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宝瑜:由大企业操控的“大众媒体”是美国民主的重要障碍-激流网

美国的“大众媒体”是美国无法实行真正民主的重要障碍之一。最近有位学者(彼得•菲律普)建议美国人应当不再把美国的媒体称为大众媒体,因为媒体已经不再属于大众,它已经成为由少数大企业控制的媒体。菲律普认为媒体必须报道事情发生的真实状况,但是现今美国的媒体总是要掩盖真实状况。他举例说,在一般媒体中很难看到像美国工人的实质工资不断下降的报道,也看不到在许多人付不起医疗费用的同时,美国的健康保险公司在2006年一年就赚了九百三十亿美元利润的报道。菲律普和一些关心媒体的人开始了一个叫“真实报道紧急状况运动”,并于今年一月在加州=开了一个会,这个会集聚了跟媒体相关和关心媒体的人,他们讨论在今天美国的宪法危机、环境危险和战争不断的扩张下,美国敢于调查真相的记者们、勇于揭露事实真相的人、和为争取独立媒体的人要怎样做才能让一般大众对他们社会有真实的认识。这些人不是不知道他们所面对的困难和阻力,但是他们还是勇往直前,这是值得佩服的。因为他们知道美国的媒体是由少数的大公司所控制的。这些大公司的财力雄厚,又与政界有深远的关系,要挑战它们是极为困难的。

在几十年前,美国每个大城市都有几家独立的报纸,就算很小的一个镇也常会有一家独立的报纸。除了报纸外还有无线电台,这些媒体报道地方上重要的新闻,并讨论与一般市民或镇民相关的议题。除了地方新闻外,它们也报道国家和国际新闻,并且对不同的议题在报纸的编辑版上发表该报纸的意见。这些报纸也有责任报道不认同它编辑版的意见,并用接受读者来信的方式表达读者们的看法。这并不是说几十年前美国的媒体有多理想,但是与现今比较却是好得太多了。

2004年时,斑•贝迪坎写的《新的媒体垄断》出版了。这本书是他在1983年出版的《媒体垄断》的再版,加进了自第一本书出版后二十年来新发展的资料。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时,贝迪坎就提醒他的读者,大型的公司正在对媒体业和广告业进行垄断,但是那时很多人都不相信,而且批评他过于担心。如今在二十年之后,贝迪坎的警告却成了事实。在这二十年中,控制媒体的大公司已经从之前的五十个减少到十个,更再减少到五个。这五家大公司垄断了美国的报纸、杂志、无线电台、电视台、出版社和电影制作公司。换句话说,这五家大公司通过对这些媒体工具的控制,也就控制了美国的舆论,更深入地影响了社会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

许多家地方上的小型报纸和电台被收买之后,它们将任职多年的记者解雇了。新闻的来源都是从总部传递过来,这样一来,这些报纸和电台就失去了它们的地方特性。另外,这些报纸和电台在报道全国性新闻时没有什么选择,因为都是转载或转播,其中包括报纸编辑版上的评论,或是广播电台的评论。因此这些地方上的媒体也失去了它们的独立性。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默多克新闻公司的福克斯电视新闻。福克斯电视新闻在美国全国每个城市都设有电视台,它是美国最保守势力意识形态的传播工具。福克斯电视新闻常常用捏造或扭曲新闻的伎俩来打击任何它们认为比较进步的力量。福克斯电视新闻支持布什所发动的侵略战争、支持布什给富人减税的立法、反对任何有利于大众的医疗改革、反对工会、赞成减少政府对环境、劳工和消费者的保护。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例子就是美国两家最大的无线电电台:Clear Channel和Cumlus。它们邀请Rush Limbaugh作它们节目的主持人,Limbaugh是美国极右势力的代言人,他将资本主义美化,他为美国在全世界所作的恶事涂脂抹粉,更在他主持的节目里散布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论。他把美国说成是全世界最美好的、最自由的、最爱和平的和对贫穷国家援助最慷慨的国家。Limbaugh有一大批忠实的跟随者,在政治上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美国的三家最大的电视台都是这些大型公司的子公司,像CBS属于时代华纳,ABC属于迪士尼,NBC则属于通用电气。不仅如此,这些电视台的股东会的代表(Board of directors)又同时是其它大公司的股东会的代表。像拥有ABC的迪斯尼的一些股东会的代表又同时是波音飞机制造公司、西北航空公司、联邦快递公司(Federal Express)、哈里伯顿、Kmart、和雅虎的股东会的代表。CBS和NBC也是一样。而这三家大公司又同时控制了多家的报纸和收音机电台。这些大公司和媒体大公司的关系紧密,使得电视台和其它媒体会尽量避开不利于这些与它们有关系的公司的新闻。美国的媒体与美国最大的私人企业的利益如此的紧紧相扣,媒体所报的新闻就不会准确,它们在编辑版所发表的意见也不可能公正。

