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革命理论的伟大先声

——学习毛主席19573月《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激流网特约评论员  黄云飙

为传达和贯彻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讨论知识分子问题、整风问题、加强党的思想工作问题以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等问题,中共中央于195736日至13日,在北京召开了有党外民主人士参加的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中央和省()两级党的宣传、文教部门的负责同志380余人。此外,还有科学、教育、文学、艺术、新闻出版等部门的党外人士计100余人参加了会议。

会上传达和讨论了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312日,毛主席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

一、《讲话》的主要内容

《讲话》内容十分丰富,包括八点内容。

第一点:我国现在(指1957年——引者注)处在一个社会大变动的时期。个体经济已经变为集体经济,资本主义私有制正在变为社会主义公有制。但是,要巩固社会主义制度,除了在经济战线上继续坚持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之外,还必须在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进行长期艰苦的社会主义革命。

第二点:关于我国知识分子的情况。我国五百万左右的知识分子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爱国的,愿意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对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如何工作等问题,认识还不大清楚。极少数极端反动的知识分子,仇视新社会,一遇机会,就会兴风作浪,想要推翻共产党,恢复旧中国。

从他们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来看,也可以分成三种人:赞成而且比较熟悉,占少数;反对的也占少数;多数人是处在中间状态,一遇风浪就会左右摇摆。这种状况在一个很长的时间内还会存在。我们要承认这种状况,宣传好马克思主义。

第三点:知识分子的改造问题。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一切知识分子,都必须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工农兵服务。但是他们当中的多数人,资产阶级世界观还没有改造。不进行世界观的根本改造,就不可能全心全意为社会主义服务。

因为知识分子是教育者,就有一个先受教育的任务。不然就不能担负起教育别人的任务。不仅那些基本立场还没有转变过来的人要改造,而且所有的人都应该学习,都应该改造。

知识分子必须向生产者学习,向工人学习,向贫农下中农学习,在学校则要向学生学习,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

第四点:知识分子同工农群众结合的问题。知识分子既然要为工农群众服务,那就首先必须懂得工人农民,熟悉他们的生活、工作和思想。因此,就必须到群众中去,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和工人农民打成一片。知识分子如果不抛弃资产阶级的世界观,换一个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就和工人农民的观点不同,立场不同,感情不同,就不可能同工农群众相结合。

第五点:关于整风。我们的党是一个伟大的党、光荣的党、正确的党。(这是指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引者注)但是我们还有缺点,就要进行整风。整风就是全党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来学习马克思主义。共产党是不怕批评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第六点:片面性问题。片面性就是思想上的绝对化,就是形而上学地看问题。我们要努力做到看问题比较全面,努力学会分析的方法,即辩证的方法。

第七点:“放”还是“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一个基本性的、长期性的方针。这个方针是发展科学艺术的好方法,也是我们进行一切工作的好方法。真理是在同谬误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是在同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思想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而且只有在斗争中才能发展起来。某些错误东西的存在并不可怕,这可以使人们更好地学会同它作斗争。

在我国,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还会长期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这种批判,应该是摆事实、讲道理的,应该是有分析、有说服力的。

当前,修正主义是比教条主义更有害的东西。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这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想。修正主义者抹煞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区别。他们所主张的,在实际上并不是社会主义路线,而是资本主义路线。我们现在思想战线上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开展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

第八点:各个省、市、自治区的党委应该把思想问题抓起来。当前,在我国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阶级斗争还很尖锐,各地党委的第一书记应该亲自出马来抓思想问题。

二、《讲话》的时代背景

在这篇《讲话》发表前的一两年时间内,国际和国内的形势都发生了巨大的、深刻的变化。

在国际上,一方面是世界人民特别是亚非拉地区的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运动,进一步高涨和发展;另一方面是修正主义思潮大泛滥,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掀起了反共、反人民、反民族独立的逆流。19562月,苏联共产党召开了臭名远扬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在会上借口所谓“反对个人迷信”,大反斯大林,败坏了苏联的声誉,败坏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声誉,败坏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声誉;同时,提出了“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和平竞赛”的修正主义路线。这在国际共产主义队伍中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恶果。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利用这次会议,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个反共、反人民的逆流。在美帝国主义、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所掀起的这股反动逆流面前,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大旗,团结一切真正的革命力量,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在国内,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有了巨大的进展。经过三年的经济恢复之后,从1953年到1957年,我国完成了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使我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步基础。在全国完成土地改革后不到四年的时间,出现了汹涌澎湃的全国农业合作化的高潮。到1956年,我国已经实现了农业的合作化。紧跟着又实现了资本主义工商业全行业的公私合营,实现了手工业的合作化。这样,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社会主义改造的任务就基本上完成了。

