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富豪,油尽灯枯,朱令案重现曙光?-激流网

    隐形富豪属于颇具国际主义精神的加拿大籍友人,不远万里来到天朝为天朝资本市场的发展呕心沥血,所以互联网上已经不能说了,说一说朱令案吧。有人质疑,朱令案和加拿大籍的国际友人有啥关系。但事实是,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物都是普遍联系的。

其实重点要说的是,加拿大籍国际友人的下属,网名一毛不拔大师的某网络名人,跟朱令案的一些关系。

1

朱令旧案

朱令案是一个陈年旧案,与白银系列杀人案、南大碎尸案等并称天下奇案,去年白银系列杀人案在警方持续二十八年的努力下,于去年成功告破,但朱令案和南大碎尸案则暂时看不到任何侦破的曙光。要命的是,受害人朱令目前仍然处于饱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其父母二十多年承受的痛苦更是常人难以想象,令人唏嘘。

根据百度百科: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于1994年、1995年遭人两次蓄意用致命化学物铊下毒,出现全身瘫痪、脑神经受损等症状,并造成终身伤害。朱令的室友孙某有重大嫌疑,警方也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1998年8月,公安机关解除了对孙某的嫌疑,并取消之前对她的出国限制。

朱令案发生的年代,正处于中国互联网的萌芽阶段,朱令高中同学,北大力学系学生,后来成为某系核心骨干,当时还是北大力学系学生、后来成为著名互联网达人的“一毛大师”在国际互联网上发起求救,经国际医学界诊断为铊中毒。此事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南方周末当时做过报道,可以说朱令案从一开始就与国际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息息相关。

1995年互联网远远没有普及,学校只有有限的互联网接入。但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仍然有少数私人拥有互联网接入账号,只是一般采用拨号方式上网,而且价格非常昂贵。从一毛不拔求救信发送的私人邮箱来看,他使用的应该是北京电信注册的账号,那个年代应该很少人拥有这样的账号,但仍然有。

2

三波炒作

朱令案发生后,长期得不到破案,而受害者一直悲惨地存活着,牵动着社会的神经,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上掀起一波关注浪潮,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缩影。

总体来说,大体经历了三波炒作:

第一波是在2002年,当时互联网方兴未艾,互联网的三大门户网站新浪搜狐网易刚刚在美国上市两年多。最早讨论该案案情的是由方舟子主办的海外网站新语丝,在2002年刊登过几篇关于朱令案的来稿,其中有一篇《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是一毛不拔大师实名写的,当时一毛不拔大师说他上新语丝有困难,由他人转寄。正是在那篇文中,一毛不拔大师首次公开该案的唯一嫌疑人是孙某。网民对此案的判断,比如坚信孙维是被当局包庇的凶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这篇文章的影响。

第二波是在2005年,当时互联网进入论坛时代,第一代网红木子美芙蓉姐姐集中产生于这一段时间。2005年11月30日,在天涯社区,一名网友发表了《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重提此案,在社区内引起了关注。12月30日,一个ID为孙维声明的网友,后被证实为孙维本人,发表了《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以孙维的名义公开为自己辩解,激起众人的讨论,并引起网民对此案极大的关注。该帖子在本文最后的阅读原文可阅读。此后一个多月时间,各大主流媒体大篇幅跟进报道此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第三波是在2013年,当时互联网已经进入了微博时代。复旦大学学生投毒案的讨论触发了社会对这起旧案的再度关注。作为第二波舆论洪流的主战场,天涯论坛再次搭起了创历史纪录的高楼。在第二波讨论中曾经被证实为孙维本人的ID孙维声明再次发声,但最后该ID自爆并不属于孙维本人,只是因为孙维用以注册天涯ID的邮箱因为超过一定时期不适用被冻结,由路人重新申请获得了该邮箱,接着利用该邮箱重置密码,获得了孙维曾经拥有但在2006年01月那波讨论之后再也没有使用过的天涯ID。这波讨论,各路大V赤膊上阵,以当时华山论剑之后的氛围,微博上,在朱令案的立场俨然成为公知与五毛的分界线。最早发布一毛不拔大师文章的新语丝网站创始人方舟子连续发表多篇文章质疑一毛大师,一毛大师未予理会。但方舟子的质疑有头无尾,曾经威胁说在某个时限内如若一毛不出来澄清,将会发布更多的证据,但最后没有下文。

