奋斗做宫的“圣贤”,诱骗青少年向他们学习。这些所谓的“典型”尽管有的身劳而“勤奋好学”,有的家贫而“不废苦读”,有的“彼既老,犹悔迟”,有的“彼既仕,学且勤”,但走的都是“学而优则仕”的道路。《三字经》向人们宣扬“勤学”是手段, “上致君,下泽民”、“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裕于后”,就是说做官发财,维护反动统治,压迫剥削劳动人民才是目的。这正是孔老二教育思想的核心,封建社会教育制度的基石。要达到这个目的就要“头悬梁,锥刺股”,脱离劳动,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去闭门死读书,读死书。读哪些书呢? 《三字经》开了一个长长的书单,儒家经书应有尽有,唯独法家著作无影无踪,一个荀子也被认为是儒家才列入的,真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典型。

从《三字经》所宣扬的“教”和“学”,不难看出它培养的目标完全是那种“不耕而食,不织而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是要把青少年培养成孟轲、孔融那样顽固维护旧制度、旧道德的忠实奴才。林彪不是也教子尊孔读经吗?叫嚷要人们学习“韦编三绝”的精神吗?他不是还恶毒攻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走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变相劳改”吗?其罪恶目的,就是妄图把青年引向脱离工农、脱离三大革命实践的邪路上去,成为他颠霞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林彪与历史上的反动派真是一丘之貉。

《三字经》还大肆鼓吹“生而知之”的天才观,列举了“唐刘晏”、谢道韫蔡文姬祖莹李泌等“人称奇”的神童“才女,宣扬他们是天生之才,他们的才能知识都是爹妈给的,是头脑中固有的。马克思主义认为,知识和才能既不是从娘肚子里带来的,也不是头脑里固有的,而是靠后天实践和学习得来的。实践出真知,斗争长才干。如果一个人一生下来就与世隔绝,是绝不会有什么知识和才干的。《三字经》把这些七、八岁的小娃娃吹得神乎其神,煞有介事。它用这些编造出来的故事宣扬“生而知之”的唯心论的天才论,无非是要人们相信知识才能是天赋神授的,是头脑里固有的,这样就在于最后得出一个答案:应该由贵人、贤人和智者来统治”,使劳动人民服从这些天才人物的统治,规规矩矩地接受他们的摆布。《三字经》宣扬的天才论,是反动没落阶级的“救命符”,是反动的“上智下愚”论的翻版。自命为天马至贵”的林彪,把天才论作为复礼的理论纲领,无耻地吹嘘自已是脑袋长的特别灵天才,大树特树自己的绝对权威,为建立林家封建法西斯王朝,实现《三字经》中所说的“父传子,家天下”而制造反革命舆论,这充分表明他是马克思主义的无耻叛徒。

《三字经》还竭力宣扬反动的唯心史观。它差不多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大讲历史,露骨地宣扬“法先王”的复古倒退思想。它对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不住地发出哀鸣,而对腐朽没落的社会制度则大唱赞歌,其中以赞赏的口气谈到周礼、《周易》、文、武、周公等的地方就有六次之多。他们把奴隶主随意压迫、杀害奴隶的人吃人社会吹得天花乱坠,对历代帝王将相赞不绝口,可见这些孔孟之徒都是一伙复古狂。奴隶制在奴隶们造反声中崩溃,新兴封建势力兴起,对历史上“礼崩乐坏”的这种大好局面,《三字经》则惊呼“王纲坠”、“逞干戈”,充分暴露了编写者对奴隶制覆灭的无限悲哀。秦始皇积极推行法家路线,统一中国,建立新兴地主阶级专政,《三字经》却又恶毒咒骂:“赢秦氏,始兼并”。对推动历史前进的人民群众更是刻骨仇恨,它把明末波澜壮阔的农民起义诬蔑为“寇如林”。可见,《三字经》炮制者站在反动的立场上,颠倒历史,歪曲历史,把中国几千年阶级斗争的历史归结为历代帝王将相的家谱,好象没有这些“膺景命”的救世主,历史就不能前进,社会就要黑暗,人民就要处于迷雾和灾难之中。

荼毒千年的《三字经》当年是如何被工人阶级批倒、批臭的?-激流网    人类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那样:“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从陈胜、吴广领导的农民起义开始,历史上不断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如:新市、平林、赤眉、铜马、黄巾、李密、窦建德、王仙芝、黄巢、宋江、方腊、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等,正是他们所代表的农民起义推动了历史的前进。历史的发展雄辩地证明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劳动人民是社会实践的主体,是一切社会财富和科学文化的创造者。整个人类的历史就是奴隶阶级、农民阶级、无产阶级同一切剥削阶级的阶级斗争史。林彪明目张胆地鼓吹“英雄和奴隶共同创造历史”,甚至把整个社会发展史污蔑为少数阴谋家、野心家搞阴谋诡计的政变史。林彪反动的唯心史观和《三字经》一脉相承,充分暴露了他仇视劳动人民,仇视无产阶级专政的反动立场。

《三字经》适应了南宋以后没落地主阶级的政治需要,充斥着孔孟之道的秕糠。它是一部鼓吹倒退的复辟经,是一部极为反动的骗人经、害人经、迷魂经、吃人经。这就是历代反动统治阶级拼命宣扬它,并强迫人民当作“圣经”来信奉的根本原因。但是,几百年来, 《三字经》虽然满天飞,到处泛滥,却挽救不了历代反动统治者的彻底灭亡。林彪叫嚷“克已复礼”,鼓吹孔孟之道,更加暴露了他复辟资本主义的险恶用心!

《三字经》也是一本很好的反面教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剖析《三字经》,可以使我们看清孔孟之道的反动实质,深挖林彪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思想根源。由于反动阶级的提倡,《三字经》闹哄哄地传了几百年,它在人们头脑中的流毒尚未彻底肃清。我们在彻底批判林彪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同时,必须狠批孔孟之道,狠批反动的《三字经》,在批判中努力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为进一步巩固无产队级专政而努力奋斗。

(作者:广州铁路局广州工务段工人理论组。来源:《<三字经>批注》广东人民出版社1974年10月第1版。激流网整理录入)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