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克鲁格曼:川普当选——被诱惑与被背叛的白人工人阶级-激流网 选举日(11月8日)前一天,密歇根州,特朗普的支持者。图:Damon Winter/纽约时报

凭借来自工人阶级白人的压倒性支持,唐纳德·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团选票(尽管未能赢得大众选票)。那些工人阶级白人认为,变动中的经济和社会抛下了他们。他们即将收获回报,而那些在特朗普整个职业生涯中曾相信他美好意图的每个人,都已收获一模一样的回报。想想看特朗普大学吧。

是的,那些工人阶级白人即将遭到背叛。

背叛即将到来的清楚证据是,一批亲企业、反劳工的人士获选出掌特朗普内阁的核心岗位。特别是,本周的重中之重——朋友,严肃点,别再盯着特朗普的推特了——是选定汤姆·普莱斯(Tom Price)担任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普莱斯先生强烈反对奥巴马医改,并力倡联邦老年人医保私有化。这一选择或许意味着,《平价医保法》注定难逃一劫,特朗普最热忱的支持者将加入到规模最庞大的失意者行列。

这里你首先必须了解的是,共和党人有关“废除并取代”的说辞总是沦为欺诈。共和党声言它将很快出台替代奥巴马医改的方案,这已耗去六年时间,而方案出台不了的原因是,它无能为力。

奥巴马医改之所以是目前的情形,因为它必须如此:不要求健康人士签约参保的话,你就无法用早已存在的条款覆盖美国人;不提供补贴,令医保可负担的话,你也做不到那一点。

任何替代方案,要么会像极了奥巴马医改,要么会从数百万急需医保的人士那里拿走医保。

选定普莱斯先生所暗示的是,特朗普行政分支事实上打算坐视数百万人失去医保。而那些失去医保的人中,很多将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看一下2013年至2015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你就能明白何以如此。那些数据展示了全面推行奥巴马医改带来的巨大冲击。那段时间里,未享有医保的美国人下降了1300万;三分之二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投票支持特朗普,这部分人占了这1300万人中的800万。这样,我们或许正面对超过500万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中的很多人患有慢性疾病,最近才首度享有医保;他们投票支持特朗普,只不过令他们的生命更讨人厌,更原始野蛮,也更短促。

为什么他们支持特朗普?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享有的医保岌岌可危:整个选举进程中,媒体几乎根本不报道政策。或者,他们可能相信了特朗普先生的保证,即他会用更了不起的方案来替代奥巴马医保。

不论是何种情形,他们都将追悔莫及。共和党人一旦如我们所知,推进他们的计划,终结奥巴马医改,局面甚至会更加恶化。这一切似乎已在着手实施,即令这位当选总统曾特别承诺他不会做那样的事。

为免你好奇,不,过去数十年间制造业失去的那些工作机会,特朗普先生也无法恢复。那些工作机会主要败给了技术革新而非进口产品,它们并没有回流美国。

当共和党人拆毁这一安全之网,将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补偿工人们承受的伤害。

政治上会有激烈反应,即买家的反悔会大量涌现吗?或许会。民主党人不知疲倦地抨击特朗普先生对工人阶级的背叛,这无疑会相当明智。但我们确实有必要考虑,他会运用一些手段来掩盖背叛的范围。

其中之一将是以光鲜亮眼的琐碎目标分散整个国家的注意力,我们已见识到这一点。本周,特朗普方面洋洋得意地宣布,他们已与空调制造商开利(Carrier)达成协议,后者会将该公司的部分工作机会留在美国。

不,特朗普先生并未“对抗”开利公司,他似乎为对方提供了一份贿赂。并且,我们谈论的是一个巨大经济体中的一千个工作机会。以一周达成一项同等规模协议的速度,特朗普用三十年时间挽救的工作机会,才可能与奥巴马总统通过汽车业援助计划挽救的工作机会一样多;用一个世纪的时间才可能弥补自2000年以来制造业整体损失的工作机会。

但从该协议目前涉及的范围来判断,假定媒体会容易上当而且不懂算数,看来像是不错的赌注。

此外,工人们正节节败退,假如并且当这一事实被充分意识到,我担心特朗普主义者将主动出击,寻找敌人。这是威权主义政府为转移人们对其糟糕执政表现的关注,而经常做的事情。

(作者是美国宏观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本文原刊于2016年12月2日纽约时报纽约版,页A27。取自纽约时报网站,原题:“Seduced and Betrayed by
Donald Trump”。听桥译。)

出处:http://www.nytimes.com/2016/12/02/opinion/seduced-and-betrayed-by-donald-trump.html?_r=0

(全文1600字,感谢阅读!请欣赏音乐。原唱为约翰·列侬,但是找不到他的版本。)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来源:公众号“歧路听桥”)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