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统朴槿惠已公开就“闺蜜崔顺实干政”一事作出道歉。崔顺实她在朴槿惠担任总统以后,作为非公职人员却事先修改总统演讲稿,指导朴槿惠进行外交政策,堪称“影子总统”。

此后邪教教主的身份也被扒出。崔顺实的父亲崔泰敏(音)创立了邪教永生教,并且在朴槿惠丧母后巧妙插入成为她的心灵导师。

事件导火索是崔顺实的废旧电脑中的文件被复原,涉及到了几十份朴槿惠演讲前的稿件,实际上就是国家机密。

邪教与政治在韩国的关系交错复杂,可谓共存共生,邪教需要政客为其站台,增大影响力,政客需要邪教信众来帮他获取选票。

朴槿惠是否是该教成员?她既没承认也没否认。我个人看法:她曾经是。

邪教靠淫乱起步

韩国大的邪教组织有:统一教,安商洪证人会(宣教协会),锡安基督教神学会。

比较大的有: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安息教,救援派,棚屋房传道等等。

你很难厘清正常基督教与邪教的分水岭,韩国所谓的反邪教行动从来没有落实过。

“岁月号”翻船,死了几百名学生,般东就是“救援派”创始人俞炳彦,这次灾难并非天灾,而是人为,韩国民间也怀疑是一次邪教祭礼。

韩国海警在救援中的无能和不专业令人发指,海警为何无能?因为他们只要会抓中国渔民就OK,并不需要学习真正的救援技能。这是另一个话题,不述。

性放纵,男女混交,是各邪教在韩国发展初期的主要手段。

韩国最大的邪教组织是“统一教”,曾经富可敌国,成员遍布全球。它的创立人文鲜明,原先就是韩国一个小规模邪教组织的成员,叫“淫棍派”(公众号:后沙月光论古今HSYGLGJ)。

不要笑,“淫棍派”是正式名称,他的理论是“分血”。就是让男女信徒通过阴阳交合,洗清原罪,也叫血液清洗。

统一教建初,文鲜明就连哄带吓,奸污了十几名女弟子。提上裤子后,告诉女弟子她已经无罪,然后,女弟子再跟别的男子性交,则男子也将无罪,因为她得到了教主“分血”。最后,大家都获得了“纯洁”的灵魂。

这是纯洁的事情哦!无论事实是多么淫乱肮脏,旗号必须圣洁,玩得大一点的叫“民主”“自由”,不是照样信徒万千?膜拜白宫。

文鲜明1946年(淫棍派时期),就曾被捕,罪名是奸淫妇女多人。

1948年(统一教前期),因女信徒家人和老公报案,又被逮捕。

老流氓知道,聚众淫乱的确能让邪教成员迅速增长,但政府总是要抓他,在牢中悟出了人生的真谛,寻找到统一教扩张全球的王牌。

“反共”大旗,美国撑腰

1948年从牢中出来后,淫棍成了反共义士,他后来告诉人们,他坐牢是因为共产党的迫害。辛辛苦苦分血给女弟子,居然还要抓他?这不是迫害是什么?朝鲜劳动党政府判了他五年。

朝鲜战争爆发后,1951年8月,文鲜明混在难民堆中逃入釜山,提前获释,重操旧业。

这时期,他根据朝鲜民谣编了一首圣歌《烦恼的心》,并收获了一批真正意义上的信徒(完全受控)。

1954月5月1日,他在汉城成立了“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统一教正式现身江湖。同时,他与原配妻子离婚。

1955年7月13日,汉城警方将他和同伙逮捕,罪名是“集体奸淫”。也就是说,随着信徒越多,淫乱规模越大,越淫乱,信徒越多。

然而他的邪教价值得到了中央情报局的重视。 10月4日,在CIA的干涉下,文鲜明无罪释放,并成为了CIA在韩国的骨干秘密线人。

1957年,统一教已经扩张到了韩国农村,有30多座城市有了支部,教义也开始有了理论著作《神圣原则》,他使所有人相信,他在16岁时(1936年)就在某座山上与耶酥见过面,耶酥给了他一个重要任务---建立地上天国。