在第三波讨论中,北京警方出面声明由于年代久远,原始证据灭失,朱令案已无法侦破。

3

三路大侠

在互联网的各种八卦之中,基本可以澄清的是此案涉及的清华北大的几个学生朱令孙维和一毛,家境都相当不凡,因此在三波讨论中将案情刻意引向孙维家背景很深,向领导人求情,在某最高领导干预下释放孙维这个方向,非常值得警惕。几家背景分别如下:

朱令家的背景,朱令外公朱启明,1916至2001,原名朱焘谱。1935年至1937年,先后在燕京大学社会学系、西语系学习,在此期间曾担任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代表大会副主席,曾参与组织和领导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解放后曾历任过多个政府岗位职务,担任过北京市高院顾问。1993年,朱启明与雷洁琼、韩叙、吴阶平、柯华、凌青、周南、萧乾、项淳一、叶笃义、许宝骙、赵萝蕤、李慎之等人一道当选为新一届燕京大学北京校友会理事会理事。

孙维家的背景,孙维爷爷孙越崎,1893至1995,男,浙江绍兴平水铜坑人。著名的爱国主义者、实业家和社会活动家,是中国共产党的铮友,是我国现代能源工业的创办人和奠基人之一,被尊称为工矿泰斗。他一生抱着科技兴国的理念,艰苦奋斗,为我国煤炭、石油事业的开发建设和人民革命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中国能源工业的奠基者之一。解放后曾担任民主党派民革常委、副主席、监委会主席、名誉主席等职,其侄子孙孚凌,也就是孙维的堂叔,最高曾任北京政协副主席。

一毛家的背景,一毛外公龙潜,1910至1972,四川省云阳县人。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在狱中同敌人进行斗争。1933年2月在狱中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共七大正式代表。解放前曾在全国人民敬爱的第一任大首辅身边担任秘书及从事过地下工作,解放后因为对一毛亲外婆不忠,不受首辅及邓大姐待见,但仍然历任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湖南大学党委书记、中山大学副校长、国家出版局领导等职。

如果要比较这三路大侠谁更牛逼,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一毛家最牛,首辅身边的所有战友他们家都应该很熟,这些人在改开后基本属于当权派,事实上一毛的父母的职位也相当不凡,一毛母亲任职外交部。朱令家次之,朱令外公属于一二九运动活跃分子,与许多老革命同属燕京校友,应该熟识。本案在1997年得到了两位副总理级领导的批示,也就不足为奇了。孙维家家境相比之下要弱得多,民主党派属于党团结对象,孙维爷爷算得上社会名流,但不算当权派。

按孙维声明的内容,她在1997年4月接受了警方唯一一次讯问,而她爷爷在1995年底就去世了,要说她爷爷向领导求情警方才释放她,很难站得住脚。如果孙维在这一点上是诚实的,那么,更有可能的解释是:警方一直没有充足的证据将孙维列为嫌疑人,随后在高层压力下将孙列为嫌疑人进行问讯。

4

孙维可信度

现在问题来了,天涯ID“孙维声明”的陈述,或者更具体地说,上述这项陈述可信吗?我倾向于相信孙维声明的这项陈述大体可信,或者说与帖子里铺天盖地的其他描述,比如说孙维一直被警方控制着,直至其家人向某最高领导求情在某最高领导施压之下才获释,相比之下,孙维的陈述大体可信。