收音机或电视所使用的频率是为大众所共有的,就像太阳和空气一样并不是私人所有的。因为是大众共有的空间,如果私人公司要用它来谋利是应该受到一定的限制和要遵守一些规定的,这些限制和规定是为了维护大众的权益。除此之外,一个国家还应该设有由政府资助的公有无线电台和电视台。

在欧洲的许多国家都有国家电台,像英国的国家电视广播电台(BBC)的水平算是比较高的,主要是这家电台得到国家的资助而有足够的经费。美国的公视收音机台或是电视台从政府得到补助很低,因此这些电台没有商业广告的收入,从而必须不断地向听众和观众讨钱。事实上近年来,这些公视电台也在财政的压力下开始替大公司作广告了。

再说,任何有关对媒体的限制和规定,这些私人大公司总是要尽量抵制。美国的国家通讯委员会(FCC)是专门主管有关媒体的立法事宜和对媒体监督的机构。但是近二十多年来,在美国全力提倡自由化和反对管制的大环境下,FCC也全力支持取消对媒体的管制。像在过去FCC为了保护消费者,它规定广播电台不能广播有害于消费者利益的广告,像一些骗人的广告。它也规定每个城市可以收到它们的地方新闻,除此之外,每次广播电台申请延续执照时,地方上的人可以表示他们对这家电台的意见。但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这些管制都被一步步地废除了。其中的一个例子就是在八十年代废除了一个叫“公平原则”的法规。这个法规要求每个电台在它们的节目中,要包含一些有一定份量的、与公众相关的严肃议题的讨论,并且给予对这些议题持不同意见的人相等的表达意见的机会。这些规定其实相当不错的,目的是为了在私人公司拥有传播空间时,他们不能只是为了谋利而损害了大众的利益。但是到了八十年代中,媒体的垄断力量更加强大后,FCC抵不住它们的压力,把“公平原则”和一些其它规定一起给废除了。

美国各种私有媒体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2005年全美国用在广告上的总开支估计为两千七百一十亿美元,是个极为庞大的数额,其中电视广告约占四分之一。各种媒体为了争取广告的收入必须要迎合向它们买广告的顾客,这一点在电视节目上看得最清楚。近些年来美国电视节目的质量每况愈下,各大电视台都争相播些极为低级趣味的节目,它们在现场观众的喝彩下当面揭露电台请来客人的隐私,借此来羞辱他们取乐。这样的节目成本低,它利用人幸灾乐祸的心理来吸引广众。结果是低级趣味的节目吸引低级趣味的广众,节目的主持人要不停地找更加轰动的丑事来满足广众,把文化水平一步步往下拉。

电视上除了揭露轰动的丑闻外,就常常播些像谋杀、抢劫或强暴一类的暴力故事的节目。虽然有关暴力节目对儿童的影响已经经过许多人的研究而得到结论,贝迪坎说,这些研究,其中包括美国国家精神健康所的报告,和一千个以上的其它研究报告都得到相同的结论。结论就是暴力节目会直接影响到儿童的暴力行为。但是电视节目为了吸引观众总是离不开暴力,有一个估计说,美国的年轻人到了十八岁时,就已经在电视上看过了一万六千个谋杀和二十万起其它暴力事件。

读了贝迪坎的这本书使我对美国媒体又有进一步的了解。美国媒体与商业界利益上的关系,和媒体与美国政治上的各种牵连使它们违背了美国人民的利益。媒体的不实报道和对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宣传欺骗了和蒙蔽了美国大众。美国一般人民对美国在全世界所作的恶事不但完全一无所知,而且还以为美国是世界上最民主和最爱和平的国家。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经由媒体所传播的谎言最后都是被揭露出来。不能说美国没有新闻自由,尤其是在今天电子通讯技术已经为很多人掌握的情况下,许多事实真相总是不能被掩盖很久,而且的确有许多有远见的人和敢于斗争的人不断地努力来揭发美国政府和媒体宣传中的谎言。所以真要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可以找到很多供参考的数据。只是一般大众无法花很多时间去寻找数据来与媒体的宣传相比照,因此美国大众深受媒体宣传的影响。在美国独立媒体不能大规模发展起来之前,美国一般大众的觉醒是非常困难的事。这也就是美国真正民主在短期内无法实现的原因。

虽然美国大部分记者都屈服在他们老板的控制之下,但是也有少数勇敢的新闻记者敢于与老板抗衡,他们在资方的压力下能使真实的新闻见报或者上电视。但是有不少知名和得过奖的记者也因此而失去了他们的工作。2002年时由Kristina所编的一本书中就有十几个这样的例子。

(作者:金宝瑜。激流网摘自《民主六讲》)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