在邪教徒眼中,他是耶酥的化身,人间的神,在CIA眼中,他是反共最好的工具。无论多么邪恶,美国成了他的最大保护神。

1957年底,汉城当局再次收押文鲜明,禁止了统一教,CIA再次干涉。

1958年文鲜明开始向日本传教。

1960年4月,文鲜明与17岁的韩鹤子结婚,共赴美国传教。

1957年统一教由于过于猖狂被禁后,另一支同样以“反共”为旗号的邪教组织“天父教”慢慢浮出水面。

天父教,就是朴谨惠现在背后邪教势力的源头,创教人叫朴泰善。否曲三位一体,自称为圣灵或橄榄树,最后宣称自己是“上帝的灵”。

这派主要是以神医面目蛊惑愚民,生病不吃药,不开刀,只要信朴泰善,百病皆好,要是死了,那是你心不够诚。

与摩门教,和耶和华见证人一样,从淫乱,群交到乱伦,都是韩国邪教组织刺激和控制信徒的不变手段。

同行是冤家,统一教一家独大,大家一起让他早点滚蛋。

从大背景来说,美国一直想把韩国设计成为一个宗教国家,便于自身的控制。

邪教与韩国政坛

1961年朴正熙(公众号:后沙月光论古今HSYGLGJ)出任总统,但“反共大会”组织困难重重,从美国请回文鲜明后,一下子就把“反共大会”开展的有声有色。朴正熙跟崔顺实的父亲崔泰敏也是好友加政友。

很难说是政治迎合了邪教,还是邪教介入了政治,韩国几乎在开始向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迈进。

文鲜明一直反对政教分离,却自称是“HEAD WING”头翼,宣扬不左不右,不参于政治的鬼话,一边却高喊 :共产主义是魔鬼!他心里清楚,一旦不反共,CIA随时可以送他上天国。

他和嫩妻韩鹤子,分别称为”真父“和”真母“, 得到了艾森豪威尔总统和尼克松总统的接见,这意味着统一教非但不是邪教,而且是美国极为看好的宗教组织。

挟洋人之威,回到韩国,夫妻俩更是日如中天,朴正熙撤消了禁令,统一教从此无所不在,韩国上至总统议员,下至贩夫走卒,全部笼罩在统一教的阴影之下。

80年代,统一教在美国已超越了淫乱,洗脑LOW逼阶段,进入慈善和商业金融领域,成立了各种NGO,基金会。

到1992年,统一教已在全球138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支部,文鲜明的黑历史也彻底被洗白。韩国的内政外交中的难题破解,还需要向他请教。

美国记者曾问他为什么不直接当韩国总统,文鲜明表示志不在此,他要当人类的主神。

他的政治能量随便举一例,韩国最难搞的外交是朝鲜,而文鲜明与金日成能交上朋友。1995年朝鲜同意统一教在朝鲜国内建了一座教堂,并得到了外资。他死后,金正恩还发了慰问电。

邪教不但深入韩国政坛,而且能办到政府办不到的事,这种能量不是中国或日本能想像得到的,日本闹过奥姆真理教,中国闹过OO,都是严打。只有韩国是勾结在一起,而且成了利益共同体。

统一教的产业有,人参制药厂,鱼类加工厂,造船厂,机械厂,兵工厂,”统一集团“也是韩国前30名大财阀之一。在美国还有房地产业,银行业,媒体《华盛顿时报》,《纽约论坛报》,中东的《中东时报》,日本的《世界日报》

有没有觉得不可思议?更令人发指的是,教众们认为圣母玛利亚不是圣女,韩鹤子才是真正的圣女。

这招惹了韩国教会,不得不将他们开除出了教会。

但统一教等邪教在韩国政坛手越来越长,朴槿惠只是被曝了光,并不奇怪,很多议员本身就是各种邪教的成员。

世界上敢抽他脸的国家不多,除了中国还有英国和新加坡。

英国从1981年起,就由内政大臣惠特劳亲自下令禁止文鲜明入境。

新加坡1982年就将统一教列为邪教。

比较有意思的是蒋介石,1967年统一教就由日本人福田信子(韩裔)带入台湾省,七搞八搞,又是淫乱那一套来骗青年人,台湾大学学生甚至弃学传教。

老蒋直接就把它取缔了,娘希匹!你以为挂个反共旗号就唬得了我?

统一教面对老蒋高压,转入地下,以”家庭教会“形式继续在台湾存在,直到李登辉上台才全面复活,信徒达五万以上。

1993年文鲜明夫妇应李登辉之邀来到台北,并在”立法院“演讲。台湾现在邪教之多也是令人咋舌。

朴槿惠闺蜜这件事,现在爆出来,在韩国可能引发政治危机。时间点上很有意思,萨德导弹系统正准备落户韩国,而美国总统还是空窗期。

邪教的卷入并不奇怪,我写的这些,韩国人也未必了解,反正他们相信一切都是他们的。

所谓废弃电脑的文件被修复,我并不相信,这套路骗骗韩国人还行。这几乎可以肯定是情报人员干的事,甚至资料早已掌握。

但未必是CIA,日本不大可能,俄国更不可能,那到底是哪家情报机构呢?

不管哪家,看到朴大姐这么狼狈,我就放心了。

邪教不铲除,这个国家早晚会走向疯狂和自毁。

(作者:后沙月光。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打赏