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过后,大波波娃收拾好桌子,端着碗碟下楼。

我点起香烟,换上拖鞋,蜷在壁炉前的沙发里,使劲撑开脚丫子,在炉火前来回晃着。

“最好把你的臭脚放进拖鞋。”福尔摩斯在书橱边摆弄着一把手枪。

我赶紧放下双脚,坐直身子,愁眉苦脸道:“福尔摩斯,看来我和大波波娃的圣诞节旅行计划全泡汤了。”

“因为这几天的袭击?”

后沙月光:英国朋友谈俄罗斯大使遇刺-激流网      “德国,瑞士,土耳其,这个世界怎么了?”我拿起报纸挥舞着。

“只有俄国大使遇刺案不是针对平民。”福尔摩斯冷冷道。

“政治暗杀?”我叫道。

后沙月光:英国朋友谈俄罗斯大使遇刺-激流网      “沙皇马上在克里姆林宫召见了大臣们。”

“俄国外长说有人想破坏俄土关系。”我翻着报纸。

“他只召见了三个人,外长,对外和对内情报负责人。”福尔摩斯坐在了书桌边。

“俄国媒体炸窝了。”

“华生,但只有外长在说话,显然普京敲打了情报部门。”

“这肯定不会公开。”我给他扔了根烟。

“欧洲有两张最大的情报网。”他停了一下,看了看我。

“如果这是有计划的行动,事前能逃过俄国情报网,也逃不过CIA。”我深思熟虑的说着。

“土耳其自己没有情报网?”福尔摩斯看了看我。

后沙月光:英国朋友谈俄罗斯大使遇刺-激流网      “土耳其自己的?刺客据说就是军警身份。”

“华生,两种可能,要不就是土耳其情报系统瘫痪,要不是就是它们参于其中。”

“埃尔多安对情报系统没有真正掌控。”

“上次未遂政变情报,是俄国人传递的信息。”福尔摩斯深深的吸了口烟。

“看来土耳其情报系统是有问题。”我也深深吸口烟。

“那么如果真的像莫斯科所说是为破坏两国关系,直接刺杀埃尔多安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对哦,他现在显然像个亲俄派。”

“他是个老练的政客,充分利用着美俄矛盾,华生,ISIS手法如何?”

后沙月光:英国朋友谈俄罗斯大使遇刺-激流网      “他们一般只针对平民。”我猛然想起他刚才说的没有针对平民。

“德国是法国卡车的翻版,瑞士是袭击清真寺,方向完全相反。”

“好乱,应当把他们绞死。”我愤愤道。

“绞死谁?”

我楞了一下,“恐怖份子呗。”

“欧洲人权卫士在拼命保护着他们。”

“去特么的圣母,英国农民,法国农民想减个税千难万难,初来乍到的难民却福利应有尽有,还要强暴,杀人!”我跳了起来。

“亲爱的华生,我想你不是一位法西斯份子吧?”他阴恻恻的笑着。

“靠!”我坐回沙发,“美国大使馆也遇袭了。”

福尔摩斯闪过一丝笑意,“对空放枪,然后被捕。”

“你认为跟杀大使的不是一路人?”

“此地无银三百磅。”

“隔壁山姆不曾偷。”我大笑起来。

“美国表示要与俄国进行情报合作。”福尔摩斯笑了笑。

“你不相信?”

“他们不碍手碍脚,俄国人就谢天谢地了。”

“福尔摩斯,我想,就算不是CIA策划,它也应当有线索。”

“1946年9月9日,我们的军情六处中东负责人德斯蒙德.多兰在阳台被炸死。”

“天哪!”

“10月,英国驻罗马大使馆正面被两手提箱炸药完全炸毁。”

“肯定是阿拉伯人干的。”

“1947年两名英军士兵被暗杀,然后是200名阿拉伯人在德尔亚辛村被屠杀。”

“什么恐怖组织这么极端?”

“联合国中东调解人瑞典贝纳多特伯爵1948年9月17日被暗杀,还有大卫王饭店被炸,几百人死亡。”福尔摩斯靠在椅背上喃喃说着。

后沙月光:英国朋友谈俄罗斯大使遇刺-激流网      “贝纳多特伯爵?我好像记得这人,他营救过上万名犹太人。”

“杀害他的正是犹太人。”福尔摩斯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上面这些事全是犹太人干的?”我大吃一惊。

福尔摩斯冷漠的点了点头,“媒体在过滤这些往事,纳卡姆,沙伊,伊贡尔,斯特恩帮这些组织后来演变为除克格勃和CIA之外欧洲最厉害的情报机构。”

“以色列摩萨德?”我好像意识到什么。

“华生,但我们没办法抓人,贝京后来还是总理。”

“他们有保护伞?”我起身来到他身边。

“俄国人面临的情况跟我们当年一样,最终是会知道是谁干的,比如ISIS,但保护伞依然存在。”

“这家伙是怎么带枪混进会场的?”我沉思着。

“必须有人理顺所有安保环节,才能给予致命一击。”

“你是说土耳其安保部门有以色列卧底?”

“华生,这是一次多国联合作战,子弹是飞向莫斯科的。”

“为什么每次俄国人都要相信埃尔多安的解释?被打飞机也忍了。”

“不但相信,还要替他开脱。”

“毛熊改脾气了?”

“普京手里情报不是我们能想像的,他的位置注定要从另一个高度来处置。”

“幕后还有幕后?”

“华生,土耳其套着ISIS,以色列套着土耳其,CIA套着摩萨德。”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副俄罗斯套娃。

“我最烦这样套来套去,一点都不痛快!”我喊道。

大波波娃刚好推门进来,瞪了我一眼,“就知道痛快,我可不想怀孕。”

福尔摩斯忍着笑,收起桌上的瓷娃娃,将目光转向了窗外。

(作者:后沙月光。来源:公众号“后沙月光论古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