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2年,法国农民把路易波拿巴扶上了皇帝的宝座。马克思说到,“法国阶级斗争怎样造成了一种条件和局势,使得一个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有可能扮演了英雄的角色。”现在,受全球化冲击最大的白人无产阶级,靠借贷度日的白人无产阶级,对整日谈论堕胎和同性恋的民主党已经绝望的白人无产阶级,同时也是那么的软弱无力毫无组织力量的白人无产阶级,靠着他们的怒吼,把一个如此“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抬进了美国的白宫。历史已经证明,路易波拿巴不是法国农民的救星,历史也必将证明,特朗普不是也不可能是美国无产阶级的救星。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1975年。

这一年,希拉里和克林顿完婚。此时的希拉里还是一个左翼女青年,虽然当年的热情已经逐步消退,但她仍然拒绝改从夫姓,骄傲地坚称自己为希拉里罗德姆。

这一年,从沃顿商学院毕业的特朗普,以1000万美元的大手笔买进邻近纽约中央火车站的破旅馆,他雄心勃勃,官商勾结,准备大干一场。

也就在这一年,美国的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例,悄悄地下降到了20%

一年后,左翼青年希拉里抛弃了自己的坚持,改从夫姓,世界上从此少了一个左翼女青年希拉里罗德姆,多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政客希拉里克林顿。

三年后,美国钢铁业开始大规模陷入危机。

五年后,在东线,日本汽车产量将超过美国,并大举攻占美国市场;在西线,欧洲的空客将占领美国国内大飞机市场1/3的份额,从而结束美国独霸大飞机市场的时代。此时的特朗普是那么的踌躇满志,他在1975年买进的破旧小旅馆将华丽转身,一家名为“凯悦大饭店”的酒店将横空出世,特朗普将以此为据点,踏上他商业地产的征途。

五年后,克林顿希拉里有了自己的女儿切尔西,开始了相夫教女贤良淑德的生活。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左翼的留恋,大步地踏上了辅佐丈夫的政客生涯。里根,那个在好莱坞混迹了20多年的二流演员里根,成功当选为美国总统。再过数年,他将和撒切尔一起,开启一个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新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资本家上天堂,无产阶级下地狱。

然而,这一切都仅仅是在悄悄地发生着。

此时的美国无产阶级,从73年石油危机以来,实际工资已经连续两年下跌。但是,他们仍然满怀对未来的憧憬,干劲十足的准备着去实现自己的美国梦。毕竟,他们还有稳定的工作,还有看似强大的工会。更何况,资本主义持续20年的黄金时代,带给他们太多美好的回忆和幻想。

随后的40年,美国的无产阶级将逐步跌入历史的最低谷。曾经强大的工会,在产业转移、政府打压和自身腐化的合力下,支离破碎。随着自身力量的虚弱,美国无产阶级再次彻底沦为资本家案板上的鱼肉。他们不再有稳定的工作,不再有可观的收入。回首往事,他们将发现,自己的实际工资,数十年不涨。到2016年,将有40%的家庭入不敷出,不得不靠借贷度日。

美国的无产阶级,将不再相信自己能够实现所谓的美国梦。50年代出生的人,在70年代进入工作之时,也许还满怀期待的去实现他们的“美国梦”。但到了80年代,因工资和福利下降,他们明显感受到生活的压力更大了。而80年代中后期进入社会的年轻人,一开始就承受到了形势的变化,他们已经不再奢望稳定的工作。90年代中后期进入工作的人,工资的差距比前辈们更大,而生活也更为艰辛。21世纪头十年的两项全国性的民意调查显示,“有将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梦的实现愈发艰难。”甚至有42%的美国人认为“在其有生之年都难以实现美国梦”。美国梦,离无产阶级越来越远。

他们也将不再相信任何的所谓官方。2007年盖洛普对美国成年人就某些机构的信任度的调查显示,对国会、大企业、总统、电视新闻、报纸以及劳工组织的信任度非常之低,对这些机构表示极大信任或非常信任的人分别只占14%18%25%23%22%19%。现实的教育,使得美国无产阶级感到迷茫。

无产阶级随着力量的削弱,生活的贫困,不满的情形越来越强,对社会日趋失望。

这一切,发端于里根上台。


新时代。

70年代的美国,年均参加罢工的人数超200万,占劳动力的4%。里根上台之初,就强硬的解雇了1.2万名罢工的联邦航空管理人员,从此拉开了新时代的序幕。

70年代的资本家,还不能随意开除工人。里根放松了对资本的管制,使得垄断行业在兼并、重组、降薪、裁员等方面更为自由。随后,美国大规模爆发兼并潮。兼并是资本力量的聚集,也是劳工力量的削弱。每次大型兼并,都伴随大量裁员。为了再就业,工人不得不接受无保障低工资职位,这是里根和克林顿政府的共同特点。这两届政府,失业率都较低,但低失业率背后是低工资和临时工。

