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互相评分审判——虚伪的阶层社会和焦虑的中产阶层-激流网

黑镜第三季第一集设定了一个人与人互相评分,并看得到每个人头顶分数的社会。分数高有很多好处,可以享受特殊的服务,如租房有优惠,飞机留专座,医院可以优先治疗,连给别人的评分权重都要高一些,到哪里都受欢迎。分数低则被人瞧不起处处被排挤,再低就直接被挡在公司门外失去工作,分数见底就像女主最后的结局一样被当作反社会关进牢房。人们互相评分就像朋友圈互相点赞一样,现实中很多广告商出的多少个赞就可以免单的宣传手段,与这个评分机制并无差别,越收欢迎的人评分越高,现实中也受益最多。

在这种社会机制下,女主没有天生的美貌和金钱优势,只能小心翼翼,对所有人都得故作热情伪装真诚只为获得一个五星好评,即使收到差评内心一万个草泥马奔腾也不能骂出口。低分(2分以下)处于底层的人,境况已经不能再糟糕,也不可能变好,干脆变得无所谓做自己。高分(4.5分以上)处于精英阶层的人,已经习惯并能维持特权生活,过的随心所欲,遇到不文明的不喜欢的人想给差评就差评(如女主出门撞到的名媛)。只有女主这样的中产阶层稍有不慎就会落入底层的万丈深渊,自己积累的一点点特权就会消失殆尽。所以不得不努力迎合所有人,但和上层的心机名媛闺蜜比起来,距离仍然是那么遥远。正如现实中的中产阶层最依赖于这个制度,时常处于要努力爬上精英阶层的焦虑和一不小心就跌到底层的恐惧,虽然物质比底层好很多但却最缺乏幸福感。

然而要想从4.2分到4.5分则要跨越两个不同阶层的差距,正如开头分析师的话,当你的分数只有4.2分时,你的核心圈也是这种人。同样的,当你的分数超过4.5分时,你身边也都是精英人士。这个社会阶层分明,女主并不认识几个高分人士,除了那个从小把她当垫脚石且常年不联系的名媛闺蜜。女主想快速提高分数得到租房优惠,只能靠高分人士给她高评分,恰好此时闺蜜邀请她参加婚礼,两个人利益不谋而合重拾旧情。

剧中女主评分一路暴跌,唯一支持女主走下去的,是到达闺蜜的婚礼,被高分精英们点赞,分数就可以马上会升。这个想法简直太天真,闺蜜要的是4.2分的体面绿叶,而不是2.8分的屌丝女。直到女主被直接拒绝出席当伴娘,女主的幻想被无情地戳破。女主也是想要闺蜜的高分朋友的点赞,才对处处把自己当绿叶甚至还勾引自己男朋友的闺蜜笑脸逢迎。人与人之间都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一旦你不再符合我的利益,那么必然给你差评,并没有感情。如果说精英阶层对中产阶层还会伪装一下友善,那么对底层则是冷漠无情的唾弃。

在女主评分暴跌的整个过程中,所有高分人士都显得表面文明冷静,绝不说脏话爆粗口更不会动手。如果说刚刚出门时弟弟、名媛和出租车司机的低分是埋下的伏笔,那商场的保安直接暂扣1分并24小时低分双倍则是直接让女主跌入底层。这种绝望已经让女主没有理智,即使不受欢迎也孤注一掷怎么都要去婚礼。到最后大闹婚礼后没有得到快速刷高分,而是直接被差评到了0分,最后被警察关到了牢房。精英阶层文明和冷静的体面背后,是保安和警察等暴力机关充当着打手的角色。越是底层越无法文明,因为生存和生活空间已经被挤压到最差的角落,怎么可能彬彬有礼积极乐观。越是矛盾尖锐,公权力的监管越是严苛。所以在婚礼暴力粗口说了脏话大骂新娘,就要被关进牢房控制起来,并不是因为这是更加文明的社会,而是因为这影响了精英们奢靡的娱乐,破坏了强权者控制的秩序。

这样一个人人可互相打分的社会,资源也按照分数的高低来分配,是典型的阶层社会。你循规蹈矩小心做人也能慢慢爬上中产阶层,一旦不符合社会规范轻则被周围的人差评拉低评分,重则被执法者直接扣分变成底层。表面看上去社会秩序井然,实则上层虚伪、中产压抑、底层边缘。女主评分被一次次刷低的时候,那种绝望和无力让人无处可逃。别人可以随便给你评分,没有公正毫无理由缺乏感情只看心情,随时都可能被审判关进牢笼。人按分数被分成三六九等,低分就意味着被边缘化,就像被网络暴力申讨的小三,也像被公开了开房记录的公务员。人格被贬低没有尊严,人人都在朝你扔出一块致命的石头,舆论就可以你也无法在社会生存。评分机制在现实社会中虽然不是赤裸裸地挂在头顶,但是却在每个人的思想和行为中,是量化的人的权力。当然每个人的权力不是一样的,高分者拥有更高的权力,而其身后的公权力则是最大的。

本剧无情地嘲讽了虚伪的阶层社会和焦虑的中产阶层,那么出路在哪里。我想开货车的大妈和剧终女主和黑人男的吼叫已经昭示着,无视这个机制才能活出自己,反抗则面临着危险,那么可想而知,无视制度或者单个人的反抗是远远不够的。

(本文作者:孑然)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