我国经济制度的根本变革,使我国的政治形势和阶级关系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五亿多农民和其他个体劳动者,开始成为社会主义集体劳动者。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及其他坏分子,处于极端孤立的地位。旧社会知识分子长期所依附的经济基础,基本上被摧毁了。工农联盟空前地加强了,无产阶级专政更加巩固了。

但是,随着经济制度的根本变革,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和新的经济基础的矛盾,也空前地尖锐起来。与社会主义制度相抵触的资产阶级世界观、资产阶级的政治影响、资产阶级的文化、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习惯势力,在社会上还占有相当的优势。无产阶级如何从政治上、思想上、文化上战胜资产阶级,就成为摆在全党面前的一个艰巨的迫切任务。

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进行的斗争中,知识分子问题成为关键问题。在我国当时的知识分子队伍中,存在着左中右三派。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在为旧中国服务的时候,知识分子中的左翼是反抗的,中间派是摇摆的,只有右翼是坚定的。现在转到为新社会服务,就反过来了。左翼是坚定的,中间派是摇摆的(这种摇摆和过去不同,是在新社会里的摇摆),右翼是反抗的。”左派和右派都是少数,中间派是多数,但是他们的资产阶级世界观还没有根本改变,其中许多人还留恋旧社会、怀疑新社会。右派则坚持反动立场,企图利用人民内部矛盾兴风作浪,梦想复辟资本主义制度。

三、学习这篇《讲话》,应当着重领会以下几个问题

(一)我国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毛主席在《讲话》中说:“我们已经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取得了基本胜利,但是在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取得胜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毛主席后来又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而且,毛主席把这一观点,确定为党在整个社会主义时期的基本路线。我们可以看到,毛主席在1957年,即社会主义改造刚刚完成的时候,就已经具备这一基本认识了。

(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是发展科学艺术的好方法,也是我们进行一切工作的好方法。通过“放”、通过“鸣”,就有比较,就能促进斗争,事物只有通过比较才能鉴别。有鉴别、有斗争,才能发展。任何时候,好与坏、善与恶、美与丑这样的对立,总会有的,香花与毒草也是这样。它们之间的关系都是对立的统一、对立的斗争。毛主席在《讲话》中说:“我们主张放的方针,现在还是放得不够,不是放得过多。不要怕放,不要怕批评,也不要怕毒草。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真理,不怕批评,它是批评不倒的。”真理是在同谬误作斗争中间发展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是在同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思想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而且只有在斗争中才能发展起来。毛主席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规定为基本性的长期性的方针,也正因为这个方针有利于我们国家的巩固和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

毛主席关于“鸣放”的思想,关于“不要怕放”的思想,在尔后得到了进一步发挥。在1960年代的“四清”和文革中,毛主席更是主张放手发动群众、“敢”字当头,反对用“工作组”的形式去束缚群众运动。

(三)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队伍,毛主席当年的基本判断是“两头小,中间大”,赞成马克思主义的占少数,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也占少数,中间派占多数,但是中间派遇到风浪,就会左右摇摆。毛主席进一步指出,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但其世界观仍然是资产阶级的,为了更好地为社会主义服务,必须改造世界观,必须与工农群众相结合。

 我们回顾历史,可以做出一个基本判断,无论是在毛主席逝世前,还是在毛主席逝世之后,我国的知识分子,无论是旧社会过来的老一代知识分子,还是新中国培养的新一代知识分子,抑或“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真正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是极少数。当然,能够及时看清政治形势、明确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也是少数。中间仍然是大多数,这个大多数,是爱国的、是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只是在毛主席逝世后40年来曲折、复杂的政治风云中,很多人辨不清方向,而且不知不觉受到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拜金主义的影响,这是因为毛主席逝世40年来私有制经济取代了公有制,知识分子不得不为私有制服务,不得不附在私有制这张“皮”上。因此,大多数知识分子与极少数顽固反毛、反共的“公知”还是不一样的。

如今的知识分子,比1957年的时候,更加需要站在工农和底层群众的立场上,不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当然,在资本主义已经复辟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一点,要比1957年那个时候难得多。但是,今天广大知识分子所面临的主题——与工农相结合、改造世界观,却没有变。