里根给富人减税,导致美国税收减少,为了平衡预算,削减工人福利。19812月,里根向国会提出的经济复兴计划,其中一项就是削减社会福利,实现预算平衡。克林顿上台后,相当程度延续里根的政策,先后削减低收入家庭补助、大学生贷款、政府工作人员费用和工资。

然而,这都不算什么。对美国无产阶级造成打击最大的,是产业转移。战后初期,美国制造业一家独大。经过20多年发展,日本和欧洲后来居上。到80年代初,美国制造业遇到了空前挑战,被迫进行产业调整。1980年,里根上台,开启产业调整。1992年,克林顿上台之后,承接里根和老布什的基础,提出了更为宏伟的产业调整计划,开启了美国的新经济时期。新经济的核心,是在里根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提高航空航天、生物技术、电子信息、通讯技术、生命科学、原子能技术、光电子技术等关键领域的投入,并加速产业化;同时,利用新技术改造传统行业。产业调整,使得美国无产阶级的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制造业工人数量急剧下降。

2015年底,美国从业人员合计约1.5亿,三大产业就业人数如下:农业为240万;第二产业,即采矿、建筑和制造业合计约1970万,其中制造业为1230万;广义服务业合计12,350万。除农业外,整个非农行业就业人数占比如下表。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制造业又分为耐用品制造业和非耐用品制造业。从1975-2015年,耐用品制造业占非农就业人数的比例,大致下降8个百分点;非耐用品制造业同期相应下降5个百分点。

2015年为止:(1)第二产业所属采矿、建筑和制造业中,建筑行业变化较小,制造业变化最大,对比1975年数据,下降13.36%,其中耐用品制造业大致下降8个百分点,非耐用品制造业大致下降5个百分点。(2)第三产业中,批发、公用、信息、金融、运输、零售等,虽有变化,但绝对值较小。而专业和商业服务占比提高6.1%,教育和保健业占比提高8.45%,休闲和酒店占比提高3.49%,其他服务业占比提高1.15%。同期,政府公务人员占比下降3.76%

制造业腾出的就业空间,被专业和商业服务(如律师、会计师、咨询行业等)、教育和医疗保健(老师、护士等)、休闲和酒店业(服务人员)及其他服务业占据。美国无产阶级的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产业工人比例大幅下降,而商业和服务业领域的无产阶级大幅上升。

一个美国人,打开电视,经常会看到这样的电视节目:一个西装笔挺的精英人士,一本正经的告诫大家,不要纠结制造业的工作,服务业也挺好的。

这样的节目往往使得不明就里的人莫名其妙。往服务业转型不是挺好的吗?制造业不就是低端落后屌丝低工资的代名词吗?

问题来了,替代制造业的四大服务行业,工资比制造业高吗?

我们来看两张图。第一张图是四大行业周薪除以耐用品制造业周薪的比值。第二张图是四大行业周薪除以非耐用品制造业周薪的比值。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有图才能有真相,这是个真理。四个行业平均周薪酬在各个时期内,几乎均低于耐用品制造业;四个行业平均周薪酬,仅专业和商业服务业在75-80年和04-15年间,高于非耐用品制造业。

里根和克林顿时期的产业调整,使得相当部分制造业转移国外或以外包形成采购,这导致制造业中工资相对较高的职位越来越少,而美国无产阶级不得不到收入更低的服务业中寻求工作机会。

这必然导致无产阶级收入进一步降低,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


工会。

曾经,美国无产阶级力量很强大。30-40年代,美国的激进左翼势力与工会结合,工人具有极强的战斗力,是激进左翼工运的典范。50年代中期,随着政府的打压,美国激进的左翼势力被迫退出工人运动。工会,成了工人阶级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

50年代中期,工会力量达到最巅峰,私人部门工会(即除政府雇员之外)入会率超过35%。其后在整个60年代,入会率虽有下降,但一直保持在30%以上。

70年代,由于经济下滑等原因,工会入会率降至30%以下。然而,在此期间,工会的动员能力仍然很强。从大规模罢工的动员力来看,并不逊色于60年代。

但是,从80年代大规模产业转移开始,工会的力量实质性衰退。入会率逐年下降, 2015年,私人部门入会率仅6.8%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50-70年代,美国工人时常参加大规模罢工,每年参加罢工的工人在200万以上。80年代后,1000人以上罢工断崖式下滑,从70年代每年300起左右,下滑到目前年均不足20起。现在,每年参与罢工工人不足10万。