问题在于2005年那场讨论中,现身的几乎所有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几乎都支持孙维。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人,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很长时间被警方控制着,失去联系已久,还能找到如此多的同学为自己背书?尤其是同宿舍同学,为什么要替她撒谎?除非是同谋。

当然无论2005年还是2013年的讨论,到最后舆论都被导向一个结论:朱令的室友,孙维和其他几位女生,合谋给朱令下毒。但只要稍微理性思考一下,基本可以知道这个假设或者结论很荒诞。20岁上下的学生,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如果真的合谋做坏事,能扛得住警方的分头问讯?你不会真的怀疑京城警方连这个本事都没有吧?尤其是对于一个发生在名校的轰动一时的刑事案。

合谋论的起因是2005年在孙维声明现身期间,所谓黑客爆出孙维与同学之间沟通邮件的曝光。在这些曝光邮件中,孙维和她的同学讨论了怎样引导舆论,为孙维洗清冤屈。当然并不是真正的黑客曝光,而是同学之中有一个童宇峰,将邮件曝光给了一毛大师,再发出来。而关于童宇峰,方舟子曾经在2013年那波讨论中写过一篇文章《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奇怪的朱令同班同学童宇峰》两篇文章质疑,有兴趣的可以去找来读读。

但这个邮件讨论证明不了这伙与孙维一起试图影响舆论的同学是坏人在做坏事,并进而推出合谋论。道理很简单,打个比方,刚刚散场的雷案,其家属和同学为了扩大影响,肯定有策划,而且在互联网上的传播发酵,也肯定有传播学痕迹。但是,并不能因此推断雷案是这些人编造的,相反雷案后面事态发展证明,该案广为传播的核心内容基本属实,哪怕细节认定上存在分歧。

同样道理,孙维与同班同学的这些讨论邮件,恰恰说明曾经与孙维朝夕相处的、更了解案情的同学,在毕业多年之后,仍然相信孙维是被诬陷的,所以才选择配合孙维在网上进行澄清,试图洗刷这个对孙维个人生活造成了相当困扰的问题。

孙维的其他亲人,比如她的丈夫,其实是她的高中同学,同样毕业于清华大学。但凡有任何迹象显示,孙维是恶妇是凶手,他还敢娶她?所以,根据孙维身边的同学的表现,公众大体可以判断,孙维的声明所涉及的基础事实大体属实。当然有人反驳说童宇峰也是她们的同学,但问题是买通一个人绝对要比买通全班十几个人容易得多。

另外,2005年那波风暴中音乐杯子被当作窃听器的问题,也说明不了孙维整体在撒谎,反而说明孙维确实没有多少城府。

当然,孙的声明,整体上也无法洗清她在此案中的疑点。

5

一毛疑点

在2013年的讨论中,很多人揪住一毛在朱令案的历次发言和历次报道中陈述上的差异,指出一毛的很多疑点,有些疑点有一定道理,有些则没有道理,有兴趣的可以到天涯去搜有关的罄竹难书的文章。

一毛在2013年中一直没有出来澄清,虽然各路大 V,比如张颐武方舟子都呼吁一毛出来澄清,但最后还是没有出来。但我认为,许多描述上的差异不是实质性的,部分应该只是由于在不同媒体发言时转述的失真,部分则可能只是因为一毛想要夸大制造效应,因为他是网络达人,这个案子后来几乎成为了他发家的资本。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一毛没有疑点。最大的疑点在于一毛在案件发生之后,过去二十几年的表现。如前所述,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毛十几年如一日地指控孙为凶手,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毛从一开始就声称因为孙家的后台硬,所以孙才被释放。

要知道,孙的后台在普通人眼里确实很牛逼,但是一毛自己在帝都,自己的家庭背景远比孙的深厚,也不可能拎不清轻重,衡量不出其实朱令家的家庭背景也要强于孙家。在这种情况下,不惜编造谎言,构陷与自己素昧平生的孙维。

