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曾经的微信还是现在的陌陌,都立着线下交友的牌坊,而支付鸨是把节操的底裤都脱掉了。

阿里巴巴,或者马云,正在不折不扣地践行着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的邓宁格的金玉良言——

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11月27日,支付宝生活圈上线“校园日记”、“生活在海外”和“白领日记”三大版块。

变成支付鸨的支付宝告诉我们,做婊子根本用不着立牌坊-激流网(支付鸨最新画风)

三大板块所针对的群体,分别是女大学生、留洋女性和女白领。

版块只允许女性用户发帖。

男性用户要进行评论,芝麻信用分必须达到750。

产品上线不久,效果拔群,支付宝生活圈,一片歌舞升平。

只准女性发帖,男性用户必须达到信用才能评论、勾搭、交(约)友(炮),这一波节奏,稳。

我见过所谓的微信约炮平台,入群规则是女生语音验证,男生缴纳月费,和支付宝的校园日记,异曲同工。

千万鲜嫩欲滴的大学女生和信用积分超过750的成功男士谈笑风生,这样的社交网络,真是激动人心。

放眼生活圈,鲜活的肉体、放肆的邀约、焦灼的荷尔蒙琳琅满目,难怪业界称,支付宝变身支付鸨。

很多人将支付宝的校园日记比作陌陌二世,这个比方是有问题的。

虽然陌陌的社交目的人尽皆知,但是陌陌本身从未鼓吹过约炮,其广告语“总有新奇在身边”,有邀约暗示,然而正能量满满。

虽然放眼陌陌平台,狼多肉少,猥琐男一捞一大把(男士可以把性别改成女,然后开定位体验一下)。

变成支付鸨的支付宝告诉我们,做婊子根本用不着立牌坊-激流网(很贴切有木有)

然而从用户权限来看,男性与女性绝对平等。

在男性和女性的用户权限完全平等的情况下,我想认识附近同城的人,这个诉求,也并不是不合理——

比如说,邻家大二女学生小张拿起手机,通过陌陌成功约出隔壁老王补习高等数学,这也没什么不可以。

重要的话说三遍——

在男性和女性的用户权限完全平等的情况下,陌陌完全可以被视作为一个正经的交友网站。

当然了,在陌陌,约炮、援交、召妓这些事儿不计其数,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

这就仿佛性工作者的服务从来不叫做“性服务”,而是叫大保健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

而性工作者的工作场所,往往是XX发廊、XX会所或者XX浴场。

你见过有哪个当代青楼的招牌,叫做“狠狠爱做爱中心”的?

社交平台靠打色情擦边球吸引用户入驻,喜闻乐见。

微信约炮三杀器:摇一摇、附近的人、漂流瓶。

直播平台,露奶露底裤的美女主播。

探探、圈圈、开聊……还有五花八门的社交软件。

但是,所谓色情擦边球,归根结底是个擦边球。

表面上看,大家都是搞线上交友的谦谦君子。

所谓做婊子,还是要立牌坊。

用相对严肃的方式去遮掩背后原始纯粹的荷尔蒙,不管怎么说,还是有节操的一种做法。

但是支付宝彻底颠覆了业界行规。

女性免费入场,男性设置门槛,设立用户权限的不平等,便直接把生活圈背后的交友目的摆得明明白白——

女性晒出照(身)片(体),待价而沽。

男性拥有信(资)用(本),蜂拥入场。

支付宝通过扭曲用户权限,把招嫖和援交两个字写在脸上,而背后的概念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

用钱买性。

要知道,女性选择某男性约炮的可能性有很多,比如颜值、才华、性能力,而对方的财富只是若干种可能性之一。

而在支付宝的生活圈,男性通过信用积分来获得挑选和勾搭的权利,约炮这一泛化的概念被迅速窄化——

资本和性明晃晃地勾搭起来,这不是郎情妾意的约炮,而是明码标价的招嫖和援交。

细思极恐。

在中国有3亿多用户的支付宝,在2016年11月27日这一天,通过“XX日记”产品的上线,传达出怎样的价值观——

将女性丧心病狂地予以物化。

女大学生和女白领群体纷纷躺枪。

全中国3亿多人,男女老少、老幼妇孺全面覆盖,围观这一场史无前例的招嫖和援交。

我能理解支付宝想做社交的迫切心态,通过性擦边球作为突破口,在吸引用户入驻后逐渐洗白自己,就像当年的微信从约炮软件走向人手一份的社交软件。

然而阿里巴巴发现,曾经微信用过的机制不再管用。

用户的口味已经被微信、陌陌和乱七八糟的社交软件养成的非常刁钻。

于是阿里巴巴断然扔掉节操,试图用不立牌坊的方式,努着劲儿要从被微信垄断的移动社交平台杀出一条血路。

然而吃相实在太难看了。

毕竟,你是个支付软件,又干起了招嫖的勾当,这是不是有点魔幻现实?

当然了,我们没有理由要求资本家背负起引领三观的责任,毕竟,资本家只是为了赚钱。

让我们再复习一遍《资本论》中马克思引用邓宁格的经典名言:

(利润)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但是,当资本毅然脱掉道德的底裤,请给予我们以鄙视的权利。

而吃瓜群众的下限,终有一天会被资本磨蚀得仿佛深渊,在那里,性欲和资本,有着震耳欲聋的喧嚣与轰鸣。

作者:吴清缘。来源:微信公众号”法科奥夫”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