毛主席逝世后,一些青年知识分子上了修正主义的当,逆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向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但是进入1990年代,随着国企被侵吞、工人下岗失业,国际上美国制造“银河号事件”、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很多知识分子开始醒悟,青年学生中出现了“寻找毛泽东”的热潮,开始把自诩与毛主席“一脉相承”的邓小平理论与毛泽东思想区分开来。另外,还有一小部分青年知识分子利用假期走进工厂进行社会调查,迈出了走向工农的第一步。

(四)在批判教条主义的同时,必须注意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毛主席在《讲话》中说:“长时间以来,人们对于教条主义作过很多批判。这是应该的。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教条主义和修正主义都是违反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一定要向前发展,要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不能停滞不前。停止了,老是那么一套,它就没有生命了。但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是不能违背的,违背了就要犯错误。用形而上学的观点来看待马克思主义,把它看成僵死的东西,这是教条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这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想。修正主义者抹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抹杀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区别。他们所主张的,在实际上并不是社会主义路线,而是资本主义路线。在现在的情况下,修正主义是比教条主义更有害的东西。我们现在思想战线上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开展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

1957年的时候,毛主席在《讲话》中所指的修正主义,主要还是指国际上的,例如南斯拉夫、苏联等国家的修正主义当权派。对于国内、党内的修正主义,毛主席是在进入1960年代之后才有所认识、有所论述的。但是在1957年时,毛主席已经提出,在思想战线上,要注意批判修正主义,而且要作为一项重要任务,这已经是高瞻远瞩了。

在《讲话》中,毛主席指出了修正主义的特征,就是抹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抹杀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区别,这对于我们识别今天的假马克思主义,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毛主席逝世后,以“邓三科”为代表的特色理论,就是打着社会主义的招牌、打着无产阶级专政的招牌,实际上搞的是资本主义、资产阶级专政。邓小平在掀起了反毛、非毛的恶浪之后,又假惺惺地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已故的老革命家李尔重同志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邓小平“坚持”的是不搞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不讲阶级斗争的“无产阶级专政”、资本家可以加入的“党的领导”、否定继续革命的“毛泽东思想”。

为了帮助人们识别修正主义,毛主席在《讲话》中还特别指出,马克思主义要向前发展,但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不能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是什么呢?就是在国内逐步消灭私有制、在国际上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用这样一个标准,我们就可以识破那种“创新了的、发展了的当代马克思主义”。

极少数反毛、反共的知识“精英”、“公知”,他们之所以能够兴风作浪,全是因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他们提供了机会和舞台,不然,极少数知识“精英”和“公知”是不会成势的。尽管他们之间也有过矛盾、冲突,但是他们二者是互为支撑的。没有当权派的庇护,极少数反共“公知”断然不会成势;没有极少数反共“公知”帮助造舆论、贩卖历史虚无主义,走资派也不会顺利夺取权力。苏联解体,萨哈罗夫等反共“公知”摇旗呐喊固然有功,但苏共倒台、苏联解体,终究还是一场“来自上层的革命”,在苏共倒台后的激进私有化中,大肆侵吞国有资产、一夜暴富的,还是原先那些当权派。在斯大林逝世前后坚决反苏、反斯大林并流亡国外的顽固“公知”如索尔仁尼琴等人,面对苏联解体后少数人暴富、贪污横行的社会现实,反而有所悔悟。

(五)要反对片面性。毛主席在《讲话》中提到片面性,有两层含义。

第一,毛主席在《讲话》中说:“对于我们的工作的看法,肯定一切或者否定一切,都是片面性的。”社会主义建设这样一个伟大事业,几亿人口所进行的这个伟大斗争,似乎没有什么好处可说、一团糟,这是资产阶级右派所采取的态度。肯定一切,就是只看到好的、看不到坏的,只能赞扬、不能批评,说我们的工作似乎一切都好,这也不合乎事实。

对于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开展的社会主义建设,例如大跃进,是采取一分为二的态度,既指出其中的缺点、不足,又肯定其主要成就?还是视为“一团糟”,一概否定?毛主席逝世后,修正主义走资派其实是采取后一种态度,尽管大跃进中出现的“瞎指挥”、“浮夸风”很多来自这些走资派本人。

对于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所开展的社会主义革命,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采取一分为二的态度,既指出其“三分不足”,又肯定其大方向?还是采取“彻底否定”的态度?修正主义走资派是采取第二种态度的,尽管文革初期的“打砸抢”很多是走资派子女组织的“联动等反动组织所为。