正如2005年孙维声明所指出的那样,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对于朱令被害,肯定也有怀疑对象,但苦于没有证据,所以从来不敢说出自己的怀疑。我认为,这是正常人对于这种人命关天的刑事案的正常态度。

有人说一毛也许出于正义感和同情心,嫉恶如仇所以坚持指称孙为罪犯。但是,公开信息显示,在朱令出事后,朱家常年在网上募捐,募集朱令的治疗费用和护理费用。其实,以一毛目前的身家,他真的只要拔根毫毛,就可以解决朱家的困境,但人们看到的是在这方面一毛不拔的一毛大师。

公众看到的是一毛在网上经常炫富晒自己的奢侈富豪生活,晒自己的公知立场,闲得蛋疼每天到处去测帝都的空气质量,却没有看到一毛实质性地帮助朱家。公众还看到他在2013年之前长年累月地指控孙为凶手,甚至不惜编造了许多后面已经被证伪的谎言。当然在2013年怀疑的火焰延烧到他自己身上之后,他选择了长时间的沉默。

6

作案条件

许多人对于将一毛列为怀疑对象很不屑,最大的反驳是一毛没有可能接触到铊中毒,也没有可能接触到朱令。

这两个问题其实都很幼稚,根据一毛的文章,朱令和他是中学同学,分别读了清华和北大,学校就在对面,他见过朱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铊的获取,也并不是像一毛后来在文章中一再强调的那样只有孙才能接触到铊。

事实是当时高校实验室对于铊的管理,并不严谨。就在朱令案发生后的第二年,1996年,一毛所在的北大,也发生了一起铊中毒事件,案件后来侦破,属于同性三角恋之间争风吃醋的下毒。案发之后,恰恰是下毒的人最先引导医生做出铊中毒的诊断,因为下毒者并不想对方不治而死。所以,即便是朱令案轰动全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北大实验室对于铊的管理,仍然不算严谨。

实验室之外,铊在当时甚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乃至现在,都是一种老鼠药的主要成分,因为误食老鼠药而铊中毒的案件时有发生。

在明明知道这些之后,一毛继续以孙某是唯一能接触到铊为理由,指称孙是案件唯一嫌疑人,让人很难相信他在本案中彻底置身事外。

后面几波讨论,互联网上对于孙某及其同学铺天盖地的,有些完全没有逻辑的指控,部分应该是被裹挟欺骗的群众,但也有一部分属于水军和发帖机器制造。具体分析一下朱令案帖子里的水军的构成:一波是一毛的雇佣军,对一毛忠心护主不容任何质疑;另一波则属于海外某某功,意图将这个样一个刑事案,延烧到所谓干预案件的某任天朝大统领身上。虽然如前所述,这个实在太牵强了,但某某功的造谣功夫,很多都是这个层次。

一毛作为互联网达人,恰恰具有这方面的实操经验。前面说到的第一代网红木子美,就是一毛的朋友。你问问度娘就可以发现木子美和一毛的关系不是一般地熟,木子美曾经造访过一毛的豪宅,尤其羡慕他家的私家泳池。我甚至大胆推断,木子美就是一毛等人一手造星造出来的第一代网红,当然那个年代传统媒体还没有彻底没落,南方系也功不可没。

另外,一毛展示出的少年老成,可以从他自述的阅读兴趣大概可以猜到,他从小阅读过英国人哈耶克所著《通向奴役之路》。很多人质疑他吹牛,认为他小时候天朝不会有这本书。但我判断,以他的显赫身世,有其母亲外交部职员的背景,他小时候获得该书还是很有可能的。此外,他以前还声称自己最爱阅读侦探小说,比如白马酒店等等。2013年那场舆论风暴中,有人将此列作他的疑点之一,随后,神奇的是,他的那篇博文立刻删除掉了。