工会衰败,原因有三。

其一、政府打压。在罢工发生后,司法部门经常会要求领导罢工的工会主席和其他工会高层出庭应对司法起诉,如果他们拒绝结束罢工,还会威胁判处这些工会领袖监禁。政府还会对工会采取罚款、扣除罢工工人工资等措施来打压反抗的工人。

其二、工会腐化。工会主席和副主席的年薪堪比美国总统。全国教师工会、美国教师联盟、美国州县市政雇员联合会主席的年薪都比奥巴马高,劳联产联和其他大型工会负责人的工资则比副总统、国会议员高。他们不愿改变现状,也不再是工人经济利益的代表,而成为资方限制工人的工具。

其三、产业机构调整。一方面,集中度高的制造业逐步转移,吸收大量劳动力的第三产业,大都是较小的服务业(如酒店、百货公司等),组织工会难度比制造业大。另一方面,美国制造业的发展,导致资本有机构成变大,新办企业,在单位空间里人数变少。“2008 年,在326000 家美国制造业企业中,22400家雇佣的工人少于20人;74000家制造业企业雇员人数在2099人之间。从制造业总体来看,2008年美国制造业平均雇佣人数仅为40人。” 这也加大了工人组织起来的难度。

美国无产阶级力量的衰落,还不仅仅表现在工会力量的削减。


团结。

《共产党宣言》最后一句话是,“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来。”

无产阶级没有任何武器,组织,是他们唯一的武器。无产阶级只有部分年龄、性别、地域、种族,团结在统一的旗帜下,才有力量。

美国的无产阶级,却在现实中分裂了。

2015年,美国的移民人数已将近4490万,占总人口的13.9%

大量移民,使得美国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少数民族总数将近人口的40%。其中拉美裔少数民族最多,超过人口总数的16%;黑人第二,超过总数的12%

大量的廉价劳动力涌入,必然加剧工人之间的竞争。资本家利用工人之间的种族矛盾,通过各种形式使用临时工。“我们搬家装修,包工头说如果走公司名义就贵,但是公司有执照有保险,如果单找几个墨西哥人就便宜一半不止,但是不签合同没有保险。”

2010年前后,有将近30%的工人是临时工。而黑人、拉美裔工人和高中以下学历的白种工人,是临时工的主要人群。

“你说非法移民辛苦努力,这部分的美国人也非常努力辛苦的。他们可以为了一个月的临时工作来回开上4000迈,然后吃睡在车上。”

种族矛盾的表象掩盖、模糊了阶级矛盾的实质。资本家、媒体和政客的渲染,进一步加深不同民族的工人阶级之间的裂痕。

本次美国大选的民调显示,“白人工人中,有61%的人认为由于移民的涌入,他们在工作机会、住房和医疗保障方面的利益遭到削弱。高达71%的白人工人认为,由于移民推低了工资,他们的到来对经济的发展基本是有害无利。……还有超过半数的白人工人认为应该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建一堵墙。”

产业转移、政府打压、无产阶级在空间上更为分散、种族矛盾等等,都在妨碍无产阶级的团结。传统的工会已经无法代表美国工人了,而新的组织形式还没有成型。

这是美国工人力量的最低谷。


水深火热。

我父母读书时,学校教育他们要去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美国无产阶级。”改革开放后,他们那一辈人将此当做一个笑话。又30年过去了,我们自己也长大了,也能睁眼看看世界了,却发现,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美国劳动者实际工资长时间没有增加。

73年开始,无产阶级周薪与物价指数的比值一直在下降,直到95年后才开始上升,但直到2015年,其比值才相当于1964年的比值。也就是说,美国无产阶级实际工资长达50年没有增加。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07年金融危机爆发,2010年美国号称经济复苏。但无产阶级情况没有好转。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就业率断崖式下滑。到2016年底,就业率不足60%。未就业人口分为四部分:一、不找工作的富二代;二、还没找工作的在校大学生;三、努力找工作而找不到工作的打工者,即失业人口;四、对找工作已经不抱希望,被迫逃离劳动领域的无产阶级。就业率持续低迷,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劳动力对找工作已经不抱希望,被迫逃离劳动领域。

被迫逃离劳动领域的人,大部分集中在中低收入家庭。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最低收入家庭,每家只有0.5个人有工作,次低收入家庭,每家只有0.8个人有工作。这说明大部分中低收入家庭,无法找到全职工作,只能被迫接受临时性工作,或者被迫靠社会救济度日。

时至今日,美国无产阶级将近40%的家庭,无法靠现有收入维持生活。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最低的20%和次低的20%收入的家庭,入不敷出。中间20%家庭,收支勉强持平。也就是说,美国至少有40%左右的家庭,收入不足以维持其劳动力再生产。

钱不够就少花点啊,干嘛还买酒、开车、装家电呢?