毛主席在《讲话》的一开始,讲到了中国社会的大变动。他说1957年时,“有几亿人口进入社会主义的改造运动。全国各个阶级的相互关系都在起变化。农业和手工业方面的小资产阶级和工商业资产阶级,都发生了变化。社会经济制度变化了,个体经济变为集体经济,资本主义私有制正在变为社会主义公有制。”这确实是毛主席带领中国共产党人以及全中国人民实现的伟大变动。

然而,毛主席逝世40年来,中国的社会,是不是又发生了大逆转?这个大逆转,与毛主席领导的公有制取代私有制、集体经济取代个体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恰恰反其道而行之,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毛主席逝世后,修正主义篡夺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私有制已经取代公有制,贫富两极分化程度超过了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社会道德沦丧,官员腐败成风,思想领域里反共、反社会主义、向往资本主义的舆论和文学作品充斥,尽管他们还打着社会主义的招牌,尽管口头上还喊着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尽管主流阵地还有一些宣传马克思主义、批判新自由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主流文艺阵地也还有个别弘扬革命传统的作品。面对这一切,我们作为坚持马列毛主义的“左派”、“毛派”,承认不承认这样一个“大逆转”?怎样认识现实?是按照毛主席说的“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的思路去分析和认识现实?还是杜撰什么“党内健康力量”、“走社派”,推行“保”的路线?

第二,批判错误思潮时,也要注意克服片面性。毛主席在《讲话》中说:“我们现在有些文章,神气十足,但是没有货色,不会分析问题,讲不出道理,没有说服力。这种文章应该逐渐减少。当着自己写文章的时候,不要老是想着‘我多么高明’,而要采取和读者处于完全平等地位的态度。......你的架子摆得越大,人家越是不理你那一套,你的文章人家就越不爱看。我们应该老老实实地办事,对事物有分析,写文章有说服力,不要靠装腔作势来吓人。”

在批判错误思想的时候,要采取分析的态度,而不能定性在先、扣大帽子。例如,一些反共的右派分子,在兜售他们的政治理念时,也打着“民主”、“自由”、“为民请命”的幌子。我们在批驳他们的时候,只能首先肯定“民主”、“自由”没有错,而且还要大力提倡,关键是怎样实现“民主”、“自由”,实现哪些人的“民主”、“自由”。如果我们无视广大群众向往民主、自由的切身体验,不分析现实社会的情况,不涉及现实中广大群众对自身民主权利的渴望和要求,而是简单地从概念出发,把马克思主义的相关论述简单陈述一遍,那么我们就不会获得群众的拥护和支持。

自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自称与毛泽东思想“一脉相承”的特色理论,我们现在很多左派认识到它是反马列毛的。之所以获得这样的认识,是出于各种因素,有些人是从实际体验中逐步觉悟过来的,有些人则是从书本概念切入的。在获得了这样一个既定的思想前提之后,我们一些同志写文章,就丝毫不加求证,直接批判。有时候,读者结合自身所处的社会现实,可以理解我们的文章。但是,有时候,读者就不一定能够完全理解我们。特别是当我们遇到跟我们论战、故意同我们争夺群众的“五毛”时,那种想当然的直接判断,就难以说服人、难以获得读者的理解和喝彩。

对于自称“左派”、“毛派”的一些人,他们虽然在或明或暗地兜售错误观点,但是他们还是批判新自由主义、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他们在口头上是拥护毛主席、拥护文革的,所以他们才自称“毛派”。对于这些人,我们写文章批判他们,更要注意说理的方法。我们首先应该肯定他们揭露新自由主义、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是正确的,在这一方面与我们是相同的。充分肯定这些之后,再指出他们的另一些观点,哪里不符合实际、哪里值得商榷、哪里自相矛盾,等等。这样,就比较容易使得读者信服。否则,很多左派群众就会不理解,就会认为我们是在“打横炮”。我们写文章,任何时候都要把“摆事实、讲道理”放在前面,而不是把定性、贴标签放在前面。

平时,我们总是强调毛主席1957年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讲的一段话:“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其实,毛主席在《讲话》中紧接着上面这段话继续说:“但是,这种批判,应该是充分说理的,有分析的,有说服力的,而不应该是粗暴的,官僚主义的,或者是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的。”

(作者:黄云飙。来源: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