如果这个案子是一毛做的,一毛的少年老成,恰恰能够解释案件为什么最终无解。

7

朱令姐姐

这两天你已经领教到了加拿大籍国际主义战士,及其团伙对于舆论的控制能力。这个能力,其实是在一波又一波的朱令案的舆论风暴中锤炼出来的。

当年北大清华都是五年制,1992级的一毛理论上应该在1997年毕业。但是朱令案之后,一毛很快辍学,也有人说是被学校开除,但均无法考证。反正,一毛离开北大之后,加入了国际主义战士所在的团队,成长为其核心骨干。国际主义战士所在的团队,其人才策略:具备名校背景,偏爱学生干部,与聪明人同行。国际主义战士的舆论宣传和控制,幕后操盘的应该都是这个时不时在互联网上掀起一波舆论风暴的一毛大师。

其实朱令家的悲惨,除了朱令令人唏嘘之外,还有她的姐姐,她的姐姐吴今1987年入读北大生物系,1989年春天,吴今和同学周末去野山坡春游失踪,三天后在一个悬崖下找到了她的尸体。警方排除了他杀可能,也没有自杀的理由,事情被定性为意外。 

吴今的死亡虽被定性为意外,但网上也有自称她当年的同学称她的死很蹊跷,她当时没有跟随同学走,而是说自己有事,应该是跟别人有约,后面就出事了。不管怎样,事实已经无法还原了。巧合的是吴今的简历,和国际主义战士的简历,还有一点点重合。国际主义战士是1986年入读北大法律系,1989年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这个也许纯属巧合。

注:吴今案属于警方有定论的意外事故;朱令案则属于警方已经宣布因为证据灭失而无法侦破的案子。唯一能希望朱令案能最终告破的,是保利扫黄和贾府清理能否推行下去。本文所作的推测,都只是纯粹基于逻辑的推理。截至到目前,孙某和一毛,都属于可能的凶手,具体以警方公布的信息为准。

8

一毛冤枉?

有的一毛粉丝很郁闷,指责我的文章类似于对扶老人的好人恩将仇报。问题是如果一毛真的跟朱令中毒无关,那他属于做了好事,应该被感激,只是嘴巴欠了一点,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乱喷他人。但问题是他后面的表现,以及他在加拿大籍国际友人领导的黑暗帝国里的所作所为,让人很难相信他只是一个雷锋。打个比方吧,朱令案两年多之后的北大铊中毒案,正是投毒者看到中毒者的惨状非常不忍,曲里拐弯地向医生提示可能中了铊毒,中毒者才得救。如果属于这种情况,难不成投毒者还得被当作贵人?

一毛大师当年利用高科技手段国际互联网,确诊朱令铊中毒,在当时引起了轰动。但是很多年之后再回头看,去除所披上的互联网高科技外衣,是否属于类似之后发生的北大投毒者投毒后的一种曲里拐弯的提示,还真的很难说。

事实上,从正常的案件处理程序而言,不管用什么手段,医生以外第一个提示朱令铊中毒的人,都应该被列为怀疑对象。一毛在1995年被警方讯问过,这几乎是必然的事实。一毛在朱令案之后离开北大,有可能是辍学,也有可能是被学校开除,目前没有见到任何定论。

关键是朱令案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在没有任何确实证据的情况下,一毛到处宣扬另一个人是罪犯,而且宣扬的很多东西后来被证伪。最明显的一点是关于犯罪动机,一毛从2002年起一直宣称孙是因为要和朱令竞争同一种乐器的演出机会,嫉妒心起所以下毒。在2005年孙维现身那波舆论风暴中,朱令和孙维的同宿舍同学指出,两人在清华民乐队中分别演奏的是不同的乐器,不存在竞争演出问题。一毛随后承认,自己不懂乐器,可能搞错了。在涉及作案动机这样关键的细节都没搞清楚的情况下,敢如此咬定孙某就是罪犯,从犯罪心理学来说,很难不让人怀疑这就是贼喊抓贼。

在2013年那场舆论风波中,一毛大师一度非常活跃,在博客上发布长文,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大谈朱令案。但是在2013年05月方舟子提出对他的质疑之后,一毛当了缩头乌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对朱令案发表过任何评论。对于时不时挑起朱令案争执的一毛而言,你认为这还不可疑吗?