这是因为,工资本质上不是契约所约定的报酬,它本质上是劳动力再生产所需要的必要生活资料的价值。这种必要生活资料的种类,是由社会的经济、文化等各种条件所决定的。19世纪初,无产阶级不喝牛奶,牛奶就没有纳入劳动力再生产的必须品中。但到了20世纪初,随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加强,牛奶成为了生活必须品。同样的道理,20世纪40年代,冰箱、空调不是必需品,而到了70年代,这些都成了必需品。20世纪50-70年代。国际上,东风压倒西风;国内,美国工人组织力量较强。这20年中,大量的耐用品都纳入到了美国无产阶级的生活必须品中间,彩电、冰箱、空调甚至汽车都成了工人家庭中必备用品。

这些东西一旦成了必需品,不是说不要就能不要的。比如手机,15年前是奢侈品,现在是必须品。工人哭穷,说自己过年没钱买新衣服,你说,不买手机不就有钱了吗。工人会一个板砖给你拍过来。手机是必须品,和衣服一样,不能说不要就不要。

没有办法,美国无产阶级不得不靠借贷度日。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1975年开始,美国家庭债务余额占个人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持续升高,到07年前后,达到最高点,其后有少许下滑。到2015年代,其比值仍然接近1。一个人不吃不喝,一年的收入才刚够还钱。

债务余额,一部分是房贷,一部分是消费贷。而美国最低收入的20%和次低收入的20%的人群,平均下来仅15%的人有房贷。这两类人群,其贷款余额大部分是消费贷款,必须靠借贷才能维持其劳动力再生产。

把特朗普抬进白宫的美国工人阶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激流网

最底层的无产阶级,甚至不得不打多份工来养活家庭。“我以前工作的一个公司,有天我去流水线上体验半天。中间休息的间隙,跟流水线工人聊天。其中有一个人有两个小孩,前夫找不到工作,不付抚养费。她一个人打三份工,工作18小时一天,为了养孩子。不跟他们聊天,我真的不知道美国还有这么辛勤但生活艰难的人。”

产业转移导致高薪制造业职位减少,无产阶级力量削弱导致实际工资长期不涨,金融危机后就业越来越困难,这一切使得美国无产阶级日益贫困。


迷茫。

1975年以来,美国的全球化和产业转移导致产业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产业结构变化导致无产阶级的结构也发生巨大变化,产业无产阶级减少,规模小而分散的服务业承接了大量的无产阶级。

政府打压工会、资本家产业转移、无产阶级分散等,导致无产阶级力量急剧下滑,移民等问题,进一步加大无产阶级团结的难度。

无产阶级支离破碎,导致其实际工资长期停滞,无产阶级债务比例高涨,近一半家庭入不敷出艰苦度日。

美国的无产阶级,处于历史最低谷。

迷茫的阶级,路在何方?

08年时,部分无产阶级把奥巴马当做救星,奥巴马时期结束后,无产阶级生活更困难。

曾经,民主党是工人的同盟军。然而,希拉里和民主党无视无产阶级的苦难,无休无止的纠缠于堕胎合法、同性恋婚姻、双性人怎么上厕所以及其他无关痛痒闲的蛋疼的问题。

此时,一个搞房地产、搞赌场、吮吸工人血汗的亿万富豪,一个号称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一道隔离网的极端右翼份子,却深入民间,四处走访,巧舌如簧,大有拯救美国无产阶级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气概。

面对此人,美国无产阶级如痴如狂,游行示威声势浩大。有人善意提醒,“你们都被骗了,他可是亿万富豪,根本不会真的懂中下阶层的”。无产阶级的回答却令人心酸“是的,但他是唯一一位深入我们的(yesbut he is the only one who reached out to us)。”

对美国无产阶级而言,也许他为了竞选撒谎,但是他却是唯一一个去了解他们需求的竞选人。无产阶级至少还可以骗骗自己,万一特朗普没有撒谎呢,那不就中大奖啦!而选希拉里,连自欺欺人骗骗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溺水的美国无产阶级,抓到的哪怕是一块漂浮在水面上的粪便,也姑且当做稻草吧。

1852年,法国农民把路易波拿巴扶上了皇帝的宝座。马克思说到,“法国阶级斗争怎样造成了一种条件和局势,使得一个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有可能扮演了英雄的角色。”

现在,受全球化冲击最大的白人无产阶级,靠借贷度日的白人无产阶级,对整日谈论堕胎和同性恋的民主党已经绝望的白人无产阶级,同时也是那么的软弱无力毫无组织力量的白人无产阶级,靠着他们的怒吼,把一个如此“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抬进了美国的白宫。历史已经证明,路易波拿巴不是法国农民的救星,历史也必将证明,特朗普不是也不可能是美国无产阶级的救星。

美国无产阶级的未来,取决于他们能否在新的形势下,以适应这种形势的方式重新组织起来。

(作者:林岛。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