一毛离开北大后置身加拿大籍国际友人所领导的黑暗帝国,由他在这个帝国里操盘网络舆论战,说他是中国水军网推的祖师爷,一点也不夸张。

而1995年最先报道朱令案的南方系,在过去几年里被爆出了大量的有偿新闻付费新闻丑闻,回头再看看最早的报道,你还敢相信报道是确切的精准的吗?而最先报道朱令案的南方系彼时刚刚毕业于清华的女记者阿飞,在2013年为了搏出位可以发微博说要炸建委,这样的人,你觉得她靠谱吗?回头再看2005年孙维现身天涯那次,孙及其室友拒绝媒体的采访,你还觉得一定是这些同学做了亏心事,不敢面对媒体?

顺便说一下,阿飞2013年在微博声称要炸建委,随后被警方拘留。一毛在微博上替阿飞喊冤,恰恰说明一毛和阿飞因为朱令案而抱团,而且到了不问是非的地步了。加上一毛和阿飞所在的南方系一起捧红的木子美,只能说贵圈真乱。

9

起底洗地

说回一毛身后的黑暗帝国,能否熬到朱令旧案再次掀起舆论风暴,很难预料。难预料的其实不是加拿大籍国际友人覆灭的命运,而是可能导致朱令案再次受关注的事件随时有可能突发。

就在朱令案2013年那波舆论风暴的几乎同一时期,第一财经曾经对加拿大籍国际友人领导的帝国进行了扒皮和起底。

根据一财那篇文章的报道,一毛所在的号称与聪明人同行的帝国,每年在名校主要是清华北大录用新人,将新人安排到各大媒体做实习记者,同时在各大媒体编辑团队中安插自己人,利用删帖、置换帖子、排名后移等方式付,保证帝国在网络中不被关注。

接着南方系的21世纪经济报道针对一财的扒皮文章进行了洗地,对加拿大籍国际友人进行了一个专访。

在起底和洗地两篇文章发出之后,加拿大籍国际友人就只能在境外飘,直到这次大年三十据说回来了中国老家过年。

上述两篇文章现在仍然残存于互联网上,但是已经被微信公众号平台禁止推送了。

10

一毛结局

朱令案已经成为死案,这是从一开始就几乎注定的结局。因为第二次投毒之后又过了两个月,医院才确诊朱令属于铊中毒,之后才向警方报案。两个多月的时间,最重要的证据肯定已经灭失。顺便说一下,你还相信一毛一再指称的孙维隐藏杯子之类的细节吗?如果室友用杯子作案,两个月后还不洗掉杯子?反而把杯子隐藏起来?

所以后来警方宣布,由于年代久远,证据灭失,朱令案无法侦破,其实是一早注定的结局,尽管大家无法接受。以一毛后来所掌握的人脉和信息,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案件已经彻底成为死案。也许正是因为知道这点,知道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他才无所顾忌,到处宣扬孙某就是凶手。

但朱令案成为死案,是否意味着罪犯一定能逃脱?绝对不是,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的意思,其实不是说所有的案子一定都能破,其真正的意思是:如果有一个人犯下了大罪,却侥幸逃脱法律的制裁,那么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很聪明,在其他事情上必然故技重施,最后一定会阴沟里翻船。

具体到一毛,我断言:加拿大籍国际友人所拥有的黑暗帝国必将覆灭,而一毛的命运和下场注定悲催。如果他真的在朱令案中当的是活雷锋,也许命运会让其结局稍微改善一点。

一毛及其背后的帝国,在过去很多年时间里,已经在天朝股市里割过无数人的韭菜,这个黑暗帝国的覆灭,是必然命运。

(本文来源:环